“安拉使我滑稽”喜剧小组创始人普里彻•莫斯的皈依历程

 喜剧演员普里彻•莫斯的伊斯兰皈依历程

——“安拉使我滑稽”喜剧小组的创始人

作者:迪尔沙德 D. 阿里

译者:三毛marcia

校对:aibubaiker

如果你曾经看过普里彻•莫斯在喜剧三人组“安拉使我滑稽”里的表演,那就会听过这个笑话。普里彻说:“如果法律允许的话,我要把自己的名字改成‘安拉至大’。”这样一来,当他乘飞机时,安检人员在机场读他护照时的那一声“真主至大”将会是多么美妙啊。但这还不是这个笑话的最精彩部分,普里彻继续说,“再看看我的孩子们——‘Mashallah(主啊)’和‘Inshallah(若主意欲)’”。此时,观众才爆发出笑声。但令人捧腹的部分照例在最后:“然后我的第三个孩子会说:‘那不是爸爸的名字!’我就会指着他解释:”你们得原谅我最小的孩子啊,因为他的名字叫‘Astaghfirullah(求主恕饶)’”。

正是那些融合美国穆斯林生活和普里彻独特的黑人阅历的笑话,使得他成为了美国喜剧界和娱乐业的中流砥柱。但真正使普里彻的喜剧具备分量的是他所谈论的自己在“新伊斯兰”(如他所言)运动期间的经历——那时,他生活在华盛顿哥伦比亚特区,是个常去教堂的基督徒。但那时的很多黑人青年都被这个运动所感召。不管在他的滑稽节目还是在访谈中,普里彻都会特别谈到基督教对他成长的影响。但早在青少年时期,伊斯兰的独特魅力就对他产生过吸引力——他曾目睹过美国黑豹党及伊斯兰民族组织的运动,这些运动在马尔科姆•埃克斯等人的领导下,对华盛顿特区的黑人青年产生了积极的影响。

有两件事令普里彻印象深刻,它们使他明白了被他戏称为“新伊斯兰”和“传统伊斯兰”二者的力量和优势——即来自伊斯兰国家的伊斯兰与黑人引以自豪的成千上万的其他穆斯林移民及其二代所遵行的伊斯兰。首次印象是有关上学时候的一个同学,他是个履行伊斯兰日常功修的普通穆斯林,但普里彻很佩服他。因为他即使在困难的情况下也恪守功修,虔诚信仰。另一个印象则对普里彻更具冲击力,是有关华盛顿特区街上的一个同伴,他总是麻烦不断。有一天,普里彻和他的朋友们听说那个倒霉的年轻人去世了,就去他家向他母亲致哀,在他房间里看到了到处堆放着伊斯兰书籍。普里彻回忆道:“我看到他有自己追求的东西。他曾在通往伟大的道路上奋斗,他知道我所不知道的。” “而且,我渴望更多地了解那条路。”

 

念作证言(宣告信仰)和培植文化

普里彻的少年时代即将结束,正准备赴威斯康辛州的马奎特大学学习新闻与电影专业时才慢慢有了成为一名穆斯林的念头。“大学期间,对我来说走向伊斯兰是一个自我斗争的过程。”普里彻说,“我的内心时刻在挣扎:我究竟想这样还是想那样?你在这其中几乎耗尽精力却不明白这么做的价值所在,不知道这么做会改变什么。”

虽然记得是在大学期间念的作证言,但普里彻已忘记确切的日期了。尽管如此,他还是通过各种渠道学习自己的信仰。他成为感情受挫的孩子的辅导老师并以喜剧表演为副业,追寻信仰的真正历程始于他的作证言。

普里彻在阅读和与人交流的过程中,对伊斯兰信仰了解的越多,就越确信古兰和先知穆圣(愿主福安之)圣训的真实性与绝对性。但人们对伊斯兰的一些事物解释有时让他获益,有时又让他觉得很专断。就个人而言我所经历的一切都很令人欣慰,但我所获得的更大的启发是必须在我的的周围培植一种信仰和文化。如果我不知道怎样培养一种文化那么“安拉使我滑稽”就不可能也没办法存在了。

事实上,正是培植“信仰文化”这一理念推动普里彻在他的伊斯兰之路上前行。“我四处造访,遇到很多学识渊博的人,他们谈论古兰的传统,先知的成长和历程,但总是一成不变,因为他们不善于培植文化。“他们善于谈论几百年前的文化却无法将其在现代社会里再造”普里彻说。“这是一种不正常的存在,知识被当做唯一的准星。我发现这与‘新宗教’的整体理念背道而驰。新教理念鼓励我们培植、传承和发展一种文化,一种能够使伊斯兰信仰融入现代生活的文化。他援引了一个例子,一个穆斯林在看过他在费城舞台的表演后指责说:“滑稽表演是非法的(haram,此处指伊斯兰教法),是异端(bidah),是至圣穆罕默德的圣训所不允许的。”说教一番后,此人开着小车扬长而去。普里彻说:“他真的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如果滑稽表演算是异端(bidah)的话,那他开走的汽车难道就不是了?”

 

喜剧演员和他的伊斯兰信仰

信仰的加深本身就是一个不断斗争的过程,对普里彻来说随着他对滑稽表演的喜爱不断加深并成为娱乐界的一员后尤其如此。在好莱坞的邀请下,普里彻放弃了教师的工作,把退职金交给母亲后就去追求自己的喜剧梦。普里彻不遗余力地为喜剧演员乔治•洛佩兹,戴蒙•韦恩斯和《周六夜现场》的达里尔•哈蒙德(Darryl Hammond)写本子,很快就建立起自己在喜剧方面的知名度。但是以一个穆斯林的身份在好莱坞谋生实非易事,普里彻由于拒绝写对女性不敬或其他不符合伊斯兰的笑话而被数次施加压力。尽管他的素材够好,作品也被洛佩兹和哈蒙德所称道,普里彻还是决定离开好莱坞开发自己的说笑节目。

他和滑稽演员爱资哈尔•奥斯曼(Azhar Usman),阿奇姆(Azeem)和后来加入的莫•阿米尔(Mo Amer)一起成立了“安拉使我滑稽”小组作为他一直仰慕的“新伊斯兰”的一种延伸。他们用这种方式诠释什么是穆斯林,并把它展示出来,试着用这种方式来打破穆斯林群体的封闭现状。“我希望穆斯林能跨出线外,向外界展示自己,”普里彻说。“不要把自己禁锢在穆斯林真空里,不越雷池一步。”

普里彻联合其他喜剧演员成立“安拉使我滑稽”喜剧组时,他们的口号是“就算不能超越也绝不逊色。”这么做的期望是:“每当有穆斯林听我们的节目,他们会说,‘听哪,这几个家伙挺有想法。他们使我反思自身的价值,或是让我想要跳出自己的圈子去做些事。’”这个喜剧组合虽然在美国和世界其它地方很受欢迎,但在像沙特,迪拜等穆斯林国家,节目的播出仍然受限。“我们正在用一种新的,不同于以往的方式诠释什么是穆斯林,”普里彻说,“这在伊斯兰的发源地是很难接受的。”

可这正是普里彻一直努力的:将他的信仰成为大众化的,并给穆斯林找出一条路,就是在不放弃自己价值观念的同时成为体制的一部分。他说,尽管自己入教已有20余年,这仍然是个学习的过程。他提起自己初念做证词时的一件事。当时有一个兄弟走到他跟前羞辱他。普里彻说“他对着我的脸”“他说,‘你是穆斯林?你能做什么?’我努力克制自己,因为我知道如果我动手,他就会喊来那些我没和他们争吵的人。尽管他熟知圣训,但还是辱骂我母亲,我把他打倒在地。“他很吃惊我竟然动手了。质问我,‘你是哪类穆斯林?’我说,‘我是新穆斯林,我还不够优秀。’”

普里彻一直认为自己不够优秀。他希望能在最近几年内退出喜剧业,将更多的精力投注于家庭和信仰上。“我想学阿拉伯语,我想读的东西实在太多了。”他说。“但我会一直抗争,我当前的目标是穆斯林拥有自己信仰的权利。”

原文地址:

http://www.onislam.net/english/reading-islam/my-journey-to-islam/contemporary-stories/416521.html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1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