宰鸡看信仰

念经时,师父的卧租(演讲)中常引用故事。夸张地说师父的卧租,是故事加教义的结合,两者合二为一劝化坊民。按师父的话叫做讲‘根算’(故事)。主麻天师父的卧租中,只要有借用根算(故事)阐明教义,爱磨蹭的师兄弟们来劲了,赶紧洗洗上殿听师父讲根算(故事)。

那时候,寺内念经的学生,没电视看,更没有现在的手机可玩。寻常的卧租中,没有‘根算’,学生们也不爱听,好似专给乡佬们讲的。如果师父在主麻日讲起根算(故事),学生们倒是来劲了,有种寻常人听单田方讲评书受欢迎的程度之感觉。

今天师父讲的是宰鸡子的故事。这是师父给所讲故事现按的名字,有个鲜亮的名字,能引人注意听。这也是师父起名的用意。

故事大概内容是叙述某坊上有位老阿訇年事已高,担任教长一职已力不从心,需找一位年青阿訇继任。按坊上规矩,由老阿訇从他的弟子中,选拔一位品学兼优者。经过讲经论道,老阿訇众多徒弟中的两位学生:大师兄和二师兄在学识中不分仲伯,但凡师父考试的问题,俩人都能脱口而出,俩人的知识都让师父所认可。可阿訇只能选一个。咋办呢?乡佬们烦难了。老阿訇说:没事儿,明天见分晓。乡佬们走后,阿訇叫来了大师兄、二师兄,吩咐道:你俩各宰一只鸡。条件是无人知晓,绝对的保密。

第二天,大师兄拿着宰好的鸡子来见师父。师父问道:可曾让人知否?大师兄答道:无人知晓。原来大师兄趁着夜深人静,拎着鸡子到庄外的小桥下宰了。

师父笑了。

二师兄来了,拎的却是活鸡。师父问:你的鸡咋没宰?二师兄答道:师父呀!我完不成你的吩咐。师父说:为什么呀?二师兄说:真主说:“难道你不知道安拉是全知天地万物的吗?!凡有三个人密谈,他就是第四个,凡有五个人密谈,他就是第六个,不管多或者少,,也无论他们在哪里,他是与他们同在的。《古兰经》58:7”

信仰告诉我们,真主与我们同在,无论在哪里我们怎么也逃脱不了真主的监察,这就是我不能完成你交给我任务的理由。

故事的结局以二师兄为坊上未来的阿訇划上了完美的句号。

岁月催人老,光阴越少年。已过了不惑之年的我,每当回忆起师父讲的这个卧租,觉得师父讲的故事真不简单,故事针对现世人们的信仰状况,确有指导意义。故事中的二师兄,如果用‘品学兼优’来形容,一点也不为过。何为品?品是建立在信仰的基础上。在日常生活中能悟到,当我们孤单一人时,真主便是第二者的境地。正如古兰经二章一百一十五节真主教导:东方和西方都是真主的;无论你们转向哪方,那里就是真主的方向。真主确是宽大的,确是全知的。

这种理念,不正是圣人对于至善的解释吗?!哲白里以来寻问真主的所赐福的使者:何为至善?使者说:你拜主,犹如你见主;如果你看不见真主,真主确是在看着你呢!

穆斯林把大地上任何一个地方,均视为可拜主的场地。实则是我们在任何地方就有种进入大殿时的感觉,真主就在我们面前,做任何事就像礼拜一样为自己行为负责。

 

笔者:

来源: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1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