虔诚祈祷就能得到安拉的应答和援助

阿卜杜拉脑死亡已经有15年了,但奇迹总会发生的!

回历1415年,他的妻子给我讲了下面这个神奇的故事:

回历1390年,那时我的丈夫还很年轻,充满活力,英俊潇洒,而且很有教门,品德高尚,对父母更是孝敬有加。

我们结婚后如同其他穆斯林传统家庭一样,与他父母住在一起,他对父母的孝敬使我格外欣赏他,无限地感赞真主赐给了我这么一个善良的好丈夫!一年后真主赐给了我们一个女儿,与此同时,他的工作被调到了东部,工作一个星期,在家休息一个星期,这样一直持续了近三年。

我记得那是1395年斋月的第九天,在他回利雅得的路上发生了车祸,昏迷状态之下他被送进了医院。后来在专家医生会诊后一致做出了“脑死亡”的诊断结果,他的95%的脑细胞在车祸中受到了严重损伤。

这个事故对我们家是一次严重的打击,尤其对他年迈的父母。女儿艾思玛懵懂的问题、以及她对父亲的爱和依恋更是让我伤心欲绝。

我们几乎天天去医院探望他,五年多来他的病情没有任何改变。因此,有人提出让我向法院提出离婚,因为他是脑死亡,而且没有治愈的希望,对此状况,教法也允许离婚。但是,我果断拒绝了他们的好意,我想只要他还在我的视线里,我绝对不会离婚,除非安拉带走他,或者让我等待安拉在他身上发生奇迹……

之后我将主要精力花在了对女儿的教育方面,女儿不到十岁就通背了全部的《古兰经》。在她慢慢懂事后我把她父亲的情况告诉了她,自那以后她时而哭泣,大部分时间保持沉默。女儿也非常有教养,不到七岁的时候就开始坚持礼拜,有时她还坚持礼夜间拜,我感赞安拉女儿受到了良好的教育,当然她的爷爷和奶奶也付出了不少的心血,对她关爱有加。

女儿经常陪同我去探望她父亲,她会诵读《古兰经》给他父亲听,有时也替父亲施舍。

那是在1410年的一天,女儿提出要求说:妈妈,让我留在医院吧,我想今晚单独留在爸爸的身边。我有点犹豫,但最终还是同意了她的请求。

女儿告诉我说:那天晚上我坐在了爸爸旁边一直读《古兰经》,读完《黄牛章》后感觉有点困,不知什么时候我睡着了,隐隐约约我内心感觉到了一丝欣慰,以至于感觉到了一种温馨的微笑让我醒了过来,我洗了小净,礼了很长时间的拜,没想到礼拜当中没能克服瞌睡又睡着了,我隐约听到有人对我说:清醒吧!你怎么能睡觉呢!此时是安拉接受祈祷的时间,安拉希望人们祈祷,他绝不会拒绝人们的祈祷的!我突然感觉好像丢失了什么似的,惊醒后看了一下父亲,他两眼噙满泪水,我下意识地张起了双手,向安拉祈求道:我的养主啊!您是永生不灭的主,是支配万物的主,伟大的主,威严的主,强大的主,崇高的主,普慈特慈的主!主啊!我的父亲是您羸弱的仆人,面临着极度的艰难,我们一直忍耐着,我们赞美着您,我们接受您的定夺。我的主啊!我父亲的状况是在您的意欲之下,我相信您的怜悯没有抛弃他。我的主啊!您治愈了达吾德圣人,拯救了穆萨圣人,使他回到了他母亲的怀抱,您使尤努斯圣人脱离了鲸鱼之腹,您从熊熊大火中拯救了伊布拉欣圣人!我祈求您也救救我的父亲吧!医生们自称父亲没有了希望,但我坚信您的大能和伟大,求您怜悯他,消除他的疾病吧!

此时,我又一次感觉到了困乏,以至于在晨礼之后睡着了。

不知睡了多长时间,突然被一个低沉的声音叫醒了我,他说:你是谁?你在这里干什么?

我四处查看,没有其他人,这个声音再一次追问我,此时我才坚信是父亲在叫我!我不由自主地冲向了父亲,紧紧拥抱住了父亲。可父亲使劲推开我说:你是谁!你怎么能这样?我回答道:我是您的女儿艾思玛啊!

我跑出了病房把情况告诉了医生,医生们查看后都不敢相信这是真的。

我记得在场有一个美国医生用不太标准的阿拉伯语念了一句:苏布哈南拉(赞美安拉)! 另一位医生说:赞美伟大的真主,他的确能使朽骨复活的!

我们把前因后果告诉了父亲,父亲哭着说:安拉是最好的看护者,他会护佑清廉者的!他说他只记得车祸之前的一些记忆,当时他开车走在路上正在考虑是否停车礼晌礼拜,之后就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他的妻子讲述完故事后说:孩子的爸爸在46岁的时回到了我们身旁,这是我期盼很久的愿望!后来我们又有了一个儿子,现在已经两岁了,赞美安拉!十五年后他使孩子的父亲重回到了我们的身旁,使我们的女儿如此优秀,也使我坚守了对他的忠贞!

千万不要放弃杜瓦,杜瓦会得到安拉的应答!

坚守安拉法度的人,安拉将保护他!

千万不要忘了对父母的孝敬!

我们坚信安拉在支配者一切,没有人能改变安拉的意欲!

这个故事提醒我们,那些深陷困境、千愁万难而束手无策的人们,一定要坚信安拉,用杜瓦敲开安拉的大门,安拉是有求必应的主!感赞伟大的主,众世界的养主。对安拉的怜悯绝不可以绝望!只要你诚恳祈祷,就应该抱着美好的希望等待安拉的应答和援助!

优素福 沙伊吉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1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