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王给一个‘酒徒’站殡礼,何故?

国王给一个‘酒徒’站殡礼,何故?

奥斯曼帝国苏丹穆拉德四世的备忘录中记载着这样一则故事:

有天晚上,穆拉德苏丹不知何故感到异常烦闷,于是,就把警卫长唤来,将事情告知了对方。穆拉德有微服私访的习惯,警卫长就说:“那我们就出宫,到人们中间走走吧。”
 
当他们走到一个偏僻的巷子时,看到有个人躺在地上,苏丹就走过去用手摇动了一下,发现对方已经归真了,而那些从他身边经过的人,没一个在意他。

苏丹就朝着人们喊道:“你们都到这儿来。”人们并不知道他的身份。他们就说:“你想干嘛?”苏丹说:“这人已经归真了,为什么没有人肯抬他呢?他的家人都在哪里?”他们说:“这人是个伪信者、酒徒、淫乱之人!”苏丹说:“难道他不是穆罕默德的教民吗?请你们帮个忙,和我一起把他抬回他家吧。”人们就照做了。
 
当人们将已归真的丈夫抬回家后,妻子就开始哭泣,人们便离去了,只剩下了苏丹和警卫长二人。

妻子边哭边说:“安拉的‘卧里’,愿安拉慈悯你,我作证你是个清廉之人。”
 
苏丹听到这话后,诧异地问道:“他怎么可能是安拉的‘卧里’呢?人们都说他是个伪信者、酒徒、淫乱之人,甚至就连他归真之后,都没有人愿意理睬他!”

妻子说:“我预料到他们会这么说。我丈夫每夜都会去酒馆,力所能及地把酒买回家,然后会把它倒进茅厕里,他说,我是在为穆斯林减负。他去找那些坏女人,给她们拿钱,劝她们说,今夜就由我来付钱,请你们关上门等到天亮后再打开。等回到家后,他就会说,感赞安拉,今夜,我为穆斯林青年们减负了。人们看到他去酒馆,又去找坏女人,就对他说三道四。有次,我对他说:‘如果你归真了,没人会来给你洗尸身、站殡礼、埋葬你。’他笑着说:‘不必担心,穆斯林的苏丹还有学者及清廉之人们会给我站殡礼。’”
 
听完后,苏丹哭着说:“他没说错,我就是穆拉德苏丹,明天,我们就为他洗尸身,站殡礼,然后埋葬他。”
 
苏丹、学者及许多人都为他站了殡礼。
 
赞颂安拉超绝,我们往往只以自己的所闻所见来评判他人,但如果我们知道了他们内心的动念,我们定会哑口无言。
 
伟大的安拉说:“信道的人们啊!你们应当远离许多猜疑;有些猜疑,确是罪过。”(49:12)
 
主啊,求你让我们学会善猜他人吧,阿敏。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1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