坚守信仰的她被无情的扫地出门,但安拉回应了她!

这天的晨礼之时,麦尔彦(化名)醒来了。就在昨晚,她还大哭了一场……她相信,通过拜功可以减轻自己的痛楚,打开希望之门——一扇引导她通向她的养主的门。她匆忙的准备礼拜,片刻间,她已全身心的投入于拜功之中,忘记了烦恼和忧愁。

完成礼拜之后,她坐在那再一次思考着自己所面临的两条路——一条是通向短暂“幸福”的今世;一条是通向美好永恒的后世。她清楚的认识到,真正的安宁只属于坚守正信的虔诚信士,远离任何的偏离。

第一条路,将带她到一个充满虚假的舒适和虚幻的幸福的世界。另一条路,则引导她踏上伊斯兰指引的正道。在这条道路上,她将获得成功,将获得坚定地信念。作为穆斯林,她自然拒绝那条使她误入歧途之路。但每每独自面对威胁和诱惑时,却又总是那么无助。

麦尔彦默默地向安拉祈求:“我的主啊,我是一个很小就失去了父母的孤儿,我唯一的哥哥出国留学了——欧洲,他已经陷于那所谓的文明之中,他遗忘了我。主啊,求你慈悯我,使正信笼罩了我的灵魂,使我的心纯洁,使我拥有坚定地信仰,不被虚假的文明玷污,也不被虚幻的先进而迷惑……”

 “求你使我远离迷误的外来思想的毒害。主啊,求你使我满足,求你使我乐于去帮助那些被误导的穆斯林女孩。求你因此而回赐我远离忧愁,忘记失去父母的痛苦和我叔叔对我的残忍。”

麦尔彦的苦恼、忧愁源于一个陌生的年轻人——作为她的监护人,她的叔叔为她选择了一个年轻人,她的叔叔看重这个人的富有,被他所拥有的跑车和一切所吸引。叔叔要麦尔彦嫁给这个人。麦尔彦并不看重他的财富,尽量避免与他见面,因为这个人非常淡漠、“狂野”。她的叔叔却根据自己的想法,为她描绘嫁给这个人后可以拥有的“绚丽、舒适”的幸福生活。

麦尔彦的叔叔根本不顾及她的反对,她生怕叔叔的决定会使她偏离信仰的正道。她总是在想象,如果他的哥哥在这,就可以将她从叔叔这带走,她总是想着,祈祷着,祈求安拉引导哥哥……

麦尔彦的叔叔强行将她锁在房间里两天了,强迫她顺从。而麦尔彦独自在房间里,默默的祈求:“主啊,我害怕会发生什么,但我会一直坚持,一直坚定地努力,等待你的援助……”。她就这样一直在礼拜、祈求,只有这样才能使她安心、平静,几天来因焦虑而失眠的她,慢慢地睡着了。

……

突然,有人敲门,叔叔那尖锐的声音吵醒了她:“你还在睡觉?你这个中世纪的女人!”麦尔彦虚弱的坐起来,温和的答到:“是的,我睡着了。”

叔叔打开了门,试图用友好的语气说:“你今天看起来很高兴,麦尔彦,我相信你已经回到了现实,丢弃了那些不切实际的梦想。”

 “叔叔,我一直都生活在现实之中。”

 “是呀”,叔叔说:“古代的现实。可现在是21世纪,如果你放弃你的想法,我会让门打开。”

麦尔彦告诉他:“叔叔,我不要你为我打开那扇通向世俗快乐的门,而关闭安拉慈悯和饶恕的门。恳请您好心,我的事情让我自己做主。”

叔叔气急败坏的反驳道:“我不会让这个机会擦肩而过,我不想让你只是在房间里不停地看书、写作。你太让我失望了。”

麦尔彦静静地说:“我已经想好了,我会一直这样坚持的。”

 “那你就必须离开我的家,我不会让你再给我添麻烦了。”

 “您是认真的吗?”麦尔彦焦急的问。

 “是的,要么你答应嫁给这个男人,要么你就离开我的家,再也不要回来。我倒要看看,你的信仰能给你带来什么。”

沉默了一会,麦尔彦说:“我已经决定了。”

 “那你答应嫁给这个有钱人了?”

 “不,我永远不会用我的原则换取短暂的获益!”

他的叔叔大为恼火,怒冲冲的打开门:“马上离开,这里没有你的地方,你这个不知感恩的女人,我后悔为你所做的一切。去找你的伊斯兰吧,或者那个遗忘你的哥哥。快点离开,我不想再看到你了。”

麦尔彦默默地收拾东西,他的叔叔说:“只有那个金手镯和那本古兰经,还有那些书是你的。”她转向叔叔说:“叔叔,你会后悔的。”

 “不会的,去找你哥哥吧,你没有希望。”

麦尔彦平静的走出大门,说:“我走了,我很高兴,安拉给了我力量。”

她认为叔叔也许会改变主意,但是叔叔仍然在嘲讽她,直到她消失在路口。

麦尔彦茫然的走在大街上,感到无比失落。她现在能去哪里呢?绝望开始萦绕着她,这时,她突然记起一段古兰经文:

“你们还没有遭遇前人所遭遇的患难,就猜想自己得入乐园了吗?前人曾遭受穷困和患难,曾受震惊,甚至使者和信道的人都说:“真主的援助什么时候降临呢?”真的,真主的援助,确是临近的。”(古兰经:2:214)

霎然间,麦尔彦好似得到了解脱,这段古兰使她看到了希望,甚至有种胜利的感觉。她开始冷静的思考,想想可能的去处。忽然,她想到的她的朋友阿伊莎(化名)!阿伊莎的哥哥也是他哥哥的朋友。麦尔彦想,阿伊莎的哥哥一定可以帮助她联系哥哥,让他回来。

她满怀希望的来到阿伊莎家,敲开门,阿伊莎热情的招待了她。阿伊莎真挚的说:“安拉至知我有多么为你高兴。恭喜你。”

惊诧的麦尔彦反问到:“你竟然对我表示祝贺?!”

 “你哥哥没给你写信吗?”阿伊莎问,“他正在回乡的路上,也许明天,甚至今天就该到了。”

这突如其来的消息使麦尔彦差点跌倒,她问:“你真的确定他会回来?!”

阿伊莎赶忙扶着麦尔彦坐下,让她休息一下。很快,麦尔彦有些凌乱了,她无法想象哥哥变成什么样了,尤其是她不知道哥哥会不会像那个就在一小时前把她扫地出门的叔叔一样!麦尔彦转过身来,表情严肃的问阿伊莎:“你是怎么知道的?他为什么突然回来?”

阿伊莎非常理解麦尔彦的忧虑,告诉她:“前不久,他给我哥哥来了一封信,他说他再也无法忍受远离你了,他见识了西方的文明社会,并且排斥它的价值观。这是他的来信,你快看看吧!”

此时的麦尔彦激动不已,根本无法仔细的去读信了。她知道,安拉回应了她的祈求。她让阿伊莎把信读给她听:“哦,亲爱的朋友,我被误导了一段时间,认为自由随性是通向幸福的道路。这种西方文化使我遗忘了对于自身和我妹妹的责任。我承认,我的朋友,我迷失了!现在我已认清真理。那些人们通宵达旦畅饮的殿堂和充满猥亵的夜店无不欺骗、诱导着青年人,终将危害他们的未来!”

 “当代的女性都以与男人的平等视为骄傲,但是在与所有的男人接触中,就如同被利用的一种纯粹的商品。久而久之,在所谓的文明与进步背后,隐藏的灾难和巨大的问题充斥着西方社会。最终,我认清了。现在,我很担心我的妹妹,她还是一个小女孩。在文明与进步的虚名之下,许多伊斯兰国家趋于偏离,我担心她可能会遭遇同样的命运。我决定要回家跟她在一起,一起在伊斯兰的指引下获得真正的幸福……”

MashALLAH!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1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