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会】我的名字叫:巴黎穆斯林

3月10日,巴黎的天空灰蒙蒙的。这天是巴黎著名汉学家徐广存先生的葬礼。我要去拉雪兹公墓,送先生最后一程。

朋友晓彤、超英夫妇一起打车去送先生,到了拉雪兹公墓,我们一行三人就根据晓彤做过的“功课”,去看“通灵学先驱­――卡尔戴克墓穴的秘密”。他最有名的一句话刻在他铜像上方的巨石上:“生、死,重生,无限循环,这就是法则。”

在他的墓旁,鲜花一年四季都没有断过。我们边看,边聊。大概20分钟过去了。我刚刚想拿出手机拍照片,突然发现:我一直斜挂着不离身的包包不见了!

怎么会?怎么办?

我的钥匙、银行卡、记者证等所有的一切,都在这个包包里啊!

墓地周围,行人很少。晓彤夫妇也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大家都开始着急。怎么办?我们连出租车发票都没有要!根本没有任何信息,任何依据啊!

我脑子很快转动,想着是等参加完葬礼,再回去马上给银行卡挂失,找人打开家里大门,还是马上回去……

晓彤沉着地说:“不要急!我们回到墓地门口,我们出租车停下的地方去看看?”

好吧,死马当活马医吧。我也没有另外选择。

往门口方向走了一会儿,我们三人都同时突然愣住了:怎么会有一辆灰色的出租车,开进墓地的石头路上,朝我们开来?晓彤因为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说话都变得结巴了:“咦,这不是我们刚刚乘坐的出租车吗?”

我也愣住了:“是不是一样的汽车?弄错了?”

这时,戏剧性的一幕出现了:出租车停下了,司机摇下了车窗!司机是一个50多岁样子的阿拉伯人。

司机说:“你们的包掉我车上了!我回来找你们!”

我和晓彤超英面面相觑:“奇迹!真的发生奇迹了!”我快人快语:“你怎么发现包包?怎么又回来了呢?”

司机说:“我开到一个十字路口。突然发现后面有一个黑色的包包。我想肯定是你们的。我就掉头,过来找你们。”

“谢谢,谢谢!”我一把抓过我的包包,同时连连说谢谢。晓彤和超英也都很惊讶了,开心极了!

我向他要他的电话。他不肯。我要他的名字,他也不肯。我把我的名片递给他,告诉他,既然你不肯给我你的电话,有空请联系我?我要请你吃饭喝咖啡……我激动得语无伦次了。

司机浅浅一笑,用手指指天空,说:

“人在做,天在看。”

“我一定要知道你的名字!”我说。

“我的名字,叫巴黎穆斯林!你记着就行了。”他笑着说。

“巴黎的穆斯林!”我重复着。意味深长!我热泪盈眶,目送着司机开车,看着汽车一点点离去……

我记住了:“我的名字叫:巴黎的穆斯林!”

【记者:海芬】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1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