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国:反恐还是反伊斯兰?


法国尼斯圣母院大教堂外的人们悼念遇难者

当地时间10月29日,法国南部城市尼斯发生持刀袭击事件,造成3人死亡,另有多人受伤。据报道,警方到达现场时,凶手曾高呼“真主至大”。此前,巴黎郊区的一名历史老师,曾因在课堂上向学生们展示侮辱伊斯兰教先知的漫画,在校门前遭到一名持刀男子斩首,袭击者随后被警方击毙。法国总统马克龙将袭击称之为“伊斯兰恐怖袭击”。

对于任何一个正常的政府而言,国家发生类似悲剧后,政府的首要职责应当就是调查、抨击暴行发生的前因后果。然而,法国社会却选择另外一条道路。法国政府并未尝试消除仇恨与恐惧,而是坚定发表极端主义、种族歧视言论,引导舆论仇视穆斯林群体,迫使穆斯林群体沦为边缘群体。

斩首事件发生后不久,法国内政部长热拉尔德•达尔马宁(Gérald Darmanin)宣称,法国正面临一场“反对伊斯兰主义意识形态的战争”,扬言要在法国发起一场“打击内部敌人的战争”。在达尔马宁部长的指示下,法国警方对国内诸多穆斯林组织及个人发起突袭行动,可怕的是,达尔马宁部长竟然大言不惭地表示:“这些组织和个人与近日的袭击案件调查没有关联,但是,我们只是希望给他们传递一个明确的信息。”

达尔马宁部长还宣布,内政部将即刻取缔若干抗击伊斯兰恐惧症的组织,声称这些组织是在帮穆斯林说好话,直言他们是“共和国的敌人”。达尔马宁部长甚至表示,法国国内超市的清真食品让他感到“震惊”,他认为,清真食品专区的存在,是分裂法国社会的表现。

在这样一个紧张的局势之下,散播类似怀疑论、分裂论,是极其不负责任的行为。以渲染国民情绪的方式谋求政治利益、打击弱势群体,更为恶劣。

可是,这样一种恶劣的行为,正是如今法国的真实状况。一直以来,法国世俗主义观察报记者尼古拉斯•卡丹(Nicolas Cadene)都在对此做公正的报道,而今,卡丹却担心自己马上就面临失业。卡丹坚持记者精神,一直跟进报道抗击伊斯兰恐惧症的相关话题,政府随即对卡丹及其报社发起批判与攻击,仇穆分子、反伊分子都跳出来大肆指责卡丹和他的报社。法国总理办公室趁机发表评论,声称世俗主义观察报应当“趁早醒悟”,责令该报社“即刻承认法国政府及人民保卫世俗主义的行为不属于伊斯兰恐惧症”。

遗憾的是,法国政界的这种极端民族主义思想已经蔓延至学术界。法国教育部长让-米歇尔•布朗凯(Jean-Michel Blanquer)声称,他反对知识分子与恐怖分子串通一气。布朗凯部长直言:“伊斯兰左派主义正在我们的大学内大搞破坏。”他还指出,法国学生联盟(UNEF)已经被穆斯林分子渗透,因为联盟现任副主席为穆斯林。作为法国最大的学生联合会,法国学生联盟随即发表公开声明,强烈谴责布朗凯部长的极端言论,声明指出:“布朗凯理应是法国教育界的领头人,但是,他却发出如此无知且充满仇恨的言论,我们对此深感遗憾。”

2015年《查理周刊》恐怖袭击事件爆发后,一大批崇尚公平与自由的媒体工作者都遭到法国极端主义政客、组织及个人的抨击,他们声称,这些媒体工作者间接导致了查理周刊悲剧的发生,因为,早在悲剧爆发前,这些媒体人就曾发表公开联名信,要求《查理周刊》立即停止针对宗教信仰的侮辱与亵渎。

作为法国总统马克龙的坚定支持者,法国前任总理曼纽尔•瓦尔斯(Manuel Valls)在一次访谈中明确指出,如今的法国,已经卷入一场打击“政治伊斯兰”的战争。尼斯袭击事件发生后,尼斯市长克里斯汀•埃斯特罗西(Christian Estrosi)更是愤怒的指出:“法国应当即刻解放双手,彻底消灭法国境内的伊斯兰法西斯主义。”

法国右翼共和党巴黎大区议会主席佩克雷斯(Valérie Pécresse)则说:“我们的穆斯林公民应当与我们一道大声谴责假借穆斯林之名行凶作恶的行为。” 佩克雷斯的目标很简单,那就是彻底将法国社会分化为“我们”和“他们”,他的言外之意,便是非我族类,其心必异。

佩克雷斯的言辞貌似冠冕堂皇,然而,要求甚至迫使法国穆斯林群体为莫须有的罪名去做解释,这本身就是极其无礼且荒谬的行为。近年来,已有几十名法国穆斯林死于暴力袭击,按照佩克雷斯之流的逻辑,所有法国人都应当替这些行凶者道歉。

恐怖主义的一大目标,就是造成社会的分裂与分歧。可现如今,法国政府似乎在竭力促成恐怖分子未能达成的目标。就法国而言,政府的所作所为,就是在为极端主义制造契机。

在法国这样一个多种族社会国家,当主流社会开始质疑、边缘化国内最大的少数族裔群体时,这个社会注定会陷入无尽的混乱与灾难——对于不公、不义的不满与愤恨,就是终极暴力的最佳酝酿因素。

如果法国政府继续偏执地以负面形象刻画法国穆斯林群体,法国面临的问题与潜在威胁就永远不会消逝,所谓的“反恐”与“反极端主义”运动也只会陷入无尽的深渊。诚然,法国政界都在大谈特谈反恐、反极端与反分裂,他们的一言一行都登上了各大媒体头版头条,但是,这种哗众取宠的行为,根本不会给法国社会的进步与发展带来任何益处,也不会给法国社会存在已久的各类矛盾带来丝毫改观。

马克龙在竞选总统期间曾经表示:“每当我国发生任何暴力袭击事件时,人们就会立即开始质疑、抨击伊斯兰,我们必须强烈谴责这种行为。”而如今,当他面临另外一名总统候选人极右翼政党“国民联盟”主席勒庞的强力竞争时,他却选择和勒庞如出一辙的路线:抨击伊斯兰,抨击穆斯林,将法国社会一切问题的根源归咎于伊斯兰与穆斯林。

辱圣教师遭到斩首之后,马克龙总统直言:“这是一场战争,关乎我们的生存。”倘若法国继续坚持这种政治理念,法国的包容与和谐,注定将会一去不复返。

----------------

编辑:叶哈雅

出处:华盛顿邮报

原文:After another tragedy, France should be combating terrorism, not criminalizing Muslims

链接:https://www.washingtonpost.com/opinions/2020/10/30/france-nice-knife-attack-samuel-paty-murder-criminalizing-muslims/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1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