摒弃傲慢是解决文明冲突的前提

近期,法国总统马克龙就宗教漫画事件的表态引发伊斯兰世界普遍反弹,与此同时,德意荷等国纷纷表态声援马克龙。当前,事态发展已远远超越了法国与伊斯兰世界的关系,其本质是西方国家的“政治正确”与伊斯兰教及其特殊历史文化发生了冲突。而这一切的根源,很大程度上是西式傲慢缺乏对其他文明与宗教的尊重。

自大航海时代以降,西方世界凭借自身的器物优势和对外扩张的发展方向,塑造了西方主导世界的数百年历史。这不仅让西方国家掠夺了惊人的财富,更令西方社会错将其技术优势解读为所谓的制度优势、文明优势乃至种族优越性,使得西方“白人至上”以及歧视非基督教文明的扭曲思想流毒至今。诸如法国《查理周刊》等媒体歧视甚至丑化伊斯兰教与穆斯林,深层文化背景在此。

马克龙总统和整个法国社会就此次事件作出的反应,体现了法国长期以来倡导的政教分离、言论自由以及去极端化思想。然而,法国坚持的“政治正确”构建于西方社会的根基之上。

比如所谓的言论自由,强调公民有权自由发表言论,但禁止发表仇恨性言论、攻击法国和西方制度基础的言论。问题在于,这种禁区却以双重标准进行划分,对《查理周刊》的侮辱性漫画以及被杀教师公开宣扬这些内容的行为视而不见。

再如政教分离精神,这源自欧洲宗教改革时代新教领袖“上帝的归上帝,凯撒的归凯撒”的口号,体现了现代欧洲民族国家反对宗教干预世俗政治生活的呼声。而在当今的西方社会,这成为纵容整个社会抹黑和歧视伊斯兰教与穆斯林群体的口号,一旦穆斯林群体提出异议,则被扣上质疑政教分离精神的帽子。

说到底,这次西方国家所维护的“政治正确”和社会共识,明显带有西方中心论的傲慢,甚至在其言行之间就不经意地流露。“伊斯兰激进恐怖主义袭击”的定性,就明显将恐怖主义、极端思想与特定宗教、族群相挂钩,体现了基督教世界看待世界异质性群体的二元对立思想。

殊不知,这样的惯性给极端思想和极端行为提供了土壤。诚然,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的言论背后,或许与近期土耳其与法国、希腊等欧洲国家在东地中海问题上的分歧有着密切联系,也打着其个人外交风格的深刻烙印,但一定程度上代表了伊斯兰世界对于西方缺乏对自身问题反思的愤慨。

必须承认的是,恐怖主义和极端思想是人类和平的公敌,诉诸暴力和杀戮的行为无法得到原谅。然而,西方近年来频频遭受恐怖主义袭击的背后,一定程度上是其在内外政策上抹黑和打压非西方世界结出的恶果。同时,本土白人和穆斯林群体的冲突,不断增加着双方的误解,极右主义、种族主义等思潮抬头,成为西方国家暴力恐怖威胁的来源之一。

文明只有姹紫嫣红之别,绝无高低优劣之分,只有秉持平等和尊重,摒弃傲慢和偏见,文明间才能美美与共。这个意义上,深刻反思自身长期以来社会价值和“政治正确”背后的西方中心论思想,真正以平等、开放、包容的态度对待非西方群体,才是化解仇恨与误解,去除宗教极端化毒瘤的良方。
----------

(作者系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欧洲研究所助理研究员)

【图文转自“今日头条”,版权归作者所有,如侵权,请联系删除】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1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