布推:宗教的终极目标

真主责成人类的所有信条、律例和行为礼节,都只为一个目的,别无其它,那便是教化人类,提升人类的修养,改良人与人之间的关系。

宗教的出现,就是为了教化人类,为了保障人与人之间以最和谐的方式相处。

假若真主知道,除了宗教之外,还有另外一种方式,可以教化人类、可以提升人类的道德,那么真主一定会责成我们去遵循那种方式。

但是,智慧而全知的真主知道,让人类拥有美德的唯一保障,便是让人类认识自我;如果他认识了自己,便也认识了他的养主,如果他认识了真主,他便会知道,他不过是一介无法无力的奴仆,在真主的掌控之下活动。

于是,他便知道,真主在监视着他,也终将会清算他。而这便是宗教的意义。

因此,让人类拥有美德的唯一保障,提升人类的道德修养、构建和谐社会的唯一方式,便是宗教。所以,真主才责成我们奉行这一宗教。

难道你没有听到先知说吗?“我被派遣,只为了补全美德。”也就是说,我从真主那里给你们带来的一切指示,都只是为了一个目的:将人类的品行提升至美德的水准。

难道你没有听到先知说吗?“难道我不告诉你们吗?末日,你们当中住处最靠近我的,便是品行最优美的。”

难道你没有听到先知说吗?“你随时随地都要敬畏真主,一旦犯罪,你要紧接着做件善事,善事便会抹除罪恶,你要以高尚的品德与人们交往。”先知没有专提穆斯林,而是说了“人们”,指的是所有人。

但是,拿什么来保障一个人会以高尚的品德与人交往呢?提升人类的道德素养、让人类远离罪恶的方式是什么呢?

答案,便是宗教。宗教的出现,便是作为一座堡垒,来保护人类的品德,保障人类能够提升自己的道德素养。

人类品德的第一步、同时也是最重要的一步,体现在与家人之间的关系上。第二步,体现在与外人之间的关系上。

人类品德的第一步,也是人类所有品德的根本、基础和源头,便是一个人与家人、与妻子儿女、与兄弟之间的关系,先知在圣训当中提示了这一点:“末日,你们当中位置最靠近我的,是最关怀家人的人。”

我曾长久地思考这段圣训,并不停地自问,在家里善待家人,在家外善待他人,二者之间有什么区别呢?先知为什么在二者之间做出了区别呢?

原来是这样的:当我在大街上,当我参与外界的各种关系时,我有很多的动机使得我展示高尚的品德,而宗教动机是其中最微不足道的一种。

我会希望获得人们的赞扬,我会希望获得人们的帮助,这一切都会促使我在人前展示优美的品行。

但当我回家,当我远离外人,当我与家人孩子独处时,以上那些现实的利益便都消失了,促使我展示美德的动机,只剩下一个:那便是真主的无时不在的监督。

与家人之间,没有了任何商业、政治或其它方面的利益,如果此时,他依然坚持自己的道德风范,那就足以说明,他的美德只有一个动机,那便是获得真主的喜悦。

正是为此,先知将一个人在家里的和蔼可亲和在家外的平易近人之间,作出了区别。

接下来,便是与外人之间的关系。

这些优良品德,正是一个人得以近主的媒介。正是为了这些优良品德,真主才以许多的信条和法令责成我们。

如同你们当中的许多人一样,我也一直在询问,能够实现人类美德的保障到底是什么呢?

这一条路,由若干步骤组成,而第一步,便是认识自己。

一旦认识了自己,他便会变得谦虚,身上那些傲慢与自大的幔帐便会一一粉碎。

如果他认识了自己——伊玛目伊本·穆巴拉克说的太好了:“认识了自己的人,会知道他其实不如一条狗。”

这是一句非常正确的话,对这句话深感诧异的人,其实正是因为没有认识自己。

如果我认识了自己,我便会比别人更加清楚自身的缺点,这种认识会促使我在真主面前变得谦恭,因为真主是我的主人,而我活在他的掌控之下。

如果我摆脱了傲慢的枷锁,进入了谦恭之门,甚至是真正的为主谦恭之门,那么,这种感触便会促使我去展示美德。

认识自己是第一步,谦恭是第二步,美德是第三步。一切都以人对自己的认知开始。

也许有人要问:自己有什么好认识的?大家都知道人是什么,纵有万千人,本质都一样。

其实并非如此,这里所谓认识自己,指的是认识清楚是谁创造了自己,谁在掌控着自己,谁在监管着自己,以及自己将要归向何处。

这便是认识自己的意思。

如果一个人认识了自己,他便会知道,他只是真主的一个奴仆;如果他知道自己只是一个奴仆,他的傲慢便会粉碎在”为仆“的铁锤之下。

于是,他便不再把自己当回事,也不会出现”勉强的谦虚“——那是另一种形式的傲慢。

有多少人,让谦虚成为了傲慢的另一种艺术形式。我在人前假装谦虚,假装看轻自己,以此来提升自己的地位,好让大家称赞我是一位近主的人士。

这不是谦虚,也不是真正的认识自己。真正的认识自己,是对伊本·穆巴拉克那句话产生深深的共鸣。如果谁真正的认识了自己,那么,他便会由衷的承认,伊本·穆巴拉克说的那句话,是正确的。

兄弟们啊,说到此处,我不得不提及一个令人痛心的结果。如果我们去观察生活当中伊斯兰的外在标准,如礼拜,如各种近主的攻修,如逐年增长的朝觐人数,如越来越多的记主或学术的圈子,我们会看到光彩夺目的一面。

但是,如果我们穿过这些表象,去探究本质,去探查人与人之间或者家人之间的相处方式,我们会发现,结果恰恰相反。

有多少人,从不撇弃拜功,礼拜时永远站在前排,留着逊乃的胡须,口里常记真主,可一旦与自己的家人之间——我还没说是外人——出现一些现实利益上的纠纷,宗教的权威便立马消失了,每一拜都在诵读着的”我们只崇拜你,我们只求你佑助“的权威也立马消失了。

你看看这些人,他们谨守拜功,但却为了一些金钱的利益,不惜与自己的家人大打出手。

我们听到多少出儿子让父母进入了监狱的悲剧,原因仅仅是为了现实的一些浮利。

我们听到多少兄弟反目成仇的故事,也仅仅是为了一点点现实的利益。

我们听到多少内心不敢相信的故事,其主人公却是那些谨守拜功的人们,是那些清真寺不停地给他们讲述宗教为何而来的人们。

宗教的出现,是为了提升人类的品德。

宗教的出现,是为了让内心摆脱对今世的浮华和欲望的贪恋,而变成装满着喜爱真主的纯洁的器皿。

宗教的出现,是为了将人际关系提升到美德的水准。

我们可以为人际关系而牺牲今世,但不可以为今世而牺牲人际关系。

这般令人震惊的事情数不胜数,如果我们去关注这些事情,我们会发现,这些事情,表面只是令人惊讶,内中却实实在在的一片腐烂。除了真主特慈的人们,但是真主特慈的人太少了。

我们听到太多关于家庭分裂或兄弟反目的悲剧,朋友之间的背叛更是数不胜数,而原因仅仅是一点现实的利益或金钱的纠葛。而这些人,却又都是谨守拜功的虔诚人士,也许每年年末,你都可以在天房脚下看到他们中的某个人。

所以,面对社会中蔓延的各种腐败与堕落,谁也无法逃避责任。我可以直言不讳的说,这个社会的各个层级当中,腐败与堕落的状况日渐增多,愈演愈烈。

这便是我们的社会,没有人可以例外,不管男女老少,不管是哪一种阶级,所有人都来自同一片泥土。

当我看到坚持礼拜的年轻人因为垂涎一点点今世的利益而将父母送进监狱时,对于其他的人,我又能说什么呢?我又凭什么去责怪呢?表面光鲜而内中一片腐烂的宗教,又有何价值可言呢?

兄弟们啊,你们要将正教的信条和功修,与道德之间紧密地联系起来。你们要知道,拥有高尚品德的保障,乃是人变得谦恭,认清自己的价值,认清自己奴仆的身份,到那时,傲慢才会消失,美德的筋脉才会逐渐丰满。

以上,求主饶恕。

【转引自微信公众号“满拉”】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1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