穆斯林应该用智慧和善意化解伊斯兰恐惧症

“至仁主的仆人是在大地上谦逊而行的,当愚人以恶言伤害他们的时候,他们说:祝你们平安。”【古兰经 25:63】

古兰经教导我们,纵然是面对最恶劣的品行,我们依旧要竭尽全力以德报怨,以最为佳美的方式去回应他人的侮辱。

今年1月18日,一名16岁的法国女孩的一场视频直播,引发了一场全国性的舆论冲突。米拉•奥里奥斯(Mila Orriols)是一名无神论者,与很多和她同龄的女孩一样,她热衷于化妆、时装、美食,也是一名视频主播。18日晚上,她照例在网上直播化妆,期间,米拉与一名男子发生言语冲突,紧接着,她们二人的冲突上升到种族问题,愤怒之余,米拉在直播间中表示“古兰经就是个充满仇恨的宗教”,随后使用一连串污言秽语攻击伊斯兰。

很显然,米拉并不明白古兰经与伊斯兰之间的关系,她不知道古兰经并非宗教信仰,而是伊斯兰信仰的神圣经典。然而,米拉基于无知的侮辱性言论,却瞬间点燃很多法国穆斯林群体的怒火。米拉对媒体说,她“每分钟都会收到近200多条泄怒的短信”,有人甚至对她发出死亡威胁,最终,米拉决定销声匿迹,接受警方的秘密保护。

米拉的遭遇很快引起法国非穆斯林群体的强烈不满。主流媒体大肆渲染少数穆斯林针对米拉的仇恨性言论及言语威胁,甚至连法国总统马克龙以及法国司法部长妮科尔•贝卢贝(Nicole Belloubet)都对此发表了意见。法国民众还模仿“我是查理”运动,在网上发起“我是米拉”的声援活动,其中不乏对穆斯林及伊斯兰信仰的攻击与辱骂。

“我是查理”,是一个声援言论自由与反恐的活动,主要是在纪念查理周刊总部枪击案。2015年1月7日,法国巴黎的左派杂志《查理周刊》因不断侮辱、丑化并攻击伊斯兰及穆斯林,遭到穆斯林激进份子恐怖袭击,还有后续袭击,导致17人死亡(加上3名凶手,共20人死亡),全世界网友自发性发起“我是查理”串联活动。

换言之,米拉事件已经彻底演变为一场新的闹剧,而这场闹剧,只不过是历史的重演。在西方社会,总会有人公开嘲弄、侮辱或攻击伊斯兰信仰及穆斯林群体,他们会使用最为刻薄的语言描述伊斯兰及穆斯林,他们断言伊斯兰就算恐怖与仇恨的信仰。对此,有些穆斯林选择做出同样尖刻而针锋相对的回应,他们会发表一系列仇恨甚至暴力言论,而发起这些闹剧的非穆斯林则会反过来抨击这些穆斯林,声称他们的言行完全符合自己对穆斯林群体的定性。

当然,并非所有穆斯林都会做出这种貌似自然的反应。对常人而言,倘若某人对他发起攻击,他必然会做出回应。但是,当穆斯林群体遭受语言甚至暴力攻击时,穆斯林似乎只能忍受,任何性质的回应与回击,都会被视为新的罪状。

我们必须承认,某些穆斯林回应此类攻击的方式本身也十分极端深知暴力,他们的行为根本不符合伊斯兰信仰的教导,他们的回应,也根本无法解决任何实质性问题,只会起反作用。

作为穆斯林,我们深知,当今穆斯林群体已经被伊斯兰恐惧症所包围,我们每个人都遭受着伊斯兰恐惧症带来的伤害与痛苦。伊斯兰恐惧症的发展与演变远根本不在穆斯林的掌控之中,而这种恐惧症的根源,就是对伊斯兰信仰的仇恨与偏见。

西方伊斯兰恐惧症绝大多数都源自本土保护主义思想,但是,伊斯兰恐惧症的爆发,与穆斯林本身也有着密切的关联,我们自身就有着不可推卸的责任。

当非穆斯林看到某些穆斯林打着伊斯兰的旗号做出种种暴行,他们必然会认为暴力、恐怖就是伊斯兰与穆斯林的本性。

作为穆斯林,我们必须首先做好自己,我们必须不断提升自身信仰,加深对伊斯兰信仰的理解,成为真主喜爱的仆人。至于外界的无端攻击,我们无法避免,也无法掌控,但最起码,我们可以不断优化自身,以实际行动去回击极端分子的仇恨与偏见。上周,德国司法部长就曾表示,极右民族主义与种族主义组织是德国社会的头号大敌。

简言之,我们回击伊斯兰恐惧症的最好办法,就是试着平息伊斯兰恐惧症分子的怒火。而解决一切问题的关键,就在于古兰经。

真主明确告诫我们,不论何时何地,我们都要抑制怒火。而如今,愤怒却成了很多穆斯林的主流情绪。真主说:

“那些抑制怒气和宽恕他人的人,都是安拉所喜爱的行善的人。”【3:134】

真主还说:

“你应凭智慧和善言而劝人遵循主道,你应当以最优秀的态度与人辩论,你的主的确知道谁是背离他的正道的,他的确知道谁是遵循他的正道的。”【16:125】

“善恶不是一样的。你应当以最优美的品行去对付恶劣的品行,那末,与你相仇者,忽然间会变得亲如密友。”【41:34】

如此,我们应当明白,在应对伊斯兰恐惧症以及一切反穆斯林、反伊斯兰的仇恨性言论及罪行时,不论我们有多愤怒,我们都应当遵循真主的教诲,都应当以最优美的言行去回击对方。

然而,古兰经的教诲虽然如此明确,但很多时候,我们依旧意气用事,依旧会被怒火冲昏头脑,不顾一切地发泄心中的愤怒。这种行为,正是伊斯兰恐惧症分子所期待看到的场面,如此,他们就会说,穆斯林的确如此暴躁、暴力,而普通非穆斯林民众也会逐渐与伊斯兰恐惧症分子达成共识。

关于与非穆斯林群体之间的冲突或战争,真主早已在古兰经中做出了明确指示,但是,我们有些人似乎选择无视这些教诲。穆斯林群体中某些个体或组织的所作所为,完全就是对真主命令的违抗,完全就是对自己私欲的满足。而最终,整个穆斯林群体乃至伊斯兰信仰却要替他们背负莫须有的罪名。

须知,伊斯兰信仰源自真主,真主守护着伊斯兰。对于我们而言,遵循真主的教诲,就是对伊斯兰信仰的最好守护。有些人认为我们必须时时刻刻维护伊斯兰、守护伊斯兰,殊不知,对于这一切,真主自有安排,我们所经历的一切,都是源自真主的考验,伊斯兰恐惧症分子或仇穆分子的存在,不会让伊斯兰信仰受到丝毫伤害,但是,倘若我们落入伊斯兰恐惧症分子的陷阱,抛弃真主的教诲,抛弃美好的品行,以愤怒与暴力解决问题,我们的行为只会不断削弱我们穆斯林的内部团结,并损害我们的外部形象,最终伤害伟大的伊斯兰信仰。

事实证明,此次米拉事件,让更多的法国民众对伊斯兰产生反感情绪。因为某些穆斯林应对此次事件的方式,完全符合伊斯兰恐惧症分子对穆斯林的抹黑定义。我们完全可以心平气和的告诉米拉女士以及所有和她一样对伊斯兰信仰一无所知的非穆斯林,伊斯兰确实是和平的信仰,穆斯林确实是有爱的民众。可是,当个别穆斯林选择以极端的方式去解决这些问题,那么,真正遵循真主教诲的穆斯林做出任何努力,也都是无济于事。

--------------      

编辑:叶哈雅

出处:纽约时报

原文:Muslims Should Disarm Islamophobia With Kindness

链接:https://www.nytimes.com/2020/02/27/opinion/muslims-islamophobia-kindness.html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1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