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斯兰是恐怖主义的温床吗?

现如今,伊斯兰极端主义成了恐怖主义的代名词,人们甚至已经笃信,伊斯兰就是恐怖主义的温床,穆斯林就是恐怖分子的代言人。

这就不免让人疑惑,难道,伊斯兰信仰确实有问题吗?这个宗教是不是已经成了恐怖主义思潮的来源?

人们总是会断章取义的摘取某些特定古兰经文来支撑上述谬论,殊不知,这些经文都是在特定环境、特定历史背景之下降世给当时穆斯林群体的特点教诲。此外,根据经典来判断宗教的本质,本身就是一件很不可靠的事情。决定宗教形态的,是教徒的行为,而不是经书上的文字。实际上,在古兰经这本包罗万象、语义繁复、解释庞杂的经书中,我们可以找到任何想要找到的内容,如何解读这些经文,造成了最终的不同。

当今世界,伊斯兰几乎已经被等同于恐怖主义。那么,这种充满偏见的误解到底是如何被铸就的?

媒体报道的恐怖袭击,经常有意无意突出袭击事件与穆斯林身份的关系——这从媒体拟定的标题可以看出来,我们很难见到一个杀了更多人的美国枪击案凶手被描述为“恐怖分子”。

目前全世界穆斯林人口约有16亿人,占世界人口总数的23%,将近四分之一。但其中只有20%生活在中东北非,也就是阿拉伯地区。虽然这里是伊斯兰教的发源地,但现在大部分穆斯林都生活在阿拉伯地区以外的其他地方。

按穆斯林数量计算,前五大国分别是印度尼西亚、印度、巴基斯坦、孟加拉和尼日利亚,都不是阿拉伯国家。这五个国家中,除了巴基斯坦以外,都没有严重的伊斯兰极端恐怖主义问题。在印度,以印度教为旗帜的印度人民党取代国大党上台以后,更严重的问题是多数印度教徒打压少数穆斯林。

虽然非穆斯林普遍认为伊斯兰信仰压迫甚至打压妇女权益,但印尼、印度、巴基斯坦、孟加拉等国,都有穆斯林女性担任总统或总理。

如果恐怖主义的根源是伊斯兰教,那么,恐怖组织、恐怖人员的分布应该和穆斯林人口的分布大致一致,至少相差不多。

我们必须明白,伊斯兰和阿拉伯并不是同义词。阿拉伯人不全是穆斯林,也包括大量基督徒、犹太教徒甚至多神教徒、无神论者。重要的是,这种区分在于提示一个事实:对宗教极端势力来说,是先有的愤怒和仇恨,然后才有了源自经文的借口。

时至今日,每当有恐怖袭击事件发生,人们还是会议论一个问题:伊斯兰到底怎么了?伊斯兰信仰是不是注定会衍生恐怖主义?

有些媒体工作者及政客早已认定伊斯兰信仰就意味着恐怖主义。极端仇穆分子总是会说,古兰经里面很多章节都充满了仇恨。对这种满腔仇恨的偏见分子而言,这篇文章没有任何意义,因为他们早已认定伊斯兰就等同于恐怖主义,认定穆斯林就是恐怖分子。然而遗憾的是,纵然是那些所谓的进步人士,纵然他们直言自己不会对某个群体一概而论,虽然他们不相信所有穆斯林都是恐怖分子,可他们的思想与言论依旧矛盾重重。

坦白讲,对于不大熟悉伊斯兰信仰者而言,有这种想法其实也不难理解,毕竟,这种想法能让人对一件极其费解的事拥有某种通俗易懂的理解。可问题是,到底有多少人才真正理解那些所谓的“暴力经文”到底在讲什么?媒体引用某些特定古兰经文时总是局限于眼前,总是在强调现当代发生的某些悲剧,它们并不愿正视这些经文降世的历史背景,因此,作为读者的我们自然也会认为伊斯兰信仰确实有问题。

这篇文章也无力为您提供一个满意的答案。虽然所谓的自由派并不忌讳这个问题,可是,我们还是要努力让世人明白,摆在他们眼前的所谓方案或答案,其实并不可信。如果我们不做任何尝试不做任何努力,那些谬论就会永远蒙蔽世人的双眼。

就让我们假设伊斯兰信仰确实倾向于极端暴力,如果这种假设真的成立,那你就要证明一点:所谓的伊斯兰圣战主义、恐怖主义的历史为何会如此之短暂?

毕竟,所谓的“圣战主义”爆发于20世纪末21世纪初,即西方列强大举入侵阿拉伯世界之际,可伊斯兰信仰却从公元七世纪就开始盛行于世。

有人会问,伊斯兰早期的扩张战争又是怎么回事?我们必须承认,那些扩张战争确实是真实存在的,但是,伊斯兰的扩张与其他文化中的军事扩张并没有多少不同之处。史上最大幅度的帝国主义扩张源自崇拜长生天的蒙古人,而那时的他们还没有接受伊斯兰信仰。此外,自十七世纪以来,基督徒总是以近乎屠杀式的手段大举进行军事扩张,他们甚至坚信自己进行扩张只不过是在遵循上帝的旨意。

其次,伊斯兰本身也并非坚决反对战争的宗教。这一点与基督教、犹太教以及其他世界性宗教也都没有多大不同。既然我们知道假借伊斯兰旗号的暴力行为确实存在,那我们也应当明白,任何人也不能单纯依靠脱离实际的理论来理解近年来与伊斯兰有关的恐怖主义行为。

伊朗伊斯兰革命爆发以前,很多非穆斯林都认为什叶派是伊斯兰信仰中极其私密、平和且不关心政治的派别,他们坚信这些都是什叶派固有的重要属性。

然而,随着1979年伊朗伊斯兰革命的爆发,上面这些人对待什叶派的态度也随即骤变。他们试图分析伊朗人对伊斯兰共和党的激情与热忱,他们感觉什叶派本身就具有某种激进的属性,他们甚至认为什叶派对殉道与牺牲情有独钟,因此,他们表示伊朗伊斯兰革命只不过是什叶派思想的集中式爆发。

这种态度上的骤变背后到底有何玄机?

问题的根源与伊斯兰信仰并没有任何关系,伊斯兰信仰本身并没有发生任何改变,变化的只是政治格局。掌权者通过群众的信仰完成了一场宏大的社会变革,然而,非穆斯林总是喜欢将政治变革背后的玄机归于伊斯兰信仰。

须知,我们再也无法避免政治学与地缘政治学相关的话题。伊斯兰的根基从未有过改变,古兰经和圣训也并未在过去及十年间有过任何改变,但是,某些政客却一再利用古兰和圣训来为自己的残暴行为找借口,这背后又有何玄机?

这一切都与中东地区经济、政治、军事及社会等变革有着紧密的联系。只有理解某些特定经文降世的背景,我们才能真正理解某些少数群体为何会对这些经文情有独钟,我们才会真正理解为何某些人会利用这些经文去滥杀无辜。

然而,这并不是任何人滥杀无辜的理由。如果你认为恐怖主义的根源就在于古兰经和圣训,那你只能证明一点——你对这个世界根本一无所知,你根本无力理解遭政治挟持的宗教到底会有多么复杂。

如果你坚信伊斯兰信仰确实有问题,你就不会再费心了解或认知这个宗教,你不会试着理解践行该信仰的民众,你也不会理解他们所生存的环境。

极端右翼政客及仇穆分子总是妄言,这世间根本就不应该有穆斯林存在,有人甚至声称只有死去的穆斯林才是好穆斯林。对于这种言论,我们只能一笑置之。

如果极端分子无法阻止人们信仰伊斯兰,那他们就会禁止伊斯兰的存在与发展。我们只能说,这种想法纯属反自由的暴力思想,不过话说回来,这也正是西方世界长久以来盛行的民族主义与西方至上主义思想的集中体现。

-------------------
编辑:叶哈雅

出处:《卫报》

原文:Should we blame Islam for terrorism?

链接:https://www.theguardian.com/commentisfree/2017/mar/27/should-blame-islam-terrorism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1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