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斯兰与理性批判性思维

对于敌对双方而言,倘若一方确信另一方不具备理性思维及批判性思维的能力,前者必然会无比满足。对于冲突中的双方而言,若一方认定对方无能且无脑,他定会倍感自豪,定会愈发强硬、残酷甚至暴力地打击对方。

倘若自私确是人类的本性之一,那么,出于自身利益而欺压他人,其实也不难理解。

现代思潮总是认为伊斯兰信仰与批判性思维毫无关联,正如西方世界备受推崇的著名理性主义哲学家莱布尼茨(Leibniz)所言,穆斯林只相信宿命论,他们根本不愿去做过多思考,甚至不具备理性思考的能力。在过去的十五年间,随着互联网科技的大力发展,掌控着核心科技的主流文明进一步加大了对这种观点的宣传与渲染。

纵观互联网世界,每时每刻,都会有无数人叫嚣伊斯兰信仰无法与任何理性思维共存,甚至表示伊斯兰信仰从根本上与理性思维为敌。

这种观点的历史渊源极深,若究其本质,我们定会倍感惊讶。倘若有人将古罗马时期著名天主教思想家圣奥古斯丁(St Augustine)与堕胎医院联系起来,或者将中世纪霍亨斯陶芬王朝与纳粹德国相关联,或者认定文艺复兴从未发生,不要说学者,就连普通大众都会笑掉大牙。

可是,几乎每一天,都会有人将不同时代、不同地区的伊斯兰文化整合起来作文章,自负而又狂傲地大肆污蔑伊斯兰信仰。他们认定,所谓“伊斯兰国”就是奥斯曼帝国的延伸,甚至表示伊斯兰先辈学者们要对当今暴恐事件负责……

这些人在重写历史的同时,不仅是在故意无视问题的本质,更是在侮辱与自己意见相左的人们——倘若有人指出伊斯兰文明对世界文明的发展作出了极大贡献,他们必定会大肆进行攻击,认为这些人愚昧无知、过于天真。

很多人都在疑惑,到底怎样才能阻止他们如此放肆地侮辱并丑化一个特定信仰呢?我们一直都在耐心向他们解释伊斯兰信仰的根源及历史,试图让他们明白,伊斯兰并非邪恶的化身,可是,这一切努力似乎都是徒劳,就好象给三岁小孩解释天文知识一般。万般努力,也抵不过网上的一则负面消息。

我们要做的不仅是唤醒人的良知,更要以更为通俗易懂的语言感化他们。当某个著名西方学者公开嘲讽“伊斯兰发明”,且收获数以万计民众点赞时,我们很难向这些人讲述事实与道理。所谓追求理性与批判性思维的人们,似乎瞬间丧失或摒弃了理性思维的能力。

我们所处的社会似乎已经认定伊斯兰信仰充满了无知与虚妄,如何打破这些局限性思维,才是重中之重,一切都如雾里看花一般,毫无定数。

纵然如此,穆斯林学者们也并未放弃努力。譬如伊尔凡•艾哈迈德(Irfan Ahmad)的最新著作《宗教与批评:伊斯兰批判性思维》,该书非常巧妙且有趣的回击了西方社会对于伊斯兰文明的冒昧抨击。伊尔凡大胆地将穆圣(愿主福安之)称为“麦加旧社会秩序的抨击者”,以全新的方式回击了西方文明中针对伊斯兰信仰的阴暗思想,却丝毫没有贬低或恶意攻击西方文明。

伊尔凡对前辈学者们类似思潮进行了浓缩提炼与发扬光大,最终得出两大结论。

首先,伊尔凡对西方“启蒙运动”做了重新定义。他表示,该运动更像是一个“种族项目”,它需要一个特定敌人,通过竞争甚至打压,让自己族群的文化得以发扬光大。西方学者提及哲学时,其实就是在谈论西方哲学,然而,西方哲学的范畴依旧需要进一步界定。其次,人们总是认定世俗文明就等同于理性及批判思维,而宗教思想注定与理性无缘,因此,这种陈腔滥调也亟需改变。

对很多人而言,伊尔凡的观点极具争议性,正如伊尔凡自己所言:“我们必须反击这种所谓的‘正统思潮’,该思潮将伊斯兰信仰与理性思维完全隔离开来。我们必须重新审视伊斯兰,伊斯兰确实是充满智慧与理性的宗教。”

平心而论,这里还需指出另外一个问题。对于伊斯兰而言,理性思维、批判性思维是一种传统,然而,它就好似一个背负受敌的孤城,内外交困。西方文明总是不遗余力地抨击伊斯兰信仰,声称伊斯兰只是一种狂热的迷信,而穆斯林内部,确实也有不少人对内外交流时的批判性思潮持完全否定态度。

已故学者沙哈卜•艾哈迈德在其著作《何为伊斯兰》一书中做了类似表述,他也尝试重新定义外界对伊斯兰世界的局限性理解,以及伊斯兰世界与西方世俗世界之间的关系。沙哈卜关注的焦点也是宗教与理性思维,他和伊尔凡都表达了对西方社会以狭隘眼光污蔑伊斯兰文明的不满情绪。沙哈卜指出,穆斯林群体需要进一步优化自身,向外界展示真实的伊斯兰信仰,向传统的偏见与歧视发起冲击。

伊尔凡也表达了相同观点,他认为穆斯林应当在日常生活中展示出伊斯兰信仰的真实价值观,同时表示穆斯林也应当擦亮双眼,保持警惕,谨防内部瓦解,防止某些别有用心的穆斯林或宗教人士出于私欲及自身利益而发出哗众取宠的言论或行为。他还指出,伊斯兰文化中的理性思维及批判性思维,更应当来自真正敬畏真主的信士及学者,而非某些自以为是的个人或组织。

关于伊斯兰信仰与理性批判性思维的争辩注定会一直持续下去,在这里,我们可以引用八百多年前阿拉伯哲学家书写在大马士革的一句话:“终有一日,我们会看到人们将崇拜各式各样的神,甚至是他们心中自己臆造的神灵,因为人类总是热衷于自我创造,通过自我创造而实现自我价值,这其中,就包括他想要崇拜的事物,以及他对世间万物的判断。只有当一个人极度自大之时,他才会无视天启的真理,才会目中无人地认为自己就是真理。”

这位哲学家,就是伊本•阿拉比(Ibn Arabi),这段话来自公元1220年。诚然,在这里引用这句话可能会被视为断章取义,然而,世人对神灵或造物主的认知与崇拜,都会有他们自己的理由,因为我们的信仰就是我们自身的载体,它反映着我们的本性。

早在八百多年前,穆斯林学者就已经意识到这种思潮的潜在危险,他们也对这种思潮做了相应描述。这种思潮的终极目标其实并非否认造物主的存在,而是以非常自我的方式去臆想造物主,以及诸多与之相关的奥妙。或许,有人会认为这也是一种另类的批判性思维,问题在于,从批判性思维到不加任何评判的盲目接受某些谬论,其间到底存在何种玄机。

的确,人总是喜欢坚持己见。然而,我们在批判伊斯兰信仰缺乏理性,批判伊斯兰文明缺乏批判性思维的同时,我们或许也应当以理性的方式去看待伊斯兰信仰。

---------------- 

叶哈雅译自《半岛新闻》

https://www.aljazeera.com/indepth/opinion/room-critical-thinking-islam-180406080925909.html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1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