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说春节

春节.jpg 

春节是中国汉族一年一度最大的节日。虽说它是民族节日,但由于汉族在中国的绝对优势,春节的规模、国家对它的重视程度,使它等同于国家的节日。家喻户晓的春晚,就是一个明显的例证。

作为生活在祖国大家庭的穆斯林少数民族,即便不去主动过春节,也或多或少会受到春节的影响。

比如在单位机关工作的穆斯林,在回汉共事的公司上班的穆斯林,正在汉族导师那里读研或读博的穆斯林,与汉族有合作项目的穆斯林企业家,有一些汉族朋友的穆斯林,等等,在春节期间,他们在恪守自己信仰的同时,如何正确对待与汉族上司、老师、朋友的关系,显得至关重要。

我同意网上一些学者、阿訇的观点,他们呼吁穆斯林不过春节、不仿效其他民族的习俗,保持自己的特色和文化。这些都言之凿凿,无可非议。但不去主动过春节是一回事,而与其他民族的上司、老师、同事、同学和朋友表达一种不卑不亢、体面友好的态度,是另一回事。

曾有一位正在德国读博的穆斯林青年,写信给一位著名伊斯兰学者,信中说自己的博导是一个基督教徒,对自己非常关心、体贴,不仅对自己的学业高度重视,而且对自己的生活也无微不至,自己病了他必来看望,每逢自己的开斋节、牺牲节,他必致以节日的问候,并送来礼品表示祝福。那么,对于这样一位导师,到了他们的圣诞节,自己是采取不闻不问的态度呢,还是适当表达一下?

这位穆斯林青年的问题,其实与中国许多穆斯林所面临的问题大同小异。

其实,不去主动过其他民族的节日,不去仿效其他民族的文化,并不意味着与其他民族不相往来,断绝关系。这种做法既不可能,也不近人情。先知固然说过:“仿效哪个民族,即属哪个民族。” 但与此同时,先知也没有拒绝与多神教徒、基督教徒和犹太教徒打交道,与他们进行贸易往来。

有一次,人们抬着一个犹太教徒的亡者经过先知和圣门弟子,先知出于尊重而站了起来,一个圣门弟子就说:主的使者啊,他是一个犹太教徒。先知说:难道他不是人吗?

一个拜火教徒曾向圣门弟子、大学者伊本•阿巴斯致安问好,伊本•阿巴斯回答:愿真主的平安、仁慈到于你。旁边有人就说:难道你用“真主的仁慈”问候他?伊本•阿巴斯说:难道他不需要真主的仁慈?

呵护自己的信仰,保持自己的文化和风格,并不是让我们对他人的问候、热情和关心置之不理,冷漠无情。就如那位在德国读博的穆斯林青年,如果他对自己导师的节日采取不闻不问的态度,以此来显示自己的“立场”,那位导师会怎么去想他的人格、他所信奉的宗教?真主说:“如果有人以祝辞问候你,你应当以更好的祝词或同样的祝词问候他。”(4: 86)

当年作为侵略者的十字军,之所以把穆斯林的文化带到欧洲,是因为他们就近接触穆斯林时,发现了穆斯林的骑士风度和高尚情操(萨拉丁一次性释放2000多名战俘即是一例)。后来作为战胜者的蒙古人,之所以接受被战胜者穆斯林的信仰,把伊斯兰带到远东,也莫不如是。人际关系的力量,胜于语言的宣传。

我们不要主动去过春节,不要跟着他人邯郸学步,迷失自己。但对自己的汉族同事、同学、上司、老师和朋友,根据他们与自己的日常关系,致以适度的节日问候,并非大逆不道。相反,通过礼尚往来,有理有节,正是展示穆斯林风格和文化的时机。

有人说,在春节期间,对他们有任何表示,信仰就荡然无存了。如果我们的信仰脆弱到这个地步,不是太悲哀了吗?而且,如果非要用一种决绝态度对待非穆斯林,才算是有信仰,那么先知、先贤与非穆斯林的广泛交往作何解释?古兰经“那些没有因为宗教而杀戮你们、没有把你们驱逐出境的人,真主不禁止你们善待他们、公平对待他们”(60: 8)又作何解释?

此外,不过春节是穆斯林的基本态度,这一点没有分歧。但未必因此而如临大敌,大肆宣传。许多美国总统在穆斯林的节日向穆斯林致节日问好,对此,穆斯林不是喜不自胜吗?如果有人在网上呼吁某个地区的人不要过穆斯林的节日,穆斯林自然不高兴。那么,“宗教无强迫”,各行其是,没有必要去伤害其他民族的感情。

目前的关键,是提高穆斯林的整体素质,铸造坚不可摧的信仰。只有这样,穆斯林才不至于人云亦云,迷失自我。跟着过春节,只是迷失自我的一种反应。

同时,呵护信仰,不要使我们因噎废食,丢失应有的包容、大度与高风亮节。后者,应该是前者的延伸,而不是对立。

【文章转自公众号《瀚歌》】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1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