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台-系统设置-扩展变量-手机广告位-通用顶部广告位

让我们出于真知而信服地选择伊斯兰

 

区别现代文明的一个明显的标志,是各种意识形态和社会及政治组织理念的传播。我们可以看到,许多特立独行的知识分子,在今天选择自己所要信奉的宗教和体制以及与自己的原则相协调的机构方面,已具有独立思考的能力。

这种思考的独立性将来能把这些知识分子导向自己所要选择信奉的宗教吗?

的确,今天许多宗教的信奉者大都是因袭盲从。比方说,一个人自称为穆斯林的唯一的原因是,他的父亲原来是穆斯林,他不过是继承了他父亲的穆斯林身份而已;一个人自称为基督教徒或犹太教徒,也不过是因袭了其双亲的信仰。然而,在人类文化知识已登峰造极的现代社会,我们应把人的思维从因袭中解放出来,出于真知而明智的选择能保证自己的健康且为自己的研究所证实的宗教信仰。

信仰是人性的需要,是患难中的唯一避难所。真正的信仰,应通过自由探索者自己的研究和探索去获得,从而建立在理性信服的基础上。遗憾的是,大多数人至今还不了解伊斯兰的实质及其宽容。任何一个稍有知识的人,只要不带有因袭和情绪化的倾向去研究、探讨伊斯兰,那他一定会为伊斯兰惊人的魅力而倾倒,一定会执著地信奉,接受伊斯兰的教导,让自己干涸的灵魂得到滋润,让自己伤痛的心灵得到抚慰,实现人真正的幸福。然而,令人痛心的是,人们对此依然视若无睹。

穆斯林的现状不容乐观

然而,研究伊斯兰的人所看到的这种奇妙的情形,在他思考穆斯林的现状时,立刻就洞见到截然相反的一面。从跟不上讲,伊斯兰是一回事,穆斯林是另一回事,正如穆罕默德•阿布杜长老所说的那样:“你今天所看到的人们一般称其为伊斯兰的大多数情形,其实决不是伊斯兰,那不过是徒留了伊斯兰拜功、斋戒和朝觐的形式,和一些被歪曲了含义的说教。我所提到的那种僵化的形式——尽管人们还称之为伊斯兰——是人们所犯的许多异端和迷信而造成的。祈求安拉护祐我们免受他们假借安拉和伊斯兰的名义所编造的谎言之伤害。另外,凡是今天人们指责穆斯林的诸多方面事情,也不属于伊斯兰……”

哲玛伦丁•阿富汗尼长老认为:“穆斯林的不良现状造成了欧洲人与伊斯兰之间的严重隔阂。”他还说:“如果我们要号召欧洲人来信奉伊斯兰,那么我们应当首先让他们相信我们并不是合格的穆斯林。因为他们通过《古兰经》――长老抬起双手,做了一个捧读《古兰经》的手势――来看我们,事实就是这样;他们从《古兰经》背后所看到的,是一些充满愚昧、消沉与怠惰的民众。因而他们会说:‘假如《古兰经》是改造人们的真理,那么其信奉者一定不是我们所看到的这样’……”

说实话,今天的许多穆斯林只不过是徒有其名,他们根本没有把伊斯兰真正融入到自己的生活、法律与习俗中。因此,在这种情况下,用伊斯兰一词来称呼他们是不正确的。同理,如果一个人没有遵循某个党派的原则,那么该党派就不会接受他作为自己的成员。对于在自己的工作和行为中没有体现出伊斯兰教导的人,伊斯兰也同样不会把他称之为穆斯林。

我们在这本书中将会看到,伊斯兰为穆斯林规定了许多在穆斯林集体中应当遵循的专门条件和原则。

诚然,我们今天也了解到许多伊斯兰国家强有力的伊斯兰复兴运动巨大的趋势;这既要归功于许多虔诚的学者和一些为人民谋福利的伊斯兰国家领导人,也要归功于一些以端正的心态研究伊斯兰的宗教院校和协会的共同努力。

曲解伊斯兰的人

正因为伊斯兰世界的现状如此,才导致一些非穆斯林(尤其是许多西方学者)对伊斯兰的曲解,这不足为奇。正因为这样,也才充分暴露了他们对伊斯兰真理的无知。个中原委主要是,敌视伊斯兰者为了使他们的人民也曲解伊斯兰,从而对伊斯兰进行恶毒的攻击,以及对历史与事实的篡改;其方式有出版书籍、发表评论和诗歌创作等,以此来达到他们的目的。昆特(亨利•迪•卡斯特罗)在其《伊斯兰——感想和机遇》一书中说:“假如穆斯林知道中世纪的故事,理解基督教徒一些饶舌的歌曲中的含义,我不知道他们会怎么说。直至二十世纪前,在我们中出现的所有歌曲都是源自十字军战争的思想,其中充斥着对伊斯兰的歪曲和对穆斯林的怨恨,那是因为对穆斯林宗教的完全无知所致。那些诗歌最终导致人们的头脑中,充满了反伊斯兰的故事,让他们产生错误的思维。迄今为止,还有一部分仍然积淀在人们的脑海中。因为所有的歌咏者都把穆斯林描绘成多神教徒、非信士、偶像崇拜者、叛教者……”

迪尔•蒙哲姆教授说:“自从伊斯兰与基督教之间点燃战火并持续若干世纪起,双方就愈演愈烈,彼此都误解了对方。但是,应当承认:来自西方人的误解比来自东方人的误解更为严重。事实上,紧随着那些战争的是,拜占庭的诡辩家们挑起了更为严厉的论争,他们采用各种卑劣的手段压制伊斯兰,挖空心思地研究伊斯兰,一些被雇用的作家和诗人也群起攻击阿拉伯人。然而,他们的攻击也不过是一些荒谬的甚至是自相矛盾的诬蔑之词罢了。”

认真细致地研究伊斯兰的教导,精确无误地探求她的奥秘与优越性,是从十九世纪东方文化在欧洲传播、东方学家认真研究伊斯兰文化之后才开始的。从此,人们就为《古兰经》而分成形形色色的各种派别;有以《古兰经》为夸耀资本的,有为一己私欲而诽谤《古兰经》的,等等不一而足。

毫无疑问,伊斯兰必须直面今天的文明世界,从而体现自己的特色及优越性,也需要回击敌对者强加给自己的恶劣信条,更需要显现自己能治愈人们精神危机的不辩事实。

今天,世界上很多人都在探索有关人性方面的一些难题,不论其出发点是什么,都是为了寻找有效的治疗方式。我们确信:伊斯兰就是最好的治疗药方,正如本书将要为我们阐明的那样。

---------------------

选自《伊斯兰的精神》原作者的序言

欧麦尔•王秋平 翻译

《伊斯兰的精神》原文系阿拉伯语,是埃及著名伊斯兰学者阿费夫·阿卜杜勒·法塔哈·塔巴尔的名著,1955年初版于贝鲁特,当时是经过艾资哈尔大学宗教学者委员会审订的。由于著者参考了近百种伊斯兰典籍著述,用现代观点和通俗语言,深入简出地介绍了伊斯兰的教义和法律、道德、经济和政治思想主张,被认为是现代阿拉伯学者介绍伊斯兰教教义的重要著作之一,初版后在穆斯林社会获得很大反响和赞誉,被一些阿拉伯国家中等和高等院校定为讲授伊斯兰教基本知识的教材。到1992年,该书已28次再版,而且被译为波斯文和土耳其文,传流很广。

您可以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 伊斯兰慈善观论述
  • 善意猜测安拉
  • 苏菲主义与伊斯兰
  • 伊斯兰文明与中华文明的和平理念及当代价值
  • 山洞章前三个故事的启发
  •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