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明良: 为什么反恐越反越恐?

恐怖主义产生的根源是十分复杂的,如贫困、失业、失望、被边缘化的感觉、文化或宗教极端主义思想等等;但就中东地区的恐怖主义而言,除了这些因素外,还有一个原因,即霸权主义和强权政治的刺激。

霸权主义惟我独尊、目空一切、以强凌弱、以大欺小、以力压人的思想和行为,使中东地区的一部分人感觉到强权就是真理,世界无公平可言,无公道可言,无正义可言,当他们的呼声无人倾听,他们的苦难无人关注,他们的处境无人同情时,就萌发出一种以毒攻毒式的复仇心理,这种病态心理在霸权主义和强权政治的不断刺激下,转化为一种不计后果的甚至不惜伤及无辜的恐怖行动。

恐怖主义是全人类的公敌,按理应该成为“人人喊打的过街老鼠”,但事实上呢?为什么“反恐越反越恐”?其中主要的一个原因就是霸权主义和强权政治为恐怖主义提供了口实,霸权主义者对内讲民主,对外行霸道,迷信武力,耀武扬威,藐视国际法和联合国宪章,动辄对一些国家进行军事打击,甚至不惜伤及无辜,不惜摧毁平民的房屋和基础设施,不惜把一些国家变成其新式武器的试验场。“战斧”式巡航导弹并非仅用于瞄准军事目标,还同样用于瞄准工厂、桥梁、平民区,甚至医院、难民营和使馆。尽管恐怖主义者用这些事实来证明其所发动恐怖袭击的正确性和正当性是十分荒谬的!但它的确具有相当的蒙蔽性与欺骗性,争取到了一些霸权主义的受害者的理解和支持,从而能扩大自己的生存和活动空间。同时,这也促使一部分温和主义者变成了激进主义者,一部分激进主义者变成了极端主义者,一部分极端主义者变成了恐怖主义者。

反恐必须借助东方智慧,标本兼治

大量事实证明,西方外科手术式的反恐方式已经失败。所以反恐必须借助东方智慧,必须标本兼治。

恐怖主义和霸权主义是对当今世界和平的两大威胁,伊斯兰文明与中华文明的和平理念有助于防范恐怖主义,抵制霸权主义。伊斯兰文明与中华文明都尊重生命,反对践踏生命,提倡仁爱宽容,反对伤害无辜,这不仅对恐怖主义的思想基础是一种有力的震撼和动摇,而且能够挽救那些受极端主义思想迷惑的社会群体,最大限度地孤立恐怖主义者,使其失去“市场”,失去社会基础,失去活动空间,失去立足之地,最终走向穷途末路,被全人类所唾弃与抵制。

伊斯兰文明与中华文明关于人人平等、公正处事、公道行事、与人为善、以邻为伴、和谐相处的理念对霸权主义的种族优越感和文化优越感也是一种有力的冲击。

霸权主义的思想基础就是“文化优越论”以及由此而来的“己所欲施于人”的所谓“使命意识”,试图用经济、科技、军事、文化等各种手段“改造世界”、“重塑世界”,用自己的文化模式统一世界。而在其眼里,伊斯兰世界和中国是其推行霸权主义,实行强权政治,施行文化侵略的两大障碍,于是编造出所谓“伊斯兰威胁论”和“中国威胁论”的政治神话。这恰恰证明伊斯兰文明与中华文明是维护世界和平的重要保障。

在目前情势下,尽管西方有人鼓吹“霸权理论”,但作为穆斯林学者和中国学者目前所应做的不是与西方一些学者对骂,而是应该平心静气和地、理性地探讨问题,并与那些仍然保持着清醒头脑的有“文化自觉”意识的西方学者联手,共同挖掘包括伊斯兰文明与中华文明在内的世界各种文明中的和平精神文化资源,并用时代的价值视野对其进行分析、梳理,从中提炼出有利于维护世界和平,促进人类安康的有价值的成分,进而使之成为全人类的共同精神财富,成为人们内心深处阻止战争,保卫和平的无形的铜墙铁壁,使那些弱肉强食、以强凌弱、以大欺小的社会达尔文主义的“丛林规则”成为被人们所抛弃的野蛮规则。在国际事务中,以平等代替歧视,以对话代替对抗,以和谐代替冲突,以民主代替霸道,以协商代替制裁,使世界走出残杀、走出仇恨、走出野蛮,走向仁爱、走向文明、走向和平与繁荣。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1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