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宗教的误解

作者简介:穆罕默德·哈姆迪·札鲁格,埃及前任宗教基金部部长。1933年出生于埃及一个村庄,1959年艾资哈尔语言系学士毕业,1968年德国慕尼黑大学哲学博士毕业,1969-1995年期间一直在艾大任教,1995年担任艾大副校长,1996年担任宗教基金部部长,1997年获得过最高文化理事会颁发的社会科学荣誉奖。曾经出席参加很多会议,也是多个宗教机构的成员,主要著作有《安萨里和笛卡尔之间的哲学方法》、《西方概念中的伊斯兰》、《伦理学入门》、《现代哲学研究》、《哲学入门》、《西方思想镜像下的伊斯兰》、《宗教和文明》、《宗教、哲学和启蒙》等。

伊斯兰历史上见证了不少的冲突事件,其中就有哈里发奥斯曼执政期间开始出现的一场大灾难,一直延续到哈里发阿里时期,反对伊玛目阿里和其追随者的那些哈瓦立及们怂恿制造了一场又一场的血腥战争。在伊拉克时,有一些哈瓦立及们关于穿着带有跳蚤血液的衣服礼拜的教法判令而询问阿卜杜拉·本·欧摩尔。阿卜杜拉·本·阿莫尔回答道:你们这些伊拉克人也真是奇怪啊,你们连侯赛因·本·阿里都敢杀害,还要跑来询问关于跳蚤血液的事情?他们罪大恶极,滥杀无辜,然后又对一些鸡毛蒜皮的事情纠缠不清,刨根问底,似乎那才是宗教。

另外一起事件,哈瓦立及杀害了阿卜杜拉·本·罕巴拜·本·阿尔特,对他那已经有身孕的妻子开肠破肚,而这仅仅只是因为他没有坚持他们对伊玛目阿里的那种信仰,当他们就对伊玛目阿里的信仰而问他的时候,他不得不大加赞美。事后,他们去到一个椰枣园主人那里想买一颗椰枣树,这椰枣树的主人是一位基督教徒,他目睹了他们所干的一切,他对他们说道:想要就拿去吧!意思就是我把这颗树送给你们了。他们回答道:不,我们不非法侵吞人们的财物,指主发誓,我们一定要付钱才拿这颗树。这人回答道:也就奇怪了,你们连阿卜杜拉·本·罕巴拜这样的人都敢杀害,却不接受我的一颗椰枣树?

众所周知,哈瓦立及们坚持礼拜和斋戒,还常守夜间拜,非常注重宗教功修的这些表面仪式,尽管如此,他们却又滥杀那些就伊玛目阿里的事情和他们观点不一的无辜者们。

上面这两个例子,就充分说明了这些人在教门和行为之间的严重脱钩。伊斯兰不仅仅是所履行的仪式,而是涉及生活各个层面的完整行为,它是一种价值,表现为在随时随地播种美好的一言一行,它是对神圣尊严的维护,而首当其冲的就是对生命的捍卫。

这种矛盾行为在一些团体那里一直存在,他们非常注重背记古兰经,履行功修仪式,死死抓住在宗教中一些无关紧要的形式,而与此同时,又和他们的祖先(哈瓦立及)如出一辙,非常冷血、缺乏仁慈、毫无罪恶感地去迫害观点不一者。

在这些人行为之间的严重脱钩,在伊斯兰稳麦的生活中造成了巨大麻烦,具体体现在把伊斯兰简化并限定在了部分仪式方面,而忽略了其它一些对稳麦生活更为重要、更为迫切和更有影响的一些方面。

令人不无遗憾的是,一些人蠢蠢欲动,为了一些无关紧要的事情挑起冲突,他们认为这才是宗教,比如,面纱、斯瓦克(阿拉伯木制牙刷)、短袍和胡须的长度等类似的一些细枝末节的事情,为此引发争执和冲突,耗费稳麦的时间,耽误了一些核心重要事情。

记得有一次,我进入一个清真寺去礼主麻,发现一个人看起来很有教门的样子,但是非常遗憾的是,他小题大做地制造了一起麻烦,他情绪非常激动地在清真寺大喊大叫,影响礼拜的人们,当他恼羞成怒的时候,发誓绝不再到这个清真寺来礼拜,因为这座清真寺的礼拜是荒谬不对的。他认为荒谬的原因就在于:主麻天时候,在清真寺响礼时的班克念了两次,第一次是响礼时间进入时,第二次是伊玛目登上演讲台之后。在他看来,这是非法的,是荒谬的,违反了圣行,当时礼拜的人想让他安静下来,却都无济于事,最后这个人没有礼拜就走出了清真寺。

大家知道,这第二次班克,在哈里发奥斯曼·本·奥帆时期就已经存在了,丝毫没有违背伊斯兰教义,对宗教和宗教信徒没有任何伤害,第一次和第二次的班克都是记念安拉的一种形式,同时也是提醒人们礼拜时间已到。当时,哈里发奥斯曼发现,有的人没有听见第一次班克,然后命令再念一次,让那些第一次没有听到的人听到,圣门弟子都接受认可他这种做法,一直成为一种优良传统流传至今,但是今天一些眼光狭隘的人,偏偏要制造偏激和激进,而殊不知,真正的信仰是在人们之间传播宽容、团结和友爱。

激进者不知道事情轻重缓急的顺序,圣行不是主命,副功不是当然(必须),紧要的事情有它特定的判令,宗教建立在容易之上,稳麦利益的优先性,避害先于驱利,必须考虑教律宗旨,不可以根据个人好恶、随心所欲、或者是受到某种思潮、政治和派系的驱使而随意选择。

伊斯兰社会迫切需要重新排列出行为先后主次的金字塔,这已经被无知的激进者们给本末倒置了,伤害了伊斯兰和穆斯林大众。

伊斯兰,是信仰、教律、伦理和文明的总和。任何情况下,都不可以把伊斯兰简化成某一个元素,而忽略了其它,这既是对宗教的犯罪,也是对世俗的犯罪,伊斯兰不可分割,古兰经一再警告我们对经典信仰一部分而否认一部分,真主说:“难道你们信仰经典的一部分,而否认另一部分吗?你们中谁这样干了,对他的惩罚就是现实生活中的羞辱,复生日时遭受严厉的刑罚(2:85)”。

圣训中记载:“一个女人因为一只猫而进入火狱,她把猫关起来,既不给它喂食,也不放它去草地中自己寻找食物”,尽管这个女人善良和敬畏,但还是未能从火狱幸免;有人给穆圣讲起了一个女人,她封斋、礼拜并完纳天课,但是她用言语伤害了邻居,穆圣说道:“她在火狱中”,因为宗教是规定的仪式的同时,也是伦理道德,穆圣说:“我被派遣,就是为了完美优良品德”!

在比如,那些呼吁执行伊斯兰教律的人,他们理解的教律无非就是执行法度。而事实上,执行法度是进入到执行教律中的必然的事情,实际上这也不是教律的全部,甚至不会超过教律的百分之五,是否可以把伊斯兰简化为是使者所说的那种法度之中呢?使者说:“你们应该尽可能地让穆斯林避免法度,如果有一个出路,就放他一路。伊玛目错误地原谅一个人,胜过他错误的惩罚一个人(提尔米兹圣训集)”。

这从穆圣处理迈尔兹的事情中可以清晰的看出,他当时来到使者跟前,承认自己犯了奸淫之罪,要求执行乱石击死的法度。大家知道,自我招认是主要证据,但是主的使者在他的多次招认中都没有理他,尽管迈尔兹再三坚持认罪,以至于艾卜·拜克尔对他说道:你已经承认三次了,如果你第四次承认的话,先知将对你执行法度,之后他还是第四次认罪了,于是先知命令圣门弟子对他执行法度,当要开始执行法度的时候,他逃跑了,圣门弟子把他追了回来,执行了石刑,直到死去。当先知得知这件事后,显出生气的样子指出:在他逃跑之后,最好的做法是应该任随他去。因为这种逃跑本身就可以算是对自己招认的一种反悔,这样就可以不执行法度。

伊斯兰不仅仅是死记硬背和固定仪式,而是树立志向、形成决心、推动实现全人类幸福的一种宗教。一个圣门弟子,当他背记十段古兰经经文后,就不再继续往下背诵了,直到遵守并执行了十段经文的内容为止。在今天的伊斯兰世界,有数百万的哈非祖(通背古兰经者),而并非所有的圣门弟子都是通背古兰经,但是他们认识到了执行古兰经内容的重要性。

我们是在如何对待古兰经?我们已经把古兰经简化在了一些表面性的事情方面,让它成为了我们拿来沾吉的经典,我们把它放在家里最显眼的地方,或是工作地点,或是汽车上,给亡人诵读,在各种场合下诵读,我们为诵经家的美妙声音赞不绝口,但要知道古兰经绝不仅仅是为此而降示的。

降示古兰经是为了成为穆斯林的一种生活方式,这种生活方式包含了教义和价值,推动生活的发展和提高,在各个地方传播幸福美好,只有这些全部叠加在一起,才能增加对真主的临近,并获得真主的喜悦。

宗教中的先后主次应该体现在具体行为之中,也就是把价值转化为现实实践,把教义转化为行为举止。圣训记载:“信仰绝不是妄想,而是内心的坚定和行为的落实”。

穆圣告诉我们,真主恕饶了一个在干旱的沙漠里给一只饥渴难耐的狗饮水的人,如果说这就是给动物提供善行的人的回赐的话,为人类行善的人,应该得到怎样一种回赐呢?

我们迫切需要纠正对伊斯兰的理解,来铲除掉长期以来堆积在内心深处的荒唐思想和错误观念,正确建立起我们与真主、后世、自身和周围世界的关系。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1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