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远的哈吉精神

引言:崇伟的安拉说:“.为世人而创设的、最古老的圣殿,确是在麦加的、那所吉祥的天房---全世界的向导。其中有许多明证。如:易卜拉欣的立足地;凡入其中的人都得安宁。凡能旅行到天房的,人人都有为真主而朝觐天房的义务。不信道的人(无损于真主),因为真主确是无求于全世界的。”《古兰经》第三章96—97节

伊本.欧麦尔传述 哲白拉易来大天使化作人形,教导人类教门,他问:穆罕默德啊!请你告诉我吧:伊斯兰是什么?

真主所赐福的使者回答:伊斯兰是你见证只有安拉是应受崇拜的,见证穆罕默德是安拉的使者,你礼拜,缴纳天课,你封莱麦丹月的斋戒,如果你交通方便,能力充实的时候,你朝觐安拉的房子。他说,你说得太对啦!--(摘译之塔志圣训第一册24页)

使者在阐述真主布置给人类的前四项功课:即人们熟知的念、礼、斋、课,没有附加先决条件,好有要求人类不打折扣地,没有任何借口,和理由地去履行,去遵守;但在布置最后的一项功课的时候,却有缓和之意,附加了:因尼阿抬托阿太,一来西.赛比里…意思是说,如果你有能力前往的话…或者译为: “当交通便利,能力充足的时候,你要去朝觐真主的房子。”很显然,他已经明说这项功课的难度大,只有有能力的人才能完成…

崇高的真主说: “哈吉是众所周知的几个月份,凡是决意在此期间朝觐的人,不可妄言,不可犯罪,不可争执。你们准备盘缠,最佳的盘缠是对(安拉的)敬畏。有心的人们啊!你们当敬畏我。”

----《古兰经》第二章197节

真主的言语太优美了,太美妙啦!

通过细读经典明文,我们能够揣摩出来的信息是这样的:真主叮咛决定朝哈吉的人们,需要准备的不单单是物质的盘费,更需要超越物质基础之上的那坚定的信念,更多的是需要储蓄对安拉虔诚与敬畏,积攒美德,让自己的道德升华,这才是准哈吉们的精神盘费。

安拉至知!

在过去,凡是朝过觐的哈吉,生活中倍受尊重,很小很小的时候,见到哈吉,象见到阿訇一样尊重,甚至,比见到阿訇还要尊重三分。因为在中国这个地域,这样一个特殊的环境里,生活又那么困难,能够朝觐的人,一定非常不简单。这不仅仅是因为哈吉是五功完满的人,最最重要的是因为在整个朝觐过程中,布满千辛万苦,困难重重。比如:路途遥远非常现实。中国距离天房-- ‘卡尔白’有千万里,再加上当时的交通落后、不便利,需要先骑牲口,再坐船,再经过千山万水,万水千山,才能到达最终的目的地。由于走得过慢,决定朝觐的人,斋月刚刚结束,就得启程,一直到了大朝的时间,才勉勉强强到达。整整走俩多月,回来还需要俩多月,来来回回的需要小半年的时间……我们说这些,还是比较靠近现代光阴的事儿,也就是说,骑牲口,坐轮船,坐汽车…去朝哈吉的情况,是指解放以后,或者更往后的状况。那以前呢?!清朝,中华民国到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这个中间的哈吉,那更难啦…我们可以想象一下,没有汽车,没有火车,全靠牲口或者徒步行走…翻山越岭的爬山涉水 的那能不难吗?!更有甚者,恐怕必须抱有“壮士一去兮不复还。”的情怀。

那些决定朝哈吉的先辈们,是决心拿自己宝贵的生命来履行安拉的命令,是举义用生命完成安拉布置最后的一项功修,这不仅仅是拥有财帛的事儿。

可想而知,先辈的哈吉们,是怎样遵循真主和他使者的教导,是带着沉甸甸的虔诚,走向真主的。

就是因为这些,朝哈吉回来的人,在过去的中国这片土地上面,非常受到尊重,非常受到爱戴和敬仰。

令人尊重的不是他富裕,而是他那为了自己的信念,为了完成安拉为人类布置的功课,不折不挠的坚强意志,是他对不可预知的艰险,表现出来的大无畏的气概和勇气。令人尊重的是先辈哈吉们的魄力,是为了安拉,无畏牺牲自己今生今世上的一切的那种执着精神,这种精神,就是先辈们的朝觐精神。

相对而言,如今的哈吉‘轻松’多了,举义朝觐,申请报名,交上钱,飞过去,又飞回来。花费在路上的时间,和精力,与先辈们付出的努力不成比例。说是‘轻松’仅仅是相对而言。事实上,现代哈吉也有现在哈吉的困难,恕不赘言。

纵然这样,不能因为‘轻松’,而不应受到尊重。如今的哈吉,一样应该受到尊重,他们一样是英雄。只要他们抱着先辈们那样的虔诚前去的,他们的嘟啊一样得到安拉的悦纳,他们一样是教门上的勇士,他们一样是五功的完美者,一样获得安拉的赏赐,一样像先辈们那样,来来回回都在安拉的护佑之下,都是真主的外宾,朝觐归来,他们一样宛如初出生的婴儿,完璧无瑕,纯洁无污。

他们的轻松是安拉的特慈,是安拉的赐福。

安拉对人们的考验是不一样的。

如果仅从拥有的财帛宽裕度而言,现在有经济能力的人太多了,能够朝觐的人太多了,都是真主的慈悯与恩惠。可就现实看来,真正去朝觐的人并不多。

人们喜欢置买多余的房产,喜欢做各种各样五花八门的投资;喜欢花钱外出旅游,游山玩水;喜欢购买奢侈品,甚至去吃喝嫖赌…而且是一掷千金,可是愿意花钱履行安拉为世人制定功课的人又有多少呢?!

就凭这些,现实生活中的任何一位哈吉,理应受到尊重,理应受到爱戴。毕竟现在社会腐化,毕竟世风日下人心不古啊!在这样一个社会生活中,能够出污泥而不染,一心向善,走向安拉的康庄大道上,走向安拉的房子,走向安拉,就是伊斯兰英雄,就是教门勇士,就是一个善良纯洁的人,就是一个道德高尚的人,就是应受尊重的人。

但是,朝觐归来并非意味着五功完满,万事大吉了。

对于我们来说,朝觐天房不仅是去圆满了五功,更是亲自去体验伊玛尼,体验伊斯俩目教门。

没有能力旅行到天房的我们,对于教门的认知,多是靠听,和读而获得,更多的是用心灵体验,靠意志坚定信念,这种认知多靠感悟出来,在脑海里呈现的是个轮廓的概念。朝觐者就不一样了,朝觐是真真切切地前去体验伊斯俩目教门。我们可以举例说明这一点,例如,每当礼拜,我们都要朝向天房卡尔白,如果不去朝觐,绝对看不到卡尔白的本体,更不用说触摸了。

中国人讲究,耳听为虚眼见为实。不亲眼的见,心理面有虚虚的感觉。不然的话,先知易卜拉欣麦也不会祈求安拉,希望能够亲眼看看,安拉是怎样复活死物的。

 “当时,易卜拉欣说:我的养主啊!求你让我亲眼看看,你是怎样复活死物的。主说:难道你不归信吗?!易卜拉欣麦说:决不是!但,我想让我的心(更加)坚定!”---《古兰经》第2章260节

朝觐者,通过朝觐天房,通过虔诚地完美了朝觐中每一项功课,痛痛快快地、淋漓地体验了一把教门,就意味着他们的心理应比以前更坚定。

朝觐者亲眼看到了真主的房子--卡尔白,可以反复巡游它(游转天房),可以用手触摸它,用心感受它,可以亲吻安拉所赐福的使者--穆罕默德亲手安放在天房一角上面的玄石,小住了人祖阿丹夫妇相见的阿拉法特山,在易卜拉欣站立处,礼了拜,到圣寺礼了拜,拜访了使者的坟茔,并给他道了瑟兰;参观圣先知和他的弟子们曾经的战场…好羡慕他们呐!他们走进天地之中心,他们走进人类的发源地,通过瞻仰先贤们遗留下的古迹,可以直接穿越人类的整个历史,游历有史以来的先知故土,可以幻想着与脚下的可爱的令人尊敬的历代圣先知们,圣门弟子们,圣贤们握手,交流…

还有无限震撼心灵的百万人同时拜主赞主,高声诵念过:主啊!响应你的号召,我来了!我来了…那赞主的声浪,那肃穆虔诚的氛围,仿佛穿越到后世复生日立起,正与善良者,廉洁者为伍,接受崇伟安拉的检阅…

经过了这一切的一切,朝觐者的心就像是先知易卜拉欣麦亲眼看到安拉复活死物以后一样,我们有理由相信,朝觐者信仰安拉的心无比坚定。

对于中国穆斯林来说,麦加就是伊玛尼的加油站,麦地那就是信仰的充电庄。

但朝觐归来,不是王者归来,不应有凯旋而归的姿态,而应是虔诚者更加敬畏,温和者更加谦下,行善者更加努力,廉洁者更为谨慎,差错者应该痛改前非,重新做人…朝觐归来,内心深处要保持清醒的头脑,心态更趋于应有的平淡,无论别人怎样看我,如何抬举我,以前的荣誉,以前的成绩,一切的一切,全部归零。

朝觐是个转折点,是行在教门道路上的新起点。朝觐者归来,需要的是挤出更多的时间,腾出更多的精力,传递哈吉精神,要将自己在朝觐过程中补充到的电力,获得的正能量发挥出来,投入到宣传教门中去。要用自己的语言,督促我们的家属,劝导我们的亲戚,我们的朋友抓紧教门,用自己切实的行为,自己的形象影响我们身边的每一个兄弟,向社会的每一个角落儿输出自己的正能量。

我想,这才是真正的哈吉精神!

我们需要哈吉精神!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1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