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尔科姆•X:来自麦加的信

在踏上这片古老又神圣的土地之前,我此生从未见识过如此真挚的款待以及如此强烈的兄弟情谊,不分肤色,不分种族。这片土地,是亚伯拉罕(伊布拉欣)的故乡,是先知穆罕默德(愿主福安之)的故乡,也是《圣经》中所有其他先知的故乡。我根本无法用语言形容过去的这一周,我完完全全折服于周围不同肤色的人们所展示出来的那种和蔼与亲切。

在安拉的恩典之下,我造访了圣城麦加。在一位名叫穆罕默德的年轻志愿者指引下,我巡游了天房七次,我饮用了渗渗泉水,在赛法和麦尔卧间奔走七次,在米纳古城礼了拜,也在阿拉法特山礼了拜……

这里有数以万计的朝觐者,他们来自全球各地,他们有着各种不同的肤色,有蓝眼金发的欧洲人,也有黑皮肤的非洲人。我们所有人都履行相同的宗教功修,展示着团结精神与手足情,而我在美国的种种遭遇已让我坚信,白人与非白人之间不可能存在这些东西。

美国需要理解伊斯兰,因为伊斯兰是唯一一个种族问题的宗教。在我行走于穆斯林世界的旅途中,我遇见了很多被美国认为属于“白人”的人,我与他们交谈,甚至与他们一起用餐。伊斯兰消除了他们的“白人”观念,在此之前,我从未见过不同肤色的人能够如此真挚的践行手足情谊,他们根本不考虑自己的肤色!

或许,我的话会让你感到震惊,可是,我在此次朝觐过程中所看到的、所经历的一切,已经迫使我重构我之前的思考模式,也迫使了摒弃之前的某些看法。于我而言,这不算太难,虽然我是一个立场非常坚定的人,但是,我也是一个努力直面现实的人,当我拥有某种新经历与新认知时,我总会接受现实。自始至终,我一直都持有开放的思想,我需要灵活的开放性思维——要想追寻真理,前者是不可或缺的。

在过去的十一天内,我与其他穆斯林一起在同一个餐盘用餐,用同一个水杯喝水,在同一张床上(或毯子)上休憩,一起叩拜同一个主宰。那些“白人”穆斯林拥有最蓝的眼睛、最黄的头发、最白的皮肤,他们言行举止给我的感受,与尼日利亚、苏丹、加纳等地非洲穆斯林身上所散发出的真挚一模一样。

的确,众生平等,因为这些“白人”穆斯林对造物主的信仰已经剔除了他们的的白人观念,他们的言行举止中也没有任何“白人”态度。

从中,我能看到一点:如果美国人能够接受造物主的独一性,那么,他们或许也会接受不同个体的独一性,或许,他们不会再因“肤色不同”而去衡量、妨碍或伤害他人。

种族主义在美国的肆虐就如同无医可治的癌症,所谓的“白人基督徒”应当更容易接受这个能够解决此恶疾的方法。或许,它能够在即将到来的灾难中拯救美国,这个灾难,就是导致德国灭亡的种族主义。

我在圣地度过的分分秒秒都让我拥有更加强烈的灵性远见,让我看清美国白人与黑人之间到底有何纠葛。我们无权怪罪美国黑人对种族主义的仇视,这种仇视只不过是他们对美国白人逾四百多年种族歧视的正常反应。但是,种族主义正在将美国引上一条不归路,我的亲身经历让我坚信,接受大学教育的白人年轻一代将看到印刻在墙上的手迹,他们很多人都会转向真理。这,是击退美国种族主义灾难的唯一方法。

我此生从未有过如此荣耀,我从未感觉如此谦卑。谁会相信,诸多恩典竟然会降临到一个美国黑人身上?几天前,一位联合国外交官兼大使——美国人眼中的“白人”、君王之友,让我住他的套房,让我使用他睡过的床……我万万没想到,甚至从未梦到过我竟然会成为如此尊贵的客人!在美国,这种荣耀只会属于至高无上的君王,绝非所谓的黑人。

一切赞颂,全归真主,众世界的主。

哈吉 马力克•沙巴兹(马尔科姆•X)

书于1964年4月

http://www.islamicity.org/6279/malcolm-x-the-pilgrimage-to-makkah/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1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