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赫吴萨麦:启示的解读需要正确的指导方针

今天的这个吉庆的主麻(公元2015年10月30日)注定将是艾大中国鲁瓦格经堂满月以来的一个最为重要的日子:期待已久的吴萨麦·艾资哈里长老终于如期应邀而至。

还是气定神闲的步履,炯炯有神的目光,和蔼可亲的微笑,一切都是天然雕成,如一股清泉汩汩外涌,给在炎炎夏日,饥渴如你我般的路人,带来一股不可抵御的清凉。

随后一小时零四十分钟的讲座,更让我们如沐春风,跟随着他清晰的逻辑,活跃的思路,不断峰回路转,饱览伊斯兰思想史上的峰峦叠嶂,厘清其中的重大事件问题。伴随着清凉可口、沁人心脾的开怀痛饮后,刹那间又令我们生出几分意犹未尽之感。

神交久已!今日才见,真如高山仰止,慨叹未曾早日相识,相交,实在是相见恨晚矣!

人生的短促而漫长旅途中,遇名师而传道授业,解惑,这不啻是人生之最大幸事。吉庆的主麻讲座,仿佛就在这个历史的节点上灿然而至,让如我一般,一直在人生旅途中磕磕绊绊,不知所终的人生过客,在沉沉暗夜的摸索中,赫然见到真主引路的明灯就在你的前面,如熊熊燃烧的火炬,指引世人前行的路径。

师者,传道,授业解惑也。

一切都在以看似例行,但却发自内心的良好祈愿和祝福的赞主赞圣词中开始了!他对中国艾大学子期冀之高,是如此真诚而又令人振奋!恳切的言辞早已催促至仁们同至仁的主宰立下了一个不悔的盟约。

在言辞简约而真诚的祝福后,吴萨麦长老便以自问自答形式直奔讲座主题:穆圣归真后给圣门弟子们留下了两件重要的遗产(قد  ورث النبي صلي الله علي و آله وسلم أصحاب جملة أمور، مما يرجع  إلي مقامالبلاغ عن الله ، منها أمران عظيمان جليلان وهما نصوص الوحيين ، و مناهج  فهم الوحيين.),让圣门弟子务必传达给世人,而这两件重要的遗产便是:

1、古兰圣训的启示明文(نصوص الوحيين الشريفين)

2、理解天启的指导方针(مناهج  فهم الوحيين)

一问一答中,同学们思路很快就进入求知的临界状态。吴萨麦长老随后信手沾来的证据,更是让学子们由衷地感到伊斯兰经学的博大精深,源远流长,根深蒂固而枝繁叶茂。

学子的们的思路也刹那间回到了穆圣时代。圣门弟子们专心背记启示明文,并以此为荣;以此作信仰的见证;以此获致真主的引导。无论是古兰还是圣训的启示明文,都被他们虔心铭记,如雨露般沁入他们的身心,滋养着他们的心灵,入木三分地铭刻在他们的记忆中,捍卫其不受丝毫的增删,不受丝毫的篡改。他们日夜诵读,无丝毫懈怠,古兰和圣训的启示早已经融入他们的身体,成为他们的灵与肉。

而理解这两大天启的指导方针,则由穆圣亲身执教,在麦地那近十年间,谆谆教导,循循善诱,让圣门弟子们真切地注意到,该当如何去理解天启明文;去认知其中蕴含的真谛与真义;去让圣门弟子们注意到,务必将启示明文相互印证、相互映照地来加以全面的理解,以及如何将概述的经文追溯到其受限的经文;将泛指的经文追溯其受特指的经文(  يرد مطلق الآية إلي مقيدها، و عامها إلي خاصها );如何认知革止的经文和被革止的经文(الناسخة والمنسوخة);如何理解经文的证据;剖析其中的微言大义;如何认知经文的宗旨与目的,以及核心的指导与教诲;如何从经文中推演出教法律例,最终让圣门弟子的理解,能够浸润到经文中所蕴含的精义,彰显经文结构微言而精深切要的义理。

这些都是对来自于真主的天启,全美而完备的传达与阐释。因为穆斯林这个稳麦,要想肩负对正道根深本固的传达;承担起传承最后封印宗教的重担;开启教门知识的宝藏;剖析其中蕴含的精义,那么惟有依赖穆圣所教导,所遗留给圣门弟子的,正确理解启示明文的指导方针,以及剖析经训真义的方式方法。

凡是真切的诵读《布哈里圣训实录》的人,必定可以从这部圣训宝典中找到大量的圣训,以活生生的事例,告诉我们穆圣所教导的,正确理解启示的指导方针;随处可见穆圣如何阐幽明微地将概论的经文,追溯到受限的经文;随处可见如何让圣门弟子们注意到伊斯兰立法的宗旨,认知启示结构中精深切要的义理。

穆圣的教诲以如此完美的形式,交付给了圣门弟子这一代伊斯兰先贤们,由他们传承下了源自穆圣的伊斯兰各科学问、认知方法、道德指导、经典事例和历史经验。可以这么说,圣门弟子的知识源于伊斯兰的认知的基本范式。这一范式由穆圣所教诲,而彰显于他们的信仰生活中,他们的管理方法上,他们的学术研究的指导方针中。

吴萨麦长老随即简明扼要地举例说:真主说“确信真主,而未以不义混淆其信德的人,不畏惧刑罚,而且是遵循正道的。”(6:82)这段经文下降时,圣门弟子们倍感烦难,不解,他们说:“真主的使者啊!我们中谁没做过不义之事?”大家或多或少都做过不义的事情,那么是不是我们都要遭受刑罚,是不是我们没有遵循正道呢?

穆圣的回答解开了圣门弟子们的疑惑。穆圣说:“事实并非如你们所说的那样,未以不义混淆其信德中的‘不义’,指的是以物配主。难道你们没有听到鲁格曼对其儿子的嘱咐吗?‘我的小子啊!你不要以物配主。以物配主,确是重大的不义。’(31:13)

浅显易懂的实例,让广大学子们很快便领悟到了穆圣如何教导圣门弟子将启示明文务必相互印证、相互映照,追溯其受限和特指的经文而参照理解的指导方针,顿时让大家有一种醍醐灌顶,豁然开朗的兴奋。

吴萨麦长老随即反问,圣门弟子们作为伊斯兰最优秀,最通晓启示语言之人,他们尚且在理解一些经训明文时会产生疑惑与不解,那么,远离启示降示时代的我们,尤其是我们这个时代的青年人们,如果缺乏正确理解启示的指导方针,那么,他们的疑惑必定会更多,错误的理解也将不断出现。

也正因为如此,历代伊斯兰的学者们将穆圣所遗留下的这一指导方针,汇集整理,著述阐释,最终构建了一门独立的学问——教法原理学(伊斯兰法哲学),并在历代学者的手中不断完善,推陈出新,成为解读经训明文不可或缺的一门伊斯兰学问。

类似教法原理学的各门伊斯兰学科,自圣门弟子时代不断被充实、发展、完备,逐步地构建出相互独立伊斯兰各科知识,并在伊斯兰世界各地创建了传承这些学科的学校、清真寺、大学。

艾资哈尔是这些众多学校中的一所,传承千年而不变,凭借真主的意欲和穆圣所遗留下的坚实而严谨的学术指导方针,艾资哈尔千年如一个容器,忠诚守护者伊斯兰的各门传承的学科,并以谨严的学术培养了大批学识渊博的学者,一代一代,绵延不绝地传承,结出累累硕果,成为伊斯兰各国学者心向往之的学术殿堂。

但是,这并不意味着艾资哈尔了垄断对启示明文的注释权,或者说艾资哈尔将伊斯兰知识局限自身而排斥他人。不然,事实上,这件事归根结底是学术思想指导方针的问题,是谁遵循了穆圣所遗留下的精深而厚重的学术方法的问题。

艾资哈尔传承了这个学术方法,并将其编写成书,供后人学习和研究。不仅如此,除了艾资哈尔外,其他的正统的伊斯兰学校,如利比亚的奥斯曼学校、突尼斯的宰桐大学,摩洛哥菲斯的凯鲁万大学,大马士革的吴麦耶清真寺,伊斯坦布尔的法提哈清真寺,哈达拉毛特的各所书院、西非香葛堂的讲习所、苏丹的麦萨伊德学校,以及在马来西亚、印度、伊拉克和非洲腹地等等,那些在伊斯兰各国,一直坚持正统的学术传承的学校。先知对后人的担忧及其现实意义。

穆圣所担忧的一类人。

这时,吴萨麦长老话锋一转,明确指出穆圣担心一个,这个人的发展有三个阶段,

第一阶段:真主赏赐了他古兰经,

他坚持诵读古兰经,以至于脸上充满了古兰的光亮。

他援助伊斯兰,热心教门事务,

第二阶段:他片面理解经文的含义,

第三阶段:他拿着刀剑指向邻居,妄言邻居以物配主。”

这个人之所以令穆圣感到担忧,其原因是他仅仅光继承了启示的背记,但是却没有继承穆圣遗留下的正确理解启示的指导方针。于是,他本人也从第一阶段——虔信者(متدين),转变为第二阶段——激进者(متطرف),再转变为第三个阶段——妄断他人者(تكفيري)。再转变为第四个阶段——杀戮无辜者(قاتل)

而这个虔信者,虽然背记了真主的启示,甚至获得诵读和背记启示的光亮,但是由于他缺失了正确理解启示指导方针,而由第一阶段的虔信者走到了第二阶段,片面理解经训的含义,改变了启示本身的真义,并最终拿着刀剑指向邻居,妄言邻居以物配主。

而历代激进者和极端思潮的受害者,他们无不经历这三个阶段,走到了杀戮无辜的,以他们的行径抹黑伊斯兰的最终极端。从历史上哈瓦利吉到今天充斥于伊斯兰的世界的各种极端组织和思潮,一直到今天的达阿希。

而对穆圣所担忧的这类的医治,在历史上有圣门弟子伊本·阿巴斯,他在征求了阿里大贤后,只身独闯哈瓦利吉派的阵营,以伊斯兰真知机智地同他们辩论。

整个辩论过程,不断彰显出圣门弟子伊本·阿巴斯对先知所遗留的两件重要的事务的继承和掌握。明确指出:哈瓦利吉派他们虽然背记了启示,但是由于缺失了穆圣所遗留下的指导方针,而从虔信者转变为了激进者;有激进者再转变为妄断他人者(他们妄断阿里大贤是隐眛者),并最终走到杀戮无辜穆斯林的阶段。

吴萨麦长老最后概括说:历代激进和极端思潮,他们最终走到的阶段都是将无辜的穆斯林妄断为不信道者,并将刀剑指向穆斯林。翻看历史书籍,这一点是毋庸置疑的一个不争的事实。依靠穆圣所遗留的教诲,厘清了这些重大思想问题,让我们对当下的肆意泛滥的各种极端思潮有了一个清醒的认识。

自从在真主冥冥中的佑助下,选定伊斯兰为人生正道之后,相信许多人也如我这个人生过客一般,经历着衣带渐宽终不悔,为伊消得人憔悴的苦涩与坚持;品尝着众里寻他千百度的困惑、茫然、踯躅徘徊,不知所终的窘境;期盼着在灯火阑珊处的彻悟和灵犀点拨,然而这样的人生佳境怎会轻易而至呢。真主说:“众人以为他们得自由地说:‘我们已信道了’而不受考验吗?”(29:2)

或许,这个考验对于如你我般人生的过客来说,便是寻找旅途中能够照亮我们的火炬。

这次讲座得到的广大中国学子的支持,尤其值得一提的是,七区中心的老学长们在百忙之中抽空赶到鲁瓦格经堂,除了听课外,还帮助组织,有效安排,玉成美事,求主加倍地回赐他们以及所有艾大中国学子。

艾大学子穆斯塔法

2015/10/31

开罗

【原标题:启示的解读需要正确的指导方针——谢赫吴萨麦主麻讲课随笔】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1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