穆斯林医生和学者们奠定了欧洲医学的根基

曾几何时,伊斯兰文明引领着世界文明与科学的潮流。中世纪的伊斯兰世界,位于世界文明的尖端地带。在长达700多年的历史中,自然科学和人文科学非常发达,为人类文明作出了卓越贡献。

由于伊斯兰世界处于欧亚非大陆的交接地带,伊斯兰文明自然就成了沟通东西方文明的中转站,且本身以其特有的多元文化给世界文明留下了不可泯灭的印记。中国古代的四大发明指南针、造纸术、印刷术和火药,就是在中世纪通过伊斯兰文明传入欧洲的。

美国著名东方学家和教育家菲利普•希提(Philip Hitti)指出:“在九至十二世纪之间,用阿拉伯语写成的著作,包括哲学、医学、历史、宗教、天文和地理等方面的各种著作,比较其它任何语言写成的还要多。”

伊斯兰世界的数学家花拉子密,伊本•西那,阿拉伯化学之父贾比尔•本•哈扬等人的科学著作,在十二世纪以后逐渐被译成拉丁文或欧洲其它文字,这些书籍大都被采用为大学的专科教材,有的应用时间长达五百年之久,直到十八世纪,伊本•西那的某些作品仍然是大学的应用教材。

伊斯兰世界的这些知识成果滋育了后来西欧的几代人。恩格斯对此深刻地评论道:“阿拉伯人留传下十进制、代数学的发端、现代的数学和炼金术;而基督教在中世纪什么也没留下。”

伊斯兰传统医学及其相关学科,如药物学、养生学、外科手术等,从希腊、埃及、波斯和印度的医学中吸收了丰富的养份,继而发展成门类齐全、历史悠久、影响广泛的传统医学体系。早在一千多年以前,伊斯兰世界就建立了不少医院。彼时的伊斯兰世界,穆斯林医生的医术无比高明,穆斯林医学蜚声世界,穆斯林医师在医学实验与临床医学方面都做出了突出的贡献。

我们甚至可以说,伊斯兰文明缔造了西方文明的根基。然而,很多人却对此不以为然,他们偏执地笃信,伊斯兰文明永远都是落后于封建的代名词,他们敌视伊斯兰,无视伊斯兰的真理与伟大。

伊斯兰发展初期,当伊斯兰文明从阿拉伯半岛传播至叙利亚、埃及、伊朗等地,与诸多当地文明融合,取其精华去其糟粕,缔造出属于伊斯兰文明的诸多尖端学科。

阿拉伯学者们翻译了大量古希腊、古希腊语语、古代伊朗语系巴拉维语、梵语等语言体系中的科学、医学、文学、哲学、天文学、物理学、化学等各类学科巨著。在这场大型文献翻译工程中,举世闻名的“智慧屋”应运而生。智慧屋以及翻译运动,让阿拉伯语成为当时全球最为重要的科学语言。历史学家指出,倘若当时的穆斯林领导人及学者没有进行这场翻译运动,世界闻名中的很多精华都将永不见天日。

在整理、融合不同文明的过程中,穆斯林学者不断推动伊斯兰文明的发展与壮大,逐步将伊斯兰文明推向世界闻名的前沿。穆斯林学者们率先开发的诸多尖端科学,依旧被当今世界所广泛使用,譬如蒸馏、结晶、酒精消毒等。

历史上的穆斯林学者们也是欧洲医学根基的缔造者。伊斯兰文明传入欧洲之前,欧洲地区的人们只是通过神父或宗教神学人员去解决医疗问题,他们并不拥有正规或完整的医疗体系或方法。而彼时的伊斯兰世界,穆斯林修建了大量医院,这些医院不仅是医疗救治中心,更是设备齐全的医学院。现代医学体系中很多方面依旧沿用中世纪穆斯林医学家开发的技术与方法,诸如隔离病房、个人消毒、集中消毒、病例、医疗记录、药房等。

十三世纪著名阿拉伯医学家伊本•西那(Ibn Sina)被誉为一代“医圣”,他的《治疗之书》被翻译成许多国家的文字而广为传布。伊本•西那的医学贡献之一,就是他对心血管循环系统中肺循环的详尽描述,而这一发现,也比被誉为近代生理学之父的威廉•哈维(William Harvey)早近三百年。

公元10世纪的著名医学家嘎西姆•扎哈拉维(Abul Qasim al Zahrawi)出生在穆斯林治理下的西班牙,他被誉为“外科学之父”。扎哈拉维的《医学手册》是一部集其数十年医学知识与经验的著作,包括30篇的内容,涵盖大量临床问题,适用于执业医生与医学生。这部著作附有历史上最早的外科器械插图与文字说明,而且数量相当丰富,这些精致的插图与文字说明使其极具学术价值。他还把外科治疗划分成几个部分,例如烧灼术、手术切除、放血疗法与接骨术。12世纪,《医学手册》的外科部分被翻译成拉丁语,并且在1497-1544年之间至少再版10次之多。从12至15-16世纪,几乎欧洲所有的医学家编撰的外科教科书无不参考或引用扎哈拉维原书的译本。

伊本•拉齐(Al-Razi)的《论天花和麻疹》更是被誉为传世巨著,直至19世纪,欧洲地区依旧在使用他的著作。

14世纪中席卷整个欧洲被称之为“黑死病”的鼠疫大爆发,这场瘟疫在短短六年时间里里,夺走了2500万欧洲人的生命,占当时欧洲总人口的三分之一,甚至一定程度上改变了欧洲历史的走向。

由于当时中世纪欧洲落后的医学,人们对于这场瘟疫的来源,也是一个循序渐进的认识过程。与传说中的欧洲“黑暗的中世纪”形成鲜明对比,同时期的伊斯兰世界却处于黄金时代,医学可谓人才辈出。黑死病泛滥同时期,生活在安达卢西亚穆斯林医学家伊本•哈提马(Ibn Khatima)与伊本•海提布(Ibn al Khatib)明确指出,黑死病传染途径是“被污染的实体”。几个世纪之后,微生物学奠基人巴斯德才最终推翻了之前对于黑死病传染途径的所有错误假设,承认上述两位穆斯林医学家的伟大与正确性,最终有了我们今天的微生物学,而这两位安达卢西亚科学家也被认为提出了微生物学理论的雏形。

除了开创了眼科,设立第一所医学院等之外,就连血液小循环理论等这些在欧洲具有划时代意义的医学理论,都能在阿拉伯人的研究中找到源头。

遗憾的是,灿烂的伊斯兰文明到了近代,在欧洲列强的殖民主义扩张侵略政策下,开始暗淡失色了。

在过去的六百多年间,伊斯兰文明逐渐与世界文明脱轨,曾经引领世界闻名潮流的伊斯兰文明,被打上落后的标签。伊斯兰文明与西方文明的地位,也发生了互换。

直至今日,学术界依旧在探讨导致伊斯兰文明衰落的深层因素。虽然我们对伊斯兰科技文明的尴尬境遇感到痛心和惋惜,但我们必须承认,历史上光辉的伊斯兰文明曾推动过世界的前进,伊斯兰文明对世界文明的贡献是无法估量的。

-------------      

编辑:叶哈雅

出处:NCBI

原文:How Islam changed medicine

链接:https://www.ncbi.nlm.nih.gov/pmc/articles/PMC1322233/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1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