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斯兰对人与自然界定的四个基本原则

人类总是迫切地追求“发展”与“进步”,我们甚至忘却了我们所赖以生存的地球是极其脆弱的,我们忘却了地球的自然资源也是有限的。而伊斯兰信仰恰好给我们提供了一个理解自然秩序的机会,伊斯兰帮我们定义了人类在自然界的责任与义务。在伊斯兰看来,对人类本性的界定有四个基本原则:认主独一、顺从天性、公平、代治。

首先是“Tawheed”,即认主独一,它是伊斯兰信仰的根基,它意味着一切被造物都属于对“认主独一”的见证,也代表着造物主早已完美了大自然的秩序,而人类也正是大自然中的固有组成部分。

清高的真主在古兰经中说:“你说:他是真主,是独一的主,真主是万物所仰赖的。”「112:1-2」

真主还说:“他的一种迹象是:天地依他的意志而坚定,当他对长眠地下的你们叫唤一声的时候,你们立刻就出来了。”「30:25」

世间万物都源自独一的造物主,不论是多么复杂的物体,万物都在一个稳定的秩序之内运行。古兰经中另外一节经文将天与地描述为造物主的宝座,从而指出世间万物与造化都是统一的整体。包括人类在内的世间万物都有着属于他自身的责任与义务,同时,每一个被造物都是彼此的支撑,都起着相互扶持的作用。

其次是“Fitra”,即造化的本质与本性。这其中也包括我们人类,至于人类,它指的就是人的天性。真主在古兰经中说:“不义者,无知地顺从自己的私欲。真主使之迷误的人,谁能引导他呢?他们绝没有援助者。”「30:29」

人类本身就是真主的造化,因此,人类也必须如其他所有被造物一样遵守真主的禁令。不论是谁,都无法改变真主对这个世界的造化。因此,我们甚至可以将“全球变暖”视为地球对人类违法真主禁令、亵渎大自然的抗议,视为真主对我们的惩罚。

再次是“Mizan”。这个词本意是指“秤量”“衡量”,这里,它指的是公平与公正。真主在古兰经中明确指出:“至仁主曾教授古兰经,他创造了人,并教人修辞。日月是依定数而运行的,草木是顺从他的意旨的,他曾将天升起,他曾规定公平,以免你们用称不公。你们应当秉公地仅守衡度,你们不要使所称之物份量不足。他为众生而将大地放下。大地上有水果,和有花篦的海枣,与有秆的五谷和香草。”「55:1-12」

真主在造化万物时特意赐予了人类理性思考的能力,真主使人类有能力去理解世间万物,而世间万物都有着它相应的秩序与目的。倘若太阳、月亮、星辰、树木或者任何被造物不再按照造物主前定的自然秩序去运行,倘若它们不再“依定数而运行”,地球上的生命也就不可能继续存活,不可能正常运作。因此,我们就要时刻提醒自己,提醒自己不要有意无意地否认真主的恩典,我们必须有意识地认知世间万物的运行秩序——这么做不光是为了我们自己,也是为了世间万物与造化。

最后是“Khalifa”,即哈里发,它指的是“管理”“代治”,它是真主赋予人类的神圣职责。古兰经中有很多节经文都提到了人类的义务与职责,比如下面这节经文就精确定义了人类在大自然中的角色所在:“他以你们为大地的代治者,并使你们中的一部分人超越另一部分人若干级,以便他考验你们如何享受他赏赐你们的恩典。你的主确是刑罚神速的,他确是至赦的,确是至慈的。”「6:165」

真主在造化万物时赋予了人类特殊的地位,真主不仅让我们成为地球的朋友,更让我们成为他的代理人,让我们代治这个地球。虽然我们和世间万物都是平等的关系,但是,我们也有一些额外的职责,我们和地球之间没有任何所属关系,我们并不是它的主宰或主人。

我们可以从上述四个基本原则中推断出一个道理:虽然世间万物都极其复杂,虽然地球上的资源也是有限的,但是,每一个机体都在按照至仁主的前定有规律的运行着,它们都遵循着造物主的意愿,因此,人类也不应该有任何例外。代表造物主治理大地是人类的职责所在,然而,人类是唯一具有理性思维能力的被造物,因此,人类本身也具有影响其他被造物的能力。安拉赋予人类的额外职责要求我们要注意自己的所作所为,要求我们行事要有度,同时也要求我们应当意识到人类自身的脆弱性。因此,人类只有完全遵从造物主的禁令才能扮演好“代治者”的角色。

其实,不论是在哪个时代,不论那个时代的人类属于改革派还是保守派、无知者还是知识分子、小团体还是大帝国、野蛮部落还是文明社会,人类对于大自然的不理性开发并不是亘古存在的。虽然我们只有意识到造物主的伟大才能认知到大自然的秩序与属性,但是,人类本身就有能力依据自己的天性而活,这本就是事实,因此,人类曲解自己与大自然的关系也在所难免。

无疑,作为代治者的我们早已遗忘了造物主所规定的界限。究其原因,我们会发现,发生于十六、十七世纪欧洲地区的两起大事件使得人类彻底摒弃了我们一直赖以生存的自然法则。首先,是笛卡尔(Cartesian)所提出的世界观,他提出了所谓的“二元论”,他认为我们应当把灵魂与肉体相分离,认为科学的发展只能单纯依靠机械化来完成。笛卡尔提出的怀疑论彻底抛弃了经过历史沉淀的智慧,转而为世人播下了对万事万物都保持怀疑态度的种子。从此以后,人类开始自我崇拜,用笛卡尔自己的话来说,人类变为了“世间万物的主宰”,至此,人类给自己找了一个冠冕堂皇的理由去掠夺自然资源。

其次,是诞生于同时代的银行与金融系统。在伊斯兰看来,现代银行体系从本质上破坏了人类本性中的公平法则,因为他们不仅给我们带来了利息,同时,他们运作银行的方式也基于虚拟的金融体系,而这也制造了一种经济繁荣的假象,可是事实上,银行系统只不过是以寄生的方式催生着自身的财富。

其实,生活在“前笛卡尔时代”(即人类尚未认为人与自然之间有所属关系,尚未认为人类有权肆意掠夺自然资源的时代)的人们与如今的我们并无大异,他们与我们一样拥有一切正面以及负面的人类属性,但是,他们却懂得把一切负面属性限定在有序的自然法则之内,他们并没有过度地开发或掠夺自然资源,因为他们遵守着源自于造物主的自然法则,因此,彼时的大自然依旧有能力在其内部完成生物降解。

在“前笛卡尔时代”,虽然人们依旧很贪婪、很浪费,但是树木依旧属于可再生资源,它的存活与否、再生与否根本不需要人类的介入。那时的人们并没有给大自然带去严重的污染,也没有给大自然留下任何有毒物体甚至是核废料。相比之下,假设人类依旧能够和大自然一起存活下去,未来的考古学家们在挖掘我们这个时代文明痕迹时,肯定会遇到不少难题……

叶哈雅译自:

http://www.islamicity.org/2571/guardians-of-the-natural-order/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1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