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台-系统设置-扩展变量-手机广告位-通用顶部广告位

美国为何需要战争?

编者注:此文写于2003年4月30日,即美国入侵伊拉克之后。作者为著名历史学家、政治学家 雅克•保韦尔斯博士(Dr. Jacques Pauwels),出生于比利时,后定居加拿大。

作者简历: 1969年获比利时根特州立大学历史系博士;
1976年获约克大学(York University)历史博士;
1984年获多伦多大大学政治学硕士;
1995年获多伦多大学政治学博士。
雅克博士在加拿大安大略省多间大学讲学,包括多伦多大学、滑铁卢(Waterloo)大学及贵湖(Guelph)大学。

作者以《美国为何需要战争》为题,重点论述了美国近代史上历次战争的前因后果,以及前总统布什在任时期发动的伊拉克战争等。然而,十五年之后的今天,保韦尔斯教授提到的若干话题值得我们深思。

现今,我们亟需解答的问题是,在全球倡导和平与和谐的大环境之下,特朗普政府为何依旧需要战争?它们为何还要通过一项预算为1.2万亿的核武器项目?为什么近半个世纪以来,美国疯狂地参与全球各地武力纷争?为什么美国政府会如此执着地支持军方的大小战争计划?

这些,都是这篇文章想要解答的问题。

=================================

美国领导人似乎对战争情有独钟

所谓战争,是矛盾斗争表现的最高形式与暴力手段,它是一种集体、集团、组织、民族、派别、国家、政府互相使用暴力、攻击、杀戮等行为,使敌对双方为了达到一定的政治、经济、领土的完整性等目的而进行的武装战斗。由于触发战争的往往是政治家而非军人,因此战争亦被视为政治和外交的极端手段。

对每个有理智的正常人而言,我们都会坚决反对战争。但是,作为一名历史学家,我发现,美国领导人似乎对战争情有独钟。对此,很多学者都在不断研究,试图解开这背后的奥秘。有人认为,美国领导人之所以热衷于战争,只因为他们认为这是总统的职责所在。譬如小布什总统发动的伊拉克战争,被视为他父亲海湾战争的延续,小布什认为获得一场胜利,能够确保他成功连任美国总统。

但我不认为这样。我认为布什总统之所以发动伊拉克战争,并非出自他的个人意愿,而源自美国当时的经济体系。

美国以自由资本主义经济著称,而这一经济的根基,就是掌握巨大财富与金融势力的经济大亨。倘若没有战争,他们的财富就很难延续或累积。

美国资本主义经济的伟大之处,就在于它的无比高效,而这,恰好也是它的最大软肋。十八世纪英国的工业化革命给英国带来巨大成功, 20世纪初源自美国的自动化生产线,极大提升了美国经济的发展水平,让美国在短期内占据世纪经济的巅峰。

生产效率极大提升,必须要有消费能力的保障

然而,生产效率的极大提升,必须要有消费能力的保障。自动化革命让生产力得到巨大提升,可是,当时的美国民众并不具备足够的消费能力。如此,谁该为这些产品买单呢?怎样才能收回生产成本,进而获取更大利益呢?

这也正是美国史上大型经济危机“大萧条”爆发的根本原因,即产能大于消费、供大于求,而人民却不具备基本的购买能力。

在大䔥絛期間,紐約出現排隊輪麫包的情景

(至1933年頭,超過一千二百萬人失業,相等於當時25%的可工作人口)

美国大萧条危机的终结,归功于二战的爆发

我们必须承认,大萧条经济危机的终结,其实归功于第二次世界大战的爆发。就连时任美国总统罗斯福的仰慕者们也坦言,罗斯福总统的新经济政策并没有对经济危机起到任何实质性作用。二战的爆发,极大刺激了自动化装备的消费,虽然美国1942年才参战,但它自始至终都在为参战国提供武器装备,同时,美国政府大力支持美国军工企业加大生产。仅在1940年至1945年间,美国军费开支为1850亿美金,比战前增长了38.5%。

至此,导致美国经济大萧条的根本原因就迎刃而解——美国自动化制造业从战前的供大于求,迅速转变为供不应求,美国经济也随即再次步入欣欣向荣、一枝独秀的发展形势。

对普通美国民众而言,政府军费开支的逐年增长,其实也有诸多益处。军队装备需求及开支的增长,就意味着更多的就业机会,以及更高的工资及福利水平。二战的到来,终结了让无数美国民众陷入无尽苦难的空前经济危机,美国经济再次飞速发展,人民生活水平得到极大提升。

战争的最大受益者是军火商

然而,战争的最大受益者并非普通民众,而是军備制造及售卖商,以及与经济紧密相联的金元政治。二战期间,美国排名前两千的大公司利润总额是战前的2.5倍之多。

美国制造业如此蓬勃发展,正是因为来自政府的大量订单。各类自动化及机械化制造企业都从中获益颇丰,可是,“战争经济”的真正受益者,是那些大型的所谓“美国化公司”。据统计,二战催生的经济效益总额中,75%属于约60家超大型企业,仅就IBM公司而言,其销售额从战前的4600万骤增为1.4亿美元。

为了满足战争需求,美国制造行业将生产力发挥至最大化,纵然如此,它们依旧无法满足美国政府的战时需求。因此,战争不仅极大激活了现有的各类企业,也促生了新型企业的诞生,这些新兴企业又带来了价值220亿美元的额外经济效益。然而,出于对“大萧条”的畏惧,资本主义市场并不敢全面加大投资及生产,这时,美国政府就顺势而入,在逾2000多个军事相关项目投资逾170亿美元,资本市场随即从政府手中租用这些“国有设施”进一步发展生产。

二战结束后,美国政府决定撤出资本市场,彻底甩卖其战时投资,各大寡头遂即以低于市场价一半甚至三分之一的价格购得政府设施。

美政府如何从战争中获益

可是,美国政府到底如何从战争中获益呢?首当其冲的就是税收,它占了政府收入的45%,随后便是贷款,后者占据政府收入的55%。

战争期间,民众的工资水平虽大幅增长,但民众负债率也急剧上升。1939年,美国民众负债约30亿美元,截至1945年,民众因贷款而产生的债务已高达450亿美元。

美政府1942年颁布的《税收法案》保护工商巨头

理论而言,随着经济水平与民众工资水平的增长,民众负债率理应下降。遗憾的是,美国政府并没有利用税收去减轻民众负担。讽刺的是,美国政府1942年颁布的《税收法案》其实保护了工业巨头、商业寡头们的利益,却将沉重的赋税强加给普通工薪阶级。

美政府將举国财力投入战争,却将产生的财政负担强加民众

美国著名历史学家肖恩•丹尼斯•卡什曼(Sean Dennis Cashman)就曾直言:“政府將举国之财力投入到战争之中,却将因战争而产生的财政负担强加于普通民众身上。”

纵然如此,在高就业及高工资的诱惑之下,民众似乎被眼前利益所蒙蔽,他们似乎并没有意识到所谓“利益”及“福利”背后潜在的剥削与危机。而资本经济的既得利益者却深知战争背后的巨大经济链,美国政府也正是依靠这些既得利益的富有阶级为高额军费开支买单。换言之,政府从那些掌控了银行与金融的资本家手中取得大量借款,支付高额利息,最终给资本家带去更大利益,资本家积累了更大资本,富裕者变得越来越富裕。为了进一步收回战争成本,美国政府甚至大肆发行“战争债券”,而债券购买者,绝大多数也是普通民众。

“自由资本家”依靠战争获得巨额利润之后,随即开始拒绝接受政府对“自由市场”的干预,因为他们深知,倘若政府开始介入所谓自由市场,其资本必定会受到巨大影响,其财富也会大幅缩水。

二战给美国工业巨头重大启示

二战期间的经济繁荣,给美国工业巨头带去一个重大启示——战争,就意味着巨额利润。

换言之,在资本主义经济体系内,战争所带来的经济效益,远大于和平时期的经济发展。因此,二战之后的美国资本家及富豪们都大力支持极具美国特色的金元政治,而政客们也对它情有独钟,因为,政治家正是金元政治的最大受益者。只有依托金元政治而获取政治地位的政治家,才会进一步支持金元政治的发展,才能继续保证资本家的经济利益。

经济学家对战后经济前景的预测让政治家坐立不安

无疑,二战给美国带来了巨大经济效益,但是,随着战争的结束,这种战争经济也必定会走向尾声。经济学家对战后经济前景的预测让政治家坐立不安,因为他们深知,帮助他们摆脱经济危机的是第二次世界大战,现如今,他们又该如何刺激经济的发展?

和平年代,生产力与供求关系再次回到不平衡的状态,与此同时,退伍军人衣锦还乡,也会竭尽全力在社会中谋得一份普通工作,这意味着大量工人阶级又将再次面临失业。最终,人民购买力注定再次下降。

对有产阶级及权贵们而言,失业并非最大的问题,他们担心的,是暴利时代的终结。因此,他们必须竭尽全力避免这种情况发生,他们注定会不择手段地避开此类经济灾难。

要保住利润,美国必须不断寻找新的“敌人”

众所周知,对美国这种国家而言,军费开支一直都是积累资本、获取最大利益的绝佳手段。要想保住这种利益与利润,美国必须不断寻找新的“敌人”,向它们宣战。

苏联的兴起给了美政府最好的理由

可是,二战已经结束,美国该区哪里寻找敌人呢?此时,苏联的兴起给了他们最好的理由。须知,二战期间,美国与苏联属于盟友。很多美国历史学家都指出,苏联在二战期间遭受了巨大损失,不论在经济还是军事方面,它都不可能对美国构成任何威胁,同时,美国也并没有将苏联视为威胁。历史学家还指出,当时的苏联政府其实非常迫切地想要与美国建立友好关系,共谋发展。

须知,对苏联而言,美苏两国之间的矛盾只会有百害无一益,毕竟,美国是二战之后唯一的超级大国。但遗憾的是,彼时的美国迫切需要一个新的敌人,来为自己的经济买单,来确保资本家及有产阶级的经济地位,进而确保美国社会的所谓稳定。

在这种背景之下,冷战应运而生。这,也意味着军工产业的再次兴起。正如美国前总统艾森豪威尔所言,美国经济界精英们懂得如何从“战争经济”中获益,他们有能力让美国经济再次强大。

冷战的发展超出所有人的预料

可是,冷战的发展局势却超出了所有人的预料。为了在这场斗争中取得先机,美苏双方大搞军备竞赛,苏联被整个自诩为“自由世界”的西方国家视为潜在敌人,美国生产的军工装备也在整个西方世界大肆畅销,各国都在准备应对来自苏联的“潜在威胁”。在美军及其盟军的刺激性消费下,军工企业及科技企业不断投资研发更为先进、强大的武器装备。国防军备产业再度成为经济支柱,美国经济再度回到二战期间欣欣向荣的繁荣景象。

大多高级将领退役后,被各大军企高薪返聘

虽然历史学家及经济学家都认定经济与军事有密切关联,但还是有人会认为这是一种阴谋论。殊不知,绝大多数五角大楼高级将领退役后,都会被各大军工企业高薪返聘,以咨询顾问的身份继续发挥“余热”。

美国成为全球最大的债务国

冷战期间,美国政府以贷款及债券的方式不断支撑军工产业的发展,民众负债率再次到达新的高度。1945年,美国民众负债率约为2580亿美元,至冷战末期的1990年,这一数字已高达3.2万亿!从通货膨胀的角度来讲,当时的美国已成为全球最大的债务国。

截至2002年,美国公共债务已高达6.1万亿美元。

工商巨头已掌控了美国经济的命脉

冷战耗费了美国大量国有资产,美国政府原本可以向经济寡头们征收富人税,以此补充国库的亏空,但是,谁都没有提过这一策略。1945年,二战接近尾声时,美国税收总收入的50%来自于大型企业及公司,然而,冷战期间,这一比例大幅下降,现如今,有产阶级的税收贡献只占美国收入总额的1%。

出现这种“反常”情况的根本原因很简单,因为这些工商业巨头已经掌控了美国经济的命脉,纵然是美国政府,也只能依托于它们。二战之后,在政府的庇护之下,有产阶级贡献的税收收入不升反降,很多富人在全球各地取得居住及公民权,从而完美地避开税收。仅就1991年而言,37%已经转化为国际化公司的美国企业、以及70%在美国运作的国际公司没有贡献一分钱的税收,那些依旧将总部设在美国的公司,他们缴纳的税款也不足其总利润的1%。

既得利益者没有承担冷战给美国带来的高额债务

换言之,有产阶级及既得利益者并没有承担冷战给美国带来的高额债务,支撑这一新型战争经济的,又是工薪阶层。冷战给有产阶级带来巨大利润,而工薪阶层却根本没有从中获得任何益处,国家财富几乎全部流入有产阶级口袋,而工薪阶级却再次深陷债务危机,苦苦挣扎,他们在经济繁荣时期积累的财富,也逐渐消失殆尽。穷人变得越来越穷,富人却变得越来越富。1989年,在冷战末期,据美国政府数据显示,13%(约3100万)的美国民众处于贫困线以下。

如今,约1%的人口掌控了全美34%的财富。巨大的贫富差距,已成为西方社会不稳定的最大因素。

虽然这种情况给社会稳定带来巨大危害,但是,超级富豪们却对此无比满意。他们喜欢积累财富,却肆意践踏工薪阶级、普通民众的基本利益。

冷战终结给百姓带来无限憧憬

然而,就如二战一般,冷战也最终走到了终点。冷战的终结,给普通百姓带来无限憧憬,可事实上,这再次给美国经济带去巨大考验。
民众认为,政府在冷战期间用于军费的开支,如今终于可以用到基础设施建设、医保及其他福利之中。可是,和平发展永远都不是既得利益者的选择,因为,和平发展根本不会如战争经济那般快速带来巨大效益。

苏联解体,令美国亟需找到新的理由去持续发展战争经济

苏联的解体,让美国失去了借以发展战争经济的借口。因此,它们亟需找到新的理由去持续这种发展。1990年,“残暴” 、“专政” 、“独裁”的萨达姆给了美国绝佳的战争借口。曾几何时,萨达姆是美国的亲密盟友,可是,当美国需要一个敌人继续发展战争经济时,曾经的盟友就成了罪无可赦的恶棍。就萨达姆而言,伊朗伊斯兰革命成功之后,他在美国的大力支持之下与伊朗恶战八个年头,几乎断送了伊拉克、伊朗两国的发展前景。可是,当美国需要一个敌对方时,他就被美国称为“新一代希特勒”。

 

布什父子在總統仼內先後發動伊拉克戰爭

于是,老布什总统一声令下,打着“解放伊拉克人民”“解救周边地区国家”的旗号,悍然发动海湾战争。美军依靠现代科技迅速击溃伊拉克,但最终依旧让萨达姆掌控政权,因为他们知道,当时的伊拉克,只有萨达姆能够给他们带来最大利益。

(2017年)美国在防务上的花费比其次的七个国家的总和还多

 

海湾战争再次让美国经济、军事发展上升到新的高度。从战争的准备阶段到结束,美国军费开支再次骤增,美国经济再次得到极大刺激。据美国军方1996年公开数据显示,该年度美国军方开支为2650亿美元,再加上其他非官方形式的军工贷款,美国该年军费总开支高达4940亿美元。换言之,那一年,美国每天的军费开支就高达13亿美元!

 

战争经济的甜头,一发不可收拾

萨达姆的溃败,让美国再次将战争魔爪伸向其他地区。索马里成为短期对象,紧接着,塞尔伟业共和国总统米洛舍维奇就成为美国式民主与自由的下一个“敌人”。在美国武力干涉南斯拉夫内政期间,美国军费开支再次高升,军工企业再次获得高额效益。

由此可见,战争经济的成功,离不开美国政界与经济界的紧密合作。美国在二战期间尝到“战争经济”的甜头,从此一发不可收拾,这种经济模式也注定会在美国不断延续。可是,这种经济模式的延续并非毫无挑战。虽然主流媒体总会不遗余力地从各个方面宣扬战争经济的益处,但是,民智终究会大开。

政治与经济的联合,成为美国金元政治的基石,二者之间必须做到精诚合作、同仇敌忾。但是,在利益面前,纵然是最亲密的盟友,也会成为潜在敌人。

克林顿在竞选期间明确提出,他当选后会大幅提升人民生活水平,他的“医保计划”给他赢得大量选票,金元政客们对此几乎无能为力。在此之前,美国政界及经济界领导人其实在准备让一众有军方背景的政客踏入白宫,可是,克林顿的亲民、利民政策却让他们一败涂地,这让他们对克林顿咬牙切齿。 

小布什入主白宫后亟需再寻找新的敌人

小布什入主白宫后,很多分析家认为他会把中国视为下一个竞争对手。然而,中国当时已经具备超级大国的诸多潜力,美国并没有十足的信心与勇气向中国开战,至少,美国经济界不愿冒这个风险。毕竟,美国商界与中国有着良好贸易关系,美国从中国市场获益颇丰。

9•11的爆发,让几乎陷入绝境的美国战争经济重见生机

就在此时,9•11事件悄然而来。于是,一场前所未有、规模空前的反恐战争逐步进入人们视线。

关于9•11 ,美国数千名精英建筑学家及工程师组成一个特殊委员会,从建筑学及工程学的角度出发,明确指出世贸大厦因外部撞击而瞬间坍塌的可能性微乎其微。当然,很多人认为这是一种阴谋论,我们暂且不去讨论9•11事件背后到底暗藏何种玄机,但我们必须承认,9•11的爆发,确实让几乎陷入绝境的美国战争经济重见生机。

小布什总统的新敌人

小布什总统的新敌人,并非某个特定国家或领导人,而是他们所认定的“恐怖主义”,即一个“完整的思想体系”。换言之,只要白宫认定某个群体或个人属于恐怖分子,美国及其盟友就有充分理由向他们宣战。

至此,冷战后美国所遭遇的一系列问题也迎刃而解,后续的问题,也有了稳定的保障。美国官方1996年2650亿美元军费开支已经是一个天文数字,可是, 在小布什总统的领导之下,2002年美国军费开支已高达3500亿美元,一年后,又增至3900亿!为了支付高额军费开支,美国政府甚至逐步取消了诸多人民福利。

虽然民间对小布什满是怨言,但是,小布什总统依旧成为美国史上最受政界及商界喜爱的总统之一,毕竟,小布什的全球“反恐战争”,不断为美国带来巨额效益。

反恐战争让美国有了随时发动军事打击的绝佳借口

换言之,“反恐战争”让美国有了随时随地发起军事打击的绝佳借口。9•11之后,布什政府迅速向阿富汗发起攻击,只因他们认定阿富汗为本•拉登提供藏身之处;紧接着,美国又向伊拉克发起死亡式打击,彻底推翻萨达姆政权,扶持亲美的什叶派掌控原本属于逊尼派的伊拉克。出兵伊拉克之前,美国坚称伊拉克持有大规模杀伤性武器,可是,对于真正持有类似武器的朝鲜,美国却不闻不问。这背后自有玄机,我们只需明白,伊拉克石油储量惊人。

若不遵循美制定的游戏规则,就是美国敌人

与此同时,伊拉克战争也是美国对众多第三世界国家发出的一个信号:倘若你不遵循美国制定的游戏规则,你就是与美国为敌。

总而言之,美国经济的腾飞与战争有着极其密切的关联。倘若没有这一系列近乎定期的战争与武力冲突,美国经济注定不会得到如此之大的刺激与发展。伊拉克之后,利比亚、叙利亚等国都成为美国的敌人,都为美国提供了继续发展战争经济的借口。

的确,21世纪是属于科技的世纪。掌控尖端科技的美国,似乎已经成为21世纪的主导者,在这种主导思维之下,美国的战争经济注定会蓬勃发展。

---------------
编辑:叶哈雅

出处:Global Research

原文:Why America Needs War ?

链接:http://suo.im/4zFID5

您可以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 巴黎圣母院和人类无处安放的悲伤
  • 美国穆斯林溯源
  • 美国:各界声讨特朗普,声援穆斯林女议员
  • 极端主义:源于殖民,而非伊斯兰
  • 要爱,不要恨
  •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