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台-系统设置-扩展变量-手机广告位-通用顶部广告位

瑞士社会的宗教宽容

瑞士社会的宗教宽容

当今的社会,因某些团体的计谋诬蔑染黑了伊斯兰教正义的精神,许多地方对伊斯兰教的正常活动打压,排挤优良无辜的穆斯林们。更在公共场合订定不合情理的禁令,让世界各地对伊斯兰教产生了前所未有的恐慌,严重的损坏伊斯兰及正统穆斯林的形象。即使是这样的世界,远在欧洲的瑞士的社会里可以看到不同的情形。

学校里应该有伊斯兰祈祷室吗?

“伊斯兰属于瑞士”Rifa'at Lenzin 是伊斯兰学家,也是宗教间智囊团的成员,她不反对如果有需求的话,在学校中设置祈祷室。她认为这一举措发生在人们对恐怖袭击心怀恐惧及对移民危机正感到不安的时间段并不会产生不良影响。而把这件事弄成“国家大事”,对她来说有点适得其反。

 “伊斯兰现在属于瑞士的多文化世界,不面对事实并不解决问题,”这位来自一个巴基斯坦和瑞士混合家庭的女宗教专家这样说。她还强调,瑞士不像法国那样采用所谓的“还俗模式”,而是采取“慈善世俗主义”的态度对待宗教,在公共场合,宗教都有一席之地。

“抵制开端!”

苏黎世大学政治学系的 Elham Manea,也能理解卢塞恩学校的做法,但是她警告说:“我们要做的是有一个清晰的思路,怎样在宗教成为冲突根源的时候,仍然能够和平共处,因为我们不能忽略政治化和基要主义伊斯兰,以及基要主义的共存。”她提起英国的经验,早在上世纪 60 年代,英国首先在学校中设置了祈祷室,然后又引进了男女分班上课。

 “现在英国面临一个艰巨的问题,就是要控制住伊斯兰的潮流。英国的移民政策已经很失败,那里没有多文化相互尊重的团体,而只有单一文化、封闭的平行社会。”因此要“抵制类似的开端”,在瑞士的其他州也有要求在学校中设置祈祷室的呼吁声,这位也门和瑞士混血儿这样说。“宗教是个人的事”

在苏黎世某中学任教的老师 Charlotte Peter 证实,苏黎世也收到在学校中设立祈祷室的要求。 “在苏黎世,宗教被视为个人事宜,而学校是个中立的场所,这一点我们仍然坚持。”

在她的班上几乎每个学生都有移民根源,其中一半是穆斯林,有时候宗教会成为话题,比如当学校春游或者运动日遇到穆斯林斋戒的时候。“我们校方不会去迎合,活动会照常举办而且学生也必须参加。”家长们也会得到相应的通知,遇到问题,校方会与家长沟通,一般来说都会找到解决方法,大多数家长都会配合,只有少数显示出保守的态度(Peter 介绍说)。

Elham Manea 认为,在公共学校中不应该祈祷,“这不是同化或者融入问题,祈祷是私事,也应该留在私人领域。而学校是学习公共常识的地方,比如公民权之类的。”根据默罕默德的理论,灵活对待祈祷时间,也不影响做一名合格的穆斯林。“但是这里要区别对待,祈祷是一个穆斯林信仰的标志,年轻人在青春期的时候比较逆反、好斗,来自网络、视频、各种组织及伊玛目、伊斯兰传教士的影响不可低估。

 “融入及宽容’

Rifa'at Lenzin 表示,学校也没有其他选择,只能接受这种多元化的现实。这与“发善心”没关系。 “我理解融入和宽容是从各个角度上进行均衡而表达出的态度,一味地同化根本不行,只能酿造出反抗。”

Elham Manea 则认为,设置祈祷室是错误的决定,“(校方)害怕被视为种族歧视或伊斯兰恐惧症患者,从而作出了错误决定,这会带来危机。如果基督教徒的孩子想在学校的走廊里祈祷,绝对不可能,所以根本不需要尝试。”

但是有一点,这两位专家的认识是一致的,她们认为宗教是隶属于文化的一部分,学校应该重视,同时也不能忽略其他宗教群体。“某些重要的宗教节日,学生们应该放假,”Manea 说。Lezin 认为这一做法很实际,她说:“如果 90%的学生不是基督徒,那么唱圣诞歌就毫无意义,因为人数不够。”而斋戒时期就要格外注意斋戒的孩子们,因为他们可能会精力不集中。 “但重要的是,学校要能完成教学任务,从而正常运行。”

 “瑞士学校中没有统一规定不许戴头巾”

联邦法院将在公共学校中禁止戴头巾判定为不合法。这是针对 2015 年圣加仑州一位现年 14 岁的女孩的案件所作出的裁决。5 名法官中的 4 名按照宪法,判定 St. Margrethen一所学校禁止学生戴头巾的规定为缺乏说服力。禁止戴头巾既与学校的规定,也与宗教平等和男女平等条例格格不入。因此,法官认为女孩也可以戴着头巾上课。此外,也没有迹象表明这名女孩戴头巾上学是为了宣传宗教理念,或者是被家长施加了压力。因此对她的起诉并不成立。

另外,将宗教推到私人领域并不符合瑞士的传统。法官还认为,学校不应该禁止佩戴代表宗教的服饰,而是应该学会宽容。(来源:瑞士通讯社 sda)

对于宗教,绝无强迫;因为正邪确已分明了。谁不信恶魔而信真主,谁确已把握住坚实的、绝不断折的把柄。真主是全聪的,是全知的。

对于宗教,绝无强迫;因为正邪确已分明了。谁不信恶魔而信真主,谁确已把握住坚实的、绝不断折的把柄。真主是全聪的,是全知的。(古:2:256)

您可以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 撕下邦迪——评特朗普的耶路撒冷政策
  • 古都斯之痛,谁之过?
  • 海外的“清真”
  • 罗兴亚难民危机:请不要让“人类大同”变成一场空
  • 清真如何被泛化:站得再高一点看
  •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