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台-系统设置-扩展变量-手机广告位-通用顶部广告位

德国学者研究结果表明:极端分子不具备基本伊斯兰常识

专家学者们集中分析了2016年春季一起恐怖袭击后,储存在恐怖分子手机内的5757条信息。

所谓的“极端伊斯兰分子”与“仇伊分子”其实在本质上是一致的,他们本属一丘之貉。毕竟,他们二者的终极目标都是为了扭曲、抹黑甚至瓦解伊斯兰信仰。然而,德国某学术研究团队一项最新研究结果明确指出,所谓的“伊斯兰国”等极端组织成员充其量就是名义上的穆斯林。这也跟诸多穆斯林学者及领袖们的论断如出一辙。

德国比勒费尔德大学(University of Bielefeld)及奥斯纳布吕克大学(University of Osnabrück)的专家学者们组成了一个联合研究团队,集中分析了2016年春季一起恐怖袭击后警方搜集的若干证据,其中包括储存在恐怖分子手机内的5757条短信息。这些信息来自策划并实施此次恐怖袭击的12名嫌疑人,不过该调查报告并未指出该恐怖袭击事件的具体细节。

然而,《德国之声》(Deutsche Welle)指出,根据该调查结果推算,调查中提到的恐怖袭击事件很可能是去年4月份德国西部城市埃森市(Essen)针对锡克教寺庙的袭击事件,据报导,发动该袭击事件的是一群据称与伊斯兰极端组织有瓜葛的穆斯林青年。

参与此次研究的学者们指出,从这12名年轻人的对话来看,他们的伊斯兰信仰知识匮乏,甚至可以说他们根本不具备基本的伊斯兰信仰常识,他们对伊斯兰信仰的理解完全基于选择性的拼凑与拼接,研究人员甚至用“乐高拼装伊斯兰”来形容这些极端分子对伊斯兰信仰的理解。

此次研究共同发起人、奥斯纳布吕克大学教授贝克姆•迪兹利(Bacem Dziri)主要负责从伊斯兰信仰的角度研究具体信息内容,他最终指出:“基于调查研究与对比,这群人根本不具备伊斯兰基础常识。”

该调查报告已由这些学者编辑成书完成出版,据亚马逊书评显示,该书旨在“探索德国穆斯林青年中的暴力分子”。

亚马逊书评指出,该调查为读者提供了一个了解“极端穆斯林青年内心世界”的良机,同时也展示了他们逐渐极端化的具体步骤与细节。

迪兹利教授在写给《赫芬顿邮报》的邮件中指出,根据12名“恐怖分子”交流信息显示,他们很少去清真寺,他们对很多基本的信仰常识都一知半解,他们甚至对是否需要参加周五的主麻聚礼也有分歧……

研究者还提到了一个例子:这12名恐怖分子中一名年轻人问其他人自己是否可以在学校作弊,他得到的答案是:“在和不信道者打交道时,你可以为所欲为。学校里面几乎所有人都是非穆斯林,都是不信道者,所以,你随便吧。”

此外,还有人坦言自己根本没有读过古兰经,然后有人就马上说他们也要去买一本回来。奥斯纳布吕克大学教授劳夫•塞兰(Rauf  Ceylan)指出,这群人聚到一起成立了这样一个极端组织之后才开始讨论是否需要买古兰经读读,这一点令人震惊。塞兰教授说:“除此之外,这群人对于伊斯兰信仰的讨论全都基于道听途说甚至是谣言。”

有一次,这个极端小组织的领导人召集了一次会议,一名成员立马表示自己甚至没有一件合乎伊斯兰教法的衣服,于是,他们的头领就告诉他:“随便,你穿运短裤也没事,实在不行,开会那天我给你借件衣服吧。”

该调查其实只是基于一个特定小群体的个案研究(case study),调查结果或许并不适用于其他组织,但是,它确确实实反映了一个道理——这些极端暴恐分子的确与伊斯兰信仰扯不上多大关系。这也印证了很多穆斯林学者们的观点。

迪兹利教授及塞兰教授同时指出,上述研究中的12名极端分子似乎并不愿意与其他穆斯林打交道,他们的伊斯兰信仰仅仅局限在他们这个小群体内部。

迪兹利教授还说:“这群年轻的极端分子都来自远离伊斯兰信仰的家庭,他们并没有在清真寺被极端化,倘若他们真的去清真寺学习,倘若他们真的拥有足够的伊斯兰信仰知识,他们就根本不可能如此极端,最起码,他们很难极端到发动恐怖袭击这种程度。这也是我们此次调查最主要的一个发现。”

----------------

叶哈雅译自《赫芬顿邮报》

http://www.huffingtonpost.com/entry/german-study-finds-radicalized-muslims-have-little-actual-knowledge-of-islam_us_5967f362e4b03389bb163c58?section=us_theworldpost

您可以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 清真如何被泛化:站得再高一点看
  • 朱威烈:充分认识伊斯兰世界的时代转变
  • “真主至大”惹了谁?
  • 《贝尔福宣言》:民主与自由的丧钟
  • 穆斯林世界联盟:阿訇切勿滥发教令
  •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