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台-系统设置-扩展变量-手机广告位-通用顶部广告位

缅甸穆斯林的悲惨现状与惨淡未来

缅甸穆斯林的悲惨现状与惨淡未来

去年,当缅甸全国民主联盟总书记昂山素季掌握国内政权时,缅甸境内各少数民族群体依旧十分怀疑这位诺贝尔和平奖获得者是否会为少数族裔发声说话。截至目前,新政府基本没有作出任何改变,尤其是那些没有公民权、生存环境极其恶劣的罗兴亚穆斯林群体,他们依旧是缅甸难民的主体。

虽然缅甸宪法规定昂山素季不可以竞选总统,可是没人会怀疑昂山素季在缅甸新政府的重要地位。她的头衔包括国家顾问、外交部、总统府部、教育部与电力能源部4个部的部长,其职责包括处理外交关系、与国内少数族裔进行和谈等。

外人可能以为新政府的和谈对象也包括罗兴亚穆斯林,毕竟,缅甸境内有一百三十万罗兴亚人口聚居在北部若开邦(Rakhine)地区,全缅甸最贫穷的地区之一。然而,昂山素季把他们当作非法居留在缅甸的外国人看待,她认为罗兴亚人无权参与国内和谈,罗兴亚穆斯林虽然很愤怒,但他们也不感到惊讶。新政府决定不再称这些人为“孟加拉人”,反之,他们开始称他们为缅甸穆斯林。对于此番改变,民众反应不一。我在缅甸首都仰光采访了一名罗兴亚活动家,他说他很高兴政府能够取消“孟加拉”这个称号。若开邦地区一名罗兴亚领导人认为,政府将罗兴亚穆斯林与缅甸境内所有穆斯林都划归在一起,实质上是为了广泛性的歧视所有穆斯林群体。

若开邦三分之一人口是罗兴亚人,当地经济长久以来一直不景气,工作极其短缺,也没有支柱产业。中国在夸科普(Kwaukpyu)石油管道项目以及印度公司开发斯特沃(Sittwe)海港的项目是唯一两个外资项目,截至目前,这两个项目也并没有对当地经济起到积极作用。当地居民以打鱼、种地为生,旅游业有发展的空间,但是需要政府投资建设基础设施并培训从业人员,然而短期内这是不可能实现的。

若开邦的街道很安全,没有士兵,没有巡警。当然有些地区还是禁止对外国人开放的,除非得到政府许可。然而,罗兴亚人却没有四处走动的自由。政府没收了罗兴亚人很多土地,关闭了他们的清真寺,并指定某些特定地区为罗兴亚人的聚居地,主要集中于毗邻孟加拉国的若开邦地区。

该地区基本没有政府支持,属于高压控制区域。联合国难民署(UNHCR)、联合国开发计划署(UNDP)以及其他非政府组织曾试图援助若开邦地区,开展教育、培训以及医疗等服务。如果根据发达国家的标准来看,罗兴亚流民的居住环境可以用骇人听闻来形容。

通常情况下,要想得到包括医疗在内的基础服务,罗兴亚人必须穿越国境进入孟加拉。仰光方面对此类穿越国境的行为持高度怀疑态度,它们认为这会使极端分子伺机潜入缅甸境内。然而罗兴亚人拒绝接受此类无端指责,联合国难民署工作人员也对政府此类言论持怀疑态度,声称该地区居住环境过于恶劣,当地人根本没机会变成极端分子,甚至连基本生活物资都极度匮乏。

若开邦地区没有官方政府,除了国际援助之外,他们得不到任何其他支持。然而,若开邦地区本身也极其复杂。罗兴亚是个等级森严的族群,其领导人皆为地位崇高的男性,有着组织严密的国际关系网,有些甚至是成功的企业家。居住在发达国家的罗兴亚人能够通过社交网络以及电话与缅甸境内罗兴亚人取得联系,他们甚至可以带外国游客参观罗兴亚人居住的营地,一次半日游需要约11万缅币(约100美金),每过一个检查站,游客就要付一万缅币。

这世上似乎总会有人利用别人的痛苦磨难来牟利。这一次,是某些罗兴亚人利用自己族人的痛苦来生财。此类行为显然让志在帮助难民的好人们陷入道义两难境地,有些需要帮助的罗兴亚人也极其腐败、暴力、无视法律的存在。

缅甸政府内部某些人相信,如果当局继续打击限制罗兴亚人的活动范围、剥夺罗兴亚人公民权、没收其土地,他们就只有两个选择——要么离开缅甸逃往孟加拉国,要么坐等灭亡。然而事实却恰好相反,罗兴亚人口数量依旧在增长,同时,罗兴亚人在孟加拉、马来西亚、泰国等地的往返活动会越来越没有规律,边界地区的违法越境行为也会越来越频繁。这对缅甸来及周边地区而言都是极大的安全隐患。

缅甸经历了几十年的独裁统治,现如今,该国正处于民主转型期。话说回来,缅甸当局还是可以解决罗兴亚问题的,它们可以选择认可罗兴亚人的公民权,让他们接受正常教育与相关培训,同时寻求区域合作,解决流落在马来西亚等国的罗兴亚难民问题。从长远角度来说,如果政府这么做,若开邦地区就有发展经济的大好机会,这对缅甸经济也毗益甚多。

如果缅甸政府真的采取积极措施,国际社会肯定会大力支持。缅甸官方对罗兴亚穆斯林的歧视政策已经引起国际社会的极大关注与同情,由于罗兴亚人没有国籍,他们原本是有机会到很多发达国家申请难民身份的,然而只有极少数罗兴亚人才成功申领到难民身份,绝大多数人依旧处于无国籍状态。

以马来西亚为例,截至2016年6月,该国共有5万5千多名罗兴亚避难者。由于马来西亚当局认为他们是非法移民,所以他们根本无法找工作养家糊口。联合国难民署马来西亚分部每天都会收到600多份难民申请,其中很多人都自称是罗兴亚人。分部也建议马来西亚当局能够允许罗兴亚人在该国工作,因为他们认为此举实属双赢,毕竟那些飞速发展的大城市都需要劳动力。允许罗兴亚避难者取得工作权既能帮助罗兴亚群体,也能帮助区域发展。

总而言之,缅甸政府有个长长的任务清单,而罗兴亚人则排的很远很远。缅甸政府一名退休官员称,昂山素季的担子很重也很难,她最好先解决小问题然后再着眼于大难题,而罗兴亚问题则属于巨大难题。

缅甸国内很多人都在期盼一位富有同情心、包容且民主的领袖。昂山素季背后有着强大的国际支持,如果她能够谨慎联合境外援助、投资合作、放宽贸易环境与签证政策,我们就有可能看到缅甸再次成为东南亚地区的主导国家。

您可以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 凶手不是穆斯林,我很“欣慰”
  • 明报社评﹕赌城屠杀折射鸵鸟心态与偏见
  • 为什么以色列会支持库尔德人独立?
  • 警惕极端无神论妖魔化伊斯兰教
  • 穆斯林应当如何面对罗兴亚难民危机?
  •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