鞠躬和叩头时祈祷词的意境

读到谢赫穆罕默德·安萨里(1917—1996)的《先知赞词、祈祷的艺术》فن الذكر و الدعاء عند خاتم الأنبياء ,深感先知(愿主福安之)平时赞词、祷词的独具匠心和细致入微。

当你走进这些赞词和祷词,仔细体会它们的意境,驻足思考它们的含义,不仅对礼拜的“恭顺”、“聚精会神”产生一定的影响,而且对先知所认识、所体验、所品尝的主仆关系有一种身临其境、醍醐灌顶的理解。

当一个仆人站在主的面前,想表达自己对主的那种感恩、赞美、向往和顺从时,往往会觉得力不从心,语言显得苍白无力,就像先贤刘智(1669—1764)在《五更月》中所说“虽有口却无舌,怎与凡人说秘诀”。

然而,学习、效法先知(祈真主赐福他)的祷词,在礼拜或拜外重复这些祷词,可以满足你与主对话、密谈的渴望,并获得一种难得的惬意、舒畅和宁静。

比如,先知(祈真主赐福他)在礼拜的鞠躬中念:“主啊,我为你鞠躬,信奉你,服从你,我的听觉、视觉、大脑、骨骼、神经为你而恭顺。”

اللَّهُمَّ لَكَ رَكَعْتُ، وَبِكَ آمَنْتُ، وَلَكَ أَسْلَمْتُ، خَشَعَ لَكَ سَمْعِي وَبَصَرِي، وَمُخِّي وَعَظْمِي وَعَصَبِي.

先知(祈真主赐福他)在鞠躬中不仅说“我为你鞠躬”,来说明鞠躬的对象,鞠躬的目标,而且进一步延伸,说到整个信仰和身体力行:“信奉你,服从你。”同时,又进一步倾注自己在这一神圣动作中的一往情深:鞠躬这一只能向着真主的仪式中,向真主表达恭顺、臣服的不仅仅是肢体,而且是整个身心,整个身体的内部组织:“我的视觉、听觉、骨骼、神经为你而恭顺。”

这是怎样一种服服贴贴、五体投地的表述?

这是怎样一种淋漓尽致、不留余地的恭顺?

当你念到“主啊”时,你想到的是你在与自己的主密谈,密谈无需张扬,无需大声,只需你把自己的心声说给真主,把自己的衷肠倾诉给真主。

这是你与你的主的世界,你与你的主之间的对话,没有第三者参与。

寂静的祷词中,仿佛只有你和你的主,而没有其他任何人和物。

当你念到“我为你鞠躬”时,你想到你的这一动作纯粹为了你的主,不为其他任何人、任何物和任何事。你的这一鞠躬,与世俗、金钱、地位和浮华没有任何瓜葛。

“我为你鞠躬”也在暗示,你只能为真主弯腰,为真理低头,而不为权贵弯腰,不为谬误低头。这不仅仅是一种礼拜的动作,而且也是一种生活的态度,人生的立场。

“信奉你,服从你,” 信仰是基石,服从是目的。鞠躬既是敬拜仪式的组成部分,也是信仰的表白,服从的言说。局部的敬拜动作,与整个信仰体系连在一起,是圣训祷词的鲜明特点。

在只能向真主鞠躬的仪式里,把心里的话毫无保留地倾诉给自己的主:“我的听觉、视觉、大脑、骨骼、神经为你而恭顺。”不仅是肉体、肢体,而是所有的感官、脉络、神经,甚至指挥一切思维、一切行动的大脑也不例外,统统向自己的主表示恭顺、柔和、谦恭和卑微。

只有这种祷词,它的韵律、内涵和意境,才会带给心灵无比的宁静、惬意和甜美。

鞠躬起来时先知(祈真主赐福他)念:“真主听到了对他的赞颂。我们的主啊,赞颂归你,充满天地,充满万物,充满你所意欲的任何事物。”

سَمِعَ اللهُ لِمَنْ حَمِدَهُ، اللهم لَكَ الْحَمْدُ مِلْءَ السَّمَاءِ، وَمِلْءَ الْارْضِ، وَمِلْءَ مَا شِئْتَ مِنْ شَيْءٍ بَعْد

这不单纯是仆人的赞美、倾诉,而是仆人与自己的主之间的密谈、互动,因此说“真主听到了对他的赞颂”。“听到了”而不是“听到”或“将要听到”,说明真主的听到、应答已成事实,这对仆人是何等的喜讯、鼓励和鞭策。因此,仆人情不自禁,又念“我们的主啊,赞颂归你”。

赞颂,似乎是一眼源源不断、生生不息的泉水。

这种赞颂,不仅仅发生在仆人与自己的主之间,而是遍及天地之间、森罗万象,遍及微观世界与宏观世界,可见事物与不可见事物。

“充满天地,充满万物…… ”这一赞词,似乎影射古兰经的不朽经文:“天地万物,都在赞美真主超绝万物,他是万能的,至睿的。” (57:1)“七天、大地,以及天地间的一切都在赞美真主超绝万物,无一物不在赞美真主,不过你们不了解他们的赞美罢了。”(17:44)

当信士赞美真主的时候,不管在礼拜中还是礼拜外,其实是加入了浩瀚无垠的宇宙、森罗万象赞美真主的伟大盛会。人有自己的赞美方式,万物——不管动物、植物,有生物、无生物,可见世界、未见世界——都有各自的赞美方式。

对于万物的赞美,人类不求甚解,或一知半解,或有待探索和研究,或它们对人类来说,也许永远是个谜。

先知(祈真主赐福他)在叩头中念:“我们的主啊,我为你叩头,信奉你,顺从你。我的脸叩向真主,他造化了我的脸,赋予它形象,赋予它听觉和视觉,赞美真主吉庆,他是最优美的创造者。”

اللَّهُمَّ لَكَ سَجَدْتُّ وَبِكَ آمَنْتُ، وَلَكَ أسْلَمْتُ، سَجَدَ وَجْهِي لِلَّذِيْ خَلَقَهُ، وَصَوَّرَهُ، وَشَقَّ سَمْعَهُ وَبَصَرَهُ، تَبَارَكَ اللهُ أحْسَنُ الْخَالِقيْنَ.

就像鞠躬时,把鞠躬这一动作与整个信仰联系在一起,叩头也是一样,“我为你叩头,信奉你,顺从你”。鞠躬、叩头都是信仰的外在流露,外在表达。鞠躬、叩头也在证明,生活中只能信奉真主,不信奉其他任何神灵、任何权威、任何势力、任何个人。

先知(祈真主赐福他)说过:“一个人在叩头的时候离真主最近,因此你们在叩头中多多向真主祈求,真主有求必应。”在这离真主最近、最神圣的时刻,向真主由衷地表达感恩之情,而感恩之首便是真主造化了自己、赋予了自己最美的形态、使自己成为万物至灵:“我的脸叩向真主,他造化了我的脸,赋予它形象,赋予它听觉和视觉,赞美真主吉庆,他是最优美的创造者。”

为什么专门提到“听觉和视觉”?

听觉和视觉,是一个人获得外部信息最基本、最重要的渠道,中文中的“聪明”被解释为“耳聪目明”,不是空穴来风。世界的多姿多彩、无限风光,宇宙的浩瀚无垠、纷繁复杂,我们对它们的了解,还不是通过听觉、视觉的途径,再加上大脑的筛选、过滤、整合与推理?

无怪乎,叩头祷词中提到对“听觉和视觉”之恩的感赞,鞠躬祷词中提到“我的视觉、听觉、大脑、骨骼、神经为你而恭顺”。因为听觉、视觉乃至大脑,是人之所以成为人、成为真主在大地代治者的根本前提,是造物主赐给人类的最大恩典。

正因为如此,人类可以召开全球气候大会,或联合国大会,而企鹅不会,老虎和狮子不会,大象和长颈鹿也不会。也许,这就是古兰经所说“他为你们制服天地间的一切”(45:13)的含义所在?

有学者说,先知(祈真主赐福他)的许多圣训(包括赞词、祷词),从文字到内容,是真主特赐的一种奇迹。的确如此。如果是其他人的语言,哪怕是那些语言大师、哲学名流的语句,有这种动人心魄、直击灵魂的影响和魅力吗?

需要说明的是,以上所举,只是鞠躬、叩头中先知(祈真主赐福他)所念祷词、赞词的一种形式,还有其他许多传述,从不同角度、不同意境,去表达信士与真主之间的密谈。

想要学习或体验这种无间的主仆关系,当然不会停留在一种形式上,而是去学习、品味先知(祈真主赐福他)的所有祷词、赞词,从中摘取那些美不胜收的灵魂果实。

【文章转自微信公众号“瀚歌”,版权归作者所有】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1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