隐藏在马六甲骑行花车中的大道智者

隐藏在马六甲骑行花车中的大道智者.jpg

马来西亚,一个以伊斯兰教为国教,同时以海纳百川的心胸包容着其它各种宗教和文化的美丽国度,他们用自己的行动展示了《古兰经》和圣训教导的宽容与自由,马来西亚33万平方公里的土地上生活着67.4%的马来人,24.6%的华人,7.3%的印度人和0.7%的其他种族,他们和睦相处,相互学习,融会贯通,造就了马来西亚人独有的腼腆、善良和温文尔雅的特点,在马来西亚,除了数不胜数的伊斯兰教宏伟壮观的清真寺,全境处处可以看到数目众多的佛教寺院、道观,宗祠和各种印度教的庙宇,甚至在道路两侧不经意间就会碰到供奉着土地等佛像和名号的佛龛,这让我在刚刚到达马来西亚后变得极其不适应,即便是在中国,任何人都不可以在宗教场合之外的公共场所随意摆放这种供奉盒龛,偶像祭品,因为这会导致不同宗教信仰者之间的相互攻击,所以这样的禁令是非常合理的,也是必要的,但是我真的难以置信在以伊斯兰教为国家,穆斯林人口比例超过70%的马来西亚,他们的包容可以达到这样的境界,各民族和宗教之间可以做到如此的和谐,刚刚到达马来西亚的我不得不在这个特别的伊斯兰教的国度里不断地欣赏着各种其他宗教庙宇的画梁雕栋和香烟袅袅去感受和寻找马来西亚的伊斯兰教带给我这个中国穆斯林的感触,直到我到达了粉色清真寺、钢铁清真寺、国家大清真寺、维拉耶特大清真寺之后让我切切实实的感受到了以伊斯兰教为国教的马来西亚的真面目,但是清真寺外的各种多神崇拜和庙宇让我心生遗憾!直到我碰到了那位在马六甲城里蹬踏着用塑料鲜花装点,不知车上哪个地方隐藏的扩音器里播放着各种民族音乐的花车老板后,我才感觉到自己的这种认识是多么的狭隘,自己的信仰知识是多么的浅薄,自己与伊斯兰最根本的内涵有多么的遥远,我彻底地被这位拉着游客游转景点为生的智者、筛海所折服,我被他对伊斯兰的认识所感动,我也被他对伊斯兰深深的热爱所倾佩。

马六甲,作为马来西亚的一座沿海城市,这里曾今是郑和下西洋旅途中重要的一个补给港,这里华人大聚居,中华文化渗透到了城市的各个角落,有时候会突然感觉自己身处中国南方某个城市一般,会给人一种穿越时空的错觉,在马六甲有一个以中国小商品销售为主的鸡场街为中心的旅游景点区,主要反映着曾今的郑和下西洋时这里的繁荣与昌盛,一条清澈而湍急的马六甲河穿城而过,给马六甲城带去了更多的惬意与浪漫,游客如织的红房子广场上许多装点艳丽的小三轮花车好似景点中的一簇簇鲜花更加体现出这是一座以旅游为主的城市。

我带着大大小小的家人,看看密集的游客不断三五成群的跟在导游高举的集合彩旗后面一拨儿一拨儿的从我身旁经过,我担心家人走散就来到一个花车前打算租用花车旅游一番,眼前的这个花车老板个子不高,脸色黝黑却非常健康,一脸积极向上和马来人特有的质朴与善良表露无遗,我的心中丝毫没有在其他地方担心被宰的忧虑,开始询问价格,老板说送达三个景点20马币,全部景点60马币,一番讨价还价之后最终以40马币送达所有景点为最终的价格,老板认真的整理着坐垫上的褶皱,铺平之后帮我先把孩子抱到了中间,他再三叮嘱我们抓紧孩子,一脸堆笑的骑上了他的花车,我们在鲜花簇拥之下开始了我们的马六甲景点之旅,我让老板关闭了令我在炎热之中烦躁的车载音乐,开始享受着马六甲特有的“敞篷车”带给我们全家的快乐。

我正在给家人夸耀我讨价还价的本事的时候,蹬车的老板用很熟练的英语问我是韩国人还是中国人?我告诉他:我是中国人,他说华人都是好人,他很喜欢华人,于是我们的交流就这样不由自主的开始向深处延伸开来,虽然我感觉他是地地道道的马来人,但是我还是问了一下他是马来人还是其他民族的兄弟,他看着我的妻子带着穆斯林纱巾,就用阿拉伯语说“感赞安拉,我是穆斯林,是马来人”,简单三句话的回答,突然让我感觉他并不一般,他并没有直接回答我的问题,告诉我他是马来人,第一句感赞安拉表明了他的信仰,让我们的距离大大的拉近了;第二句我是穆斯林,他教育了我民族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我们都是穆斯林,最后一句他才回答了我的问题,我本来想,我这样的分析是不是想多了,但是之后的交流让我证实了我对他的认识是正确的,他在接下来的交谈中给我上了一堂扎扎实实的信仰课程,让我心生敬佩,让我对自己做了一次重大的审视,他竟然让我修正了我内心深处暗藏的一个巨大诟病,他告诉了我一个道理:智慧并不单单属于学者,虔诚要有可以与私欲作斗争的勇气才可以更加坚强!他让我蔑视自己的自以为是,他让我认识到:“原来,长久以来,我在某些信仰认识上根本不如一个在马六甲蹬踏自行车的穆斯林兄弟,我们每个人都太渺小了”感赞安拉,我将为大家继续叙说这位在我看来隐藏在马六甲骑行花车中的智者带给我的震撼与智慧。

他一边非常有劲的蹬踏着花车,一边左右开弓的用手‘指画’着两边的景点,给我们详细的讲解着每一个景点的历史和特点,我也不断地给旁边的妻子翻译着他给我讲解的内容,每到一个景点,他都会让我们下车参观,并不断的高举着我的手机,变换着各种让人觉得奇怪而又可爱的姿势为我们全家拍照留影,我越来越觉得他太善良了,上了车我们开始向下一个景点缓慢的走去,我对他说:“你是个好人,我也想把刚才谈好的40令吉,改为50令吉”,他高兴的说:“愿安拉回赐您”,此时我的内心也感觉到无比的满足,我这样的一个举动让我们之间的关系变得更加贴近了,我们之间的交流也变的更加深刻和没有防线了。

我突然对他说:“Brother,我想问你一个问题,既然马来西亚是一个穆斯林国家,为什么你们的政府会允许这么多的庙宇宗祠、佛龛道观在马来西亚如此盛行,而不加以限制和禁止呢?”主啊,我终于把这个问题向别人一吐为快,这个问题自打我来到马来西亚让我憋的透不过气来。我想找到一个知音与我一起憎恶,与我一起批判政府的这种政策,最起码可以有个人和我一起出出这口憋屈,让我轻松一点。

他听到我的这个问题后不假思索的问我:“Brother,你会诵读《古兰经》吗”我说:“感赞真主,我可以诵读”,他又问我:“诵读之后你会学习他的下降背景和含义吗?”我回答道:“当然了”,接着他又问我:“你会背诵《古兰经》第109章—不信道的人们,这一章吗?”,我回答道:“当然会背诵这一章,我经常在礼拜中诵念这一章”,他满脸笑容的对我说:“那,我们一起诵读好吗?”,由于早上从宾馆出来洗了小净,我就开始与他一起诵读起了这一章由6节经文组成的,我已经熟练的再不能熟练的《古兰经》章节了:

奉至仁至慈的真主之名 

1.你说:“不信道的人们啊!

2.我不崇拜你们所崇拜的 ,

3.你们也不崇拜我所崇拜的 ;

4.我不会崇拜你们所崇拜的 ,

5.你们也不会崇拜我所崇拜的 ;

6.你们有你们的报应 ,我也有我的报应。”

我和他一起带着一种极其谦恭的语调,诵读完了这节经文,然后,他说:“安拉在《古兰经》的这一章节中并没有命令我们敌视和诋毁异教徒,更不允许我们禁止他们所崇拜的,一个人能否获得正道只有来自于安拉的引导,即便是我们尊贵的先知,他只向人类传达安拉的箴言,能否成为一位穆斯林完全来自与伟大的安拉的引导不是吗?”

此时,我突然感觉到自己感受到了什么,全身有一种被电触到的感觉,我继续听着他叙述他的观点,他接着说:“我们穆斯林对异教者所做的就是用我们优美的言语、和善的目光、谦逊的态度去尊重他们,去用自己的行为告诉他们什么是伊斯兰,而要做到这些美德,我们只有效仿我们的穆圣(愿主福安之)的圣行,我们伟大的先知在麦加宣教之初,难道那里的人们都是穆斯林吗?难道先知收复麦加之后用限制、禁止和大多数欺辱小部分来对待了当时人们的人权吗?”

这样几句排比式的设问句,让我惭愧不已,我将我的两手合并在我的两膝之间,重重的低下了我的头,继续听着他用有些喘气和颤抖的声音讲述先知的美德,他说:“先知宣教之初,麦加和麦地那充斥的是多神教徒和拜火教徒,他们之所以最终成为穆斯林就是因为穆圣和所有追随穆圣的苏索哈白们用人类最美好的待人方式对待了他们,他们用善良接待恶意攻击,他们用忍耐面对非穆斯林残忍的迫害,他们高举长袍抵挡着不断向他们袭来的石块,走上街头用文明和和平的方式向人们宣扬(万物非主,唯有真主)这一穆圣终生奋斗的目标,在最终光复麦加之后,穆圣在阿拉法特的辞朝演讲之中告诫全人类:阿拉伯人不优越于非阿拉伯人,非阿拉伯人也不优越于阿拉伯人;白人不优越于黑人,黑人也不优越于白人。”。

说到这里他将蹬踏的三轮车停了下来,哭着说:“穆圣为我们忍耐了所有我们应该忍耐的,穆圣为我们承担了所有我们应该承担的,他的一生是那样的艰难,可是我们今天生活在他作为安拉的使者带给我们的伟大信仰的吉庆和平安之中,却不能习从他的圣行,用美好的言行去感化旁边的非穆斯林,而恰恰有很多人用相反的做法去伤害非穆斯林”

突然,他狠狠的用半握的拳头砸了两下自己的胸脯说:“他们没有能成为穆斯林,是我们的责任,我们做的不好,我们没有按照穆圣教导我们的方式去对待他们,我们不能粗暴的对待他们”,他的这一举动惊吓到了我们一车的家人,我能感觉到三轮车剧烈的震动,然而此时的我再也无法忍受自己内心激烈的震颤而早就已经要爆溢而出的泪水,坐在旁边的妻子由于不懂英语用一脸诧异看着我们,我对妻子说:“等回去了我再告诉你吧”,我轻轻的拍了拍三轮车老板的后背,他用他那双黝黑的手将流淌到脸颊豆大的泪水均匀的擦抹在了自己的脸上后,微笑着说:“对不起”,可是此时的我已经再无欣赏景色的心情了,眼泪模糊了我的双眼,我看着路边的一个皇宫的大门,眼前浮现着马来西亚脱离英殖民地历史的艰难,曾经的马来西亚穆斯林何尝不是被统治的少数族裔,他们并没有被曾经的非穆斯林统治者消灭殆尽,今天成为统治者的他们能认识到这些,也就不奇怪了!此时,先知的辞朝演讲中的教导再次萦绕在我的耳际:“阿拉伯人不优越于非阿拉伯人,非阿拉伯人也不优越于阿拉伯人;白人不优越于黑人,黑人也不优越于白人。”

同时这位可爱的隐藏在马六甲骑行花车中的智者带给我的震撼的感悟也深深的植根在了我的心田:

“和我们生活在一起的非穆斯林没有能成为穆斯林,那是我们做的不好,我们没有完美的习从圣行,我们没有用我们优美的言行感化他们,他们没有错,错在我们!”

主啊!感赞您让我今天能遇到这位可爱的到现在连名字都不知道的教亲,并通过他,让我的信仰有了一个新的提升,我这才缓过劲对他说:“Bother, 能告诉我你的名字吗?”他说:“我叫阿卜杜拉.纳义木”,我告诉他:“我叫努伦丁”,我给他说:“阿卜杜拉,我们回去吧,回到红房子那儿去,本来由于那是一座在马六甲有名的基督教教堂而不愿意让同去的孩子们过多的接近和拍照的,现在我想去看看”,于是我们调转车头往红房子方向走去。

回去的路上,我们的聊天还是没有停止下来,我问他:“我听说马来西亚大部分成年穆斯林都在年轻的时候朝过觐,您也去过了吗?”他极度愉快的说:“是呀,我去过三次了”,“苏布哈南拉,这样来说你是很富有的人了,为什么还要以蹬踏三轮车来谋生呢?因为,在中国首先能得到去朝觐的名额就非常难,再加上一次朝觐需要至少5000美元的费用,让很多人因此而不能完成自己的夙愿,而你已经完成了三次了”,他说:“马来西亚用不了那么多钱,大概只有6000-7000令吉(人民币大概一万多块钱)就可以去了,我每天骑车赚来的钱我会让妻子把所有生活所需的费用拿出来后,剩下的存起来,积蓄我们朝觐和副朝的费用,每次攒够了费用,我们就去副朝,这就是我的生活,简单,自由”他边说边很满足的摸了摸后脑勺,不经意间我们已经到了红房子旁边,我走下车拿出100令吉对他说:“纳义木兄弟,祈求安拉慈悯你,感谢你今天给我上了一趟生动的信仰课程,马来西亚有你这样的穆斯林,我相信一定会越来越美丽,越来越美好,请接受这100令吉,多出的部分请填放在你和妻子再次朝觐的基金中,等你们再次去朝觐的时候请为我们做好个杜瓦”,他接过我的钱,伸出双手想拥抱我,我拥抱着他用手轻轻拍打着他的后背,眼泪又一次湿润了我的眼圈,告别他之后我和家人逐渐淹没在了诸多游客的人群之中了,身边不断的有华人和印度人经过,我再也不像以前那样觉得他们不属于马来西亚了,每每看到他们看着我们一家的时候,我微笑着向他们微微点头示意,他们也向我投来温暖的眼神,我突然感觉那样的美好!

第二天是吉庆的主麻日,为了不耽误主麻聚礼,我没有继续向下一个城市行进,而住在了马六甲的宾馆里,第二天聚礼时我来到了位于鸡场街的一座古老的清真寺,这也是一座历史悠久的古建筑,是一处到了马六甲不得不参观的景点,从外观看,这座清真寺带着明显的东南亚建筑风格,礼完主麻拜后,大家和平时每一番礼拜结束之后所做的一样向左右的兄弟们互致色兰,相互握手,我才发现我的右边跪着的竟然是昨天为我蹬踏三轮的阿卜杜拉兄弟,我又惊讶又欣喜,他也很吃惊的用几乎要喊出来的音频分贝叫了我一声;“努伦丁兄弟”,我久久的握着他的手,看着他那张已经被晒得乌黑的脸庞对他说:“别忘了下次去朝觐要为我做好杜瓦宜”,他摇动着我的手说:“因善安拉,向中国穆斯林说赛俩目!”

看着他走出清真寺的背影,我久久坐在已经散去的礼拜大殿里,听着殿外水池里的喷泉有节奏的喷水声,再一次回味起昨天那难忘的信仰教育和对我灵魂的深深撞击。先知啊!我们真的很惭愧没有能完美的习从您的圣行,伟大的真主啊!祈求您赐予我们坚定的跟随穆圣优美品行的能力,让我们用穆圣的方式宣扬我们伟大的伊斯兰而永不懈怠!阿米奈!

 

2016年5月于马来西亚马六甲

2016年11月20日完稿于山东青岛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1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