愿真主接受斋戒之前,我们自己是否先保护了斋戒?

愿真主接受斋戒之前,我们自己是否先保护了斋戒?.jpg

学者们说:在诱使犯罪的客观因素强劲的情况下,克制自己远离罪恶的人,将获得无尚的荣耀,丰厚的回赐和报酬。

在艾布•胡莱勒所传述的一段圣训中,先知(愿主福安之)在讲述复生日那天,除了真主的荫庇外再没有任何佑助,而有七种人将有幸蒙受真主的荫庇时提到了这样一种人:“出身高贵的美貌女子引诱他,但因惧怕真主而拒绝她的年轻人。”

在先知(愿主福安之)的时代,圣门弟子当中的年轻人几乎都是虔敬侍主,为主道无畏奉献的敬畏者,是整个人类历史发展的长河中最优秀的榜样,从伊斯兰早期到我们这个时代不知出现过多少真诚侍主的优秀青年。

那么,为什么在这么多廉洁的年轻人当中只有先知(愿主福安之)所提到的这种青年有幸承蒙主恩,末日,当所有人都暴晒在离头顶只有几尺之高的烈日之下,汗水淹没了脖颈,每个人都恐惧到无法自己的时候,能心情愉悦地享受来自真主的荫庇呢?

那是因为,曾经诱使他犯罪的那个客观因素强劲有力。因为诱惑他的不是一般女子,是身份地位高贵的女人,不是姿色平平的女子,是美艳至极的女人。但在这样的情况下,因为惧怕真主的刑法,害怕堕入后世里悲惨者的行列,他毅然决然地远离了这种诱惑,保持了自己的纯真。在真主御前再也没有比他更优秀的人了,所以他便获得了那无尚的殊荣和报酬。

相对来说,在诱使犯罪的客观因素薄弱到极点的情况下,纵容自己堕落、犯罪的人将要受到真主最为严厉的惩治和恼怒。

真主是我们的造化者,他彻知我们本性的懦弱和事功的微薄,深知我们容易跟随本是我们的仇敌的依布里斯(恶魔)的引诱,所以真主在生活中给予了我们种种保护,通过古兰经和先知的教导启示给我们许多可以预防恶魔的伤害,加倍获得回赐的时机。

后世里的各种考验和惩罚,那惊恐的画面我们无法想象,更无力承受。同样、真主给信士们所许诺的天堂,那里的恩泽和后世里得以面见真主的殊荣仅凭人类自身微薄的事功是根本无法达到的。

真主说:“真主欲减轻你们的负担;人是被造成儒弱的。”——妇女章:28。

所以,真主为了佑助仆人们克制自己的懦弱,战胜恶魔和自身邪恶性灵的引诱,获得那最终的恩泽之园,这才给予了我们莱麦丹月这样一个用来重新塑造自己的生活,更新自己同真主之间的约定,修正自己的错误的高贵之月。这个月我们的一切善功都将获得无量,加倍的回赐,甚至于真主借先知(愿主福安之)之口说:“真主昭示:‘一个人做的每件工作都是为自己,只有斋戒例外,斋戒是属于我的,我将亲自回报。’——艾卜•胡莱勒传述。

同时,真主怕信士们懦弱,无法完整地获得斋戒的回赐,怕信士们被恶魔引诱,受自己邪恶性灵的怂恿在这样一个善功得享无量回报的高贵之月作出罪恶之事,所以真主借先知之口又向信士们传达了这样一个喜讯;先知(愿主福安之)说:“当莱麦丹月进入时,天堂诸门一一被打开,火狱诸门一一被关闭,恶魔皆被锁链拴起来。”——艾布•胡莱勒传述。

这还不够,真主又给予了我们一个胜于一千个月的盖德尔之夜。

那么问题来了,当我们所有人都沉浸在真主的喜讯,斋月的高贵,善功得享加倍报酬里时,可否认真地考虑过这个问题;在诱使犯罪的客观因素薄弱到极点的情况下,纵容自己堕落、犯罪的人将要受到真主最为严厉的惩罚和恼怒。

那些以引诱我们堕入火狱的深渊为己任,不放过任何机会要致使我们入迷悟之途的恶魔们全都被真主用锁链拴起来了。真主为给予我们一个充满祥和安宁的幸福之月,把火狱的大门通通都关闭了。为了激发人们对天堂的渴望和向往,命令天使们打开了天堂的所有大门。为了使这个月更加喜庆和祥和,让哲布莱伊天使长带着所有的天使降临到地面,向信士们传达祝福,为他们祈求饶恕。当整个稳麦群体都沉浸在古兰经的芬芳之中,虔敬的信士们日夜不眠地为真主做事功,连平日里忽视拜功不曾入寺门的薄弱信士们都礼起了五番拜,坚持夜间的立站……

在所有诱使犯罪的客观因素都得到了最大限度的抑制,身处在这样一片祥和的氛围之下的我们,可曾保护好了自己的斋戒?可曾远离了罪恶?

我们欢天喜地的谈论着,认为我们在这个月所行的一切善功若主意欲都会得到无量的回赐时,伟大的真主是绝对公正的;我们可曾知道这个月若作了罪恶,它招致而来的惩罚同样也将是无量的。我们期望能获得盖德尔之夜所有的善功都能获得胜于一千个月的回赐,但可曾想过,在引诱犯罪的客观因素得到了真主最大限度的抑制以后,如果再作恶,将受到相当于作恶一千个月的惩罚。这或许就是盖德尔之夜被隐藏起来的原因,因为人性本弱,易疏忽大意,如果我们知道了具体哪天是盖德尔之夜,在那一夜如果我们不经意间做了罪恶,那将为我们招致相当于作恶一千个月的惩罚。

斋月的白天不要故意的吃饮,同房,斋戒就是有效的。但你可曾思考过这段圣训的精神意义;据真主的使者(愿主福安之)的释奴欧拜德传述:两个妇女持了斋戒。某人说:真主的使者啊!有两个妇女持守了斋戒,她俩快要渴死了,使者避开了他,或沉默不语。我记得那会正值中午,那人又向使者说道:真主的先知啊!以主起誓,她俩真的快要死了,使者说:你让她俩过来,她俩过来后,使者说:去拿个碗或容器来。然后使者命令其中一人吐,她就吐出了半碗脓血(或带血的肉块和其它一些杂物),使者又命令另一个人吐,她则吐出了满满一碗的脓血(或带血的肉块和其它一些杂物)。随后使者说:这两个人用真主赐予的合法給养封了斋,却用真主禁止的非法之物(背谈)开了斋。她俩坐在一起,不断的蚕食人们的血肉。——艾哈麦德圣训集。

法学家们的责任是依托真主给予他们的真知,为稳麦大众阐明律例,带来便利和容易。所以从教法的角度来说斋月的白天只要戒除了吃饮,同房,斋戒就是成立的,但并不代表这样的斋戒是完美的。

因为在那些秉持“内在法学”,拥有真知灼见,由内而外的侍奉真主的学者看来,如果不戒除一切不道德的言语或举止(无论是发自口舌的,还是内心所隐藏的,比如背谈,它对斋戒的伤害在之前的那段圣训里已经说的非常明白了。)我们的斋戒是不成立,无效的,还会招致真主的惩治和恼怒。

不道德的言论和行为那么多,为什么通过这段圣训,使者(愿主福安之)向我们特意强调了背谈对斋戒的伤害呢?这也是为什么我要写这篇文章的原因所在。

伟大的真主承诺在这尊贵的斋月里,在高贵的盖德尔之夜里,只要仆人们在信仰他,寻求回赐的前提下持守斋戒,立站夜间的拜功,那么他将饶恕仆人的所有罪恶,可唯独“背谈”这个罪恶不在赦宥的范畴以内,为什么?

因为背谈本身就是大罪,尤其在这尊贵的祥和之月,它就显得更加的可恶,而且背谈别人的人若想得到真主的赦宥,他必须先忏悔,认识到错误,必须向当事人请求原谅,只有在获得了当事人原谅的前提之下,真主才会赦宥它。

伟大的真主把是否赦宥一个背谈了自己的人的权利交由当事人选择,这是何等的伟大和公正。赞主超绝,没有任何自诩正义的政体,体制或法律在保障人权方面能做到伊斯兰这般彻底,这般细微。

在我们祈求真主的赦宥,祈求真主接受,保护我们的斋戒,给予斋戒的回赐之前,我们应该沉下心来,考虑一下我们是否先从背谈等真主禁止我们接近的不道德言论和举止中保护好了自己的斋戒。

早上,和家人聚在餐桌上一起吃斋饭的时候,我们是不是谈论了别人的不是,背谈了别人的坏话……。如果有,那我们岂不是导致全家人用真主所禁止的非法之物封了斋。

白天,和朋友们,同事们,亲友们,陌生人聚在一起的时候,我们是不是背谈了别人,挖苦了别人,煽动了仇恨……。如果有,那我们岂不是像圣训里的那两个妇女一样,白受了一天的饥渴,提前用真主所禁止的非法之物开了斋。

想要从背谈的罪恶中获得赦宥,必先获得当事人的原谅,试问有几人有这份勇气去请求对方的原谅。如果没有那份勇气,就请远离它吧!远离一切会让你的斋戒付之一炬的不道德的言论和行为。

世人大多难免背谈,我们向真主忏悔,祈求他给予我们勇气去请求那些被我们谈论过的人谅解我们,给予我们此后不再重蹈覆辙的毅力。

斋月还剩为数不多的几天了,希望我们都能远离这一切的罪恶,在祈求真主赦宥和接受之前,自己先尽力而为的保护好斋戒。

使者说:“一切工作皆看结局”。斋月还未结束,真主的慈恩和饶恕依旧大开,希望我们迷途知返,使我们的斋月,我们的斋戒画上圆满的句号。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1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