祈祷,不能忽略的治疗手段

穆斯林都习惯于做杜阿,或者在各种特殊情况下念祈祷词,但是可能不知道祈祷对治愈的力量和效果。

我们很多人在身体稍有不适的时候,可能更习惯于喝些中草药茶或是服用些非处方药,而他的家人也似乎更习惯于为他煲汤,而不太可能去念一段杜阿,祈求他身体恢复健康。

然而,现代医学证实了祈祷本身具有超强的治愈能力,也能增强其他药物的治疗效果。

经训中的依据

古兰经和圣训中指引我们,有两种祈祷有助于恢复健康,其一是可以在任何地方完成的,另一种则必须是接触病人才能完成。前者被称为杜阿或者祈祷词。

安拉说:信士们啊!你们当用坚忍和拜功求[安拉的]襄助。安拉的确与坚忍忍者同在。(2:153).

你们的养主說:你们要祈求我,我就听取你们的祈祷。对于拜我上高傲的人,即將卑鄙着进火狱。(40:60)

当一个人亲自为病患祈祷健康的时候,可以是在杜阿时候完成,更多时候是在"鲁奇亚"疗法中进行,其通常是由一个人背诵特殊的祈祷词或者古兰经章节,经右手传递到病患身体上。

通常会有专业的信仰治疗师完成,有时普通人也可以用古兰经文治疗他人。

阿依莎记载的圣训中提到:“我们中如果有人生病了,安拉的使者(愿主福安之)就会把他的右手放在病患身体上轻柔,并且说:噢,人类的养主啊,赐予他健康吧,治愈他,你是伟大的治愈者。虽然没有专业的信仰治疗师,但病患的身体康复了,病痛去除了。”

开端章是最经常被用来祈求治疗的章节,特别是在不了解针对某种病症的特殊祈祷词时,通常建议诵读这一章节。

阿斯瓦德进一步解说了阿依莎的转述,说“先知(愿主福安之)允许人们用鲁奇亚治疗法医治被毒物蜇伤的病人”,并且”安拉的使者说,你们可以按照天书实施鲁奇亚治疗法,并收取报报酬。”

科学的解释

尽管在现代医学中,用祈祷治疗病人的方式并不像西医那样得到专业上的认可,但是这一疗法已经被广泛的接受。在哈佛医学院和世界上其他上百家医学院里都有关于对用祈祷治疗的研究。

在哈佛研讨会上展示了一个研究结果,共有406人参与了这项研究,其中一半人接受了祈祷词治疗,另一半人没有。

这次以体征健康指标提高与否为评判标准的研究结果显示,那些接受了祈祷词治疗的所有人员的全部十一项指标都有提升。

更令研究人员人惊讶的是为他们念祈祷词的人,十一项中有十项健康体征也有提升。

另外,研究人员也肯定了(对我们穆斯林已经显而易见)这两种祈祷方法都是有效的。

在拉里.多丝(Larry Dossey)的著作《重塑医学》中指出:"研究人员用心地寻找过在两个人思想交流的时候是否有某种微弱的能量传送,或者当一个人为另一个人远距离祈祷的时候,是否有某种能量传送。目前为止没有任何细微的证据表明这种能量的存在。".

于是研究人员总结为这些祈祷词并没有经过任何类似于电话线或者卫星发射波之类的载体被传送到另一个人身上。

因此,祈祷词到达另一个人身体的强度并不会因为距离而受到影响。同样,祈祷词也不受时间和空间的影响,所有的效果都是立竿见影的。研究者把这种穆斯林称为杜阿或者鲁奇亚治疗的方法称作“非本地性治疗法”,并且承认这样疗法不受时空限制。

求主让我们在祈祷中获得治愈

那么,祈祷词到底是怎样治愈一个人的呢?亨利.伯格森Henri Bergson是一名医学研究的先驱,他总结为我们所说的“思维”并不需要帮助就可以在任何地方。

既然思维是无处不在的,它没有必要“去”还是被“收”,因此不需要发出者或是载体。他解释说,大脑不产生思维,但与它进行交流。他还用无线电和无线电波进行了简单的类比。

我们知道,无线电不产生电波,它仅检测,传送并筛选它们。同样的,当我们祈祷痊愈时,我们只是体现出安拉的属性,并传达了安拉已经给我们的愈合这一信息。

正如无论你是否关掉你的收音机,电台仍旧是在传送的。所以安拉时时刻刻传送给我们健康和其他各种赐福,我们只需要用祈祷和杜阿“调”到这个赏赐,我们就可以接收到我们被承诺的所有好处。

与之相比,美国每年都有十万人因药物反应而死亡(这相当于每天有一架客机坠毁造成的死亡),因此我们至少不应该排除以祈祷的方式作为辅助治疗的手段。

拉里.多丝(Larry Dossey)在他的著作中指出“一位内科医生通常只会在当下从病人体内寻找病灶的原因。而一个相信后世的人会考虑时间和空间,病人体内和体外各个方面因素,为病人寻求解决的办法”。

祈求安拉引导我们,让我们获得后世的天堂。祈求安拉襄助我们,应答我们的祈祷,治愈我们的疾病让我们恢复健康。

(绿色童年撰稿人阿依莎张译)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1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