缅怀阿里·蒋敬


蒋敬教授葬礼

10月21日凌晨3时20分(新西兰时间,中国时间10时左右三点余),阿里·蒋敬复命归真!

他是一名教育家,更是为伊斯兰文化事业贡献一生的著名的经学家、译著大师、社会活动家,将大量的英语版伊斯兰书籍翻译到中文,贡献和建树巨大。他的生平事迹在业界、学界和伊斯兰世界广泛流传,“家喻户晓,妇孺皆知”,毋须赘述。

他是我高中时期的学友,年长我四岁,对于我亦友亦兄,既是同窗,又是老大哥。

他是苦孩子出身,童年和少年时代都在浙江中路清真寺度过,他睡过牛肉铺砧板,自幼学习古兰经、阿语和武术,精通伊斯兰教教义,能用阿语诵读古兰经;武功高超,获得上海市男子青年组武术冠军;他擅长书法,尤其是毛笔篆书;他是我心目中真正全面发展的优等生,作为贫困的回族子女,他比我们一般同学阅历丰富得多,从他作文字里行间中透射出的文字功底和生活底蕴,使我们望尘莫及,作为同窗学友,我们引以为荣。

1958年秋,上海市回民中学少数学生在校举行“封斋”活动,这是史无前例的,也是空前绝后的一件往事。当时,我是高二学生,年仅15周岁,出于民族感情和宗教信仰,自愿“封斋”。“封斋”本是我们穆斯林学生的自发性自愿的宗教活动,以我的同窗蒋敬同学为发起人,大家自愿组合的。最初参与者全校有好几十位男女同学,坚持整月完成“斋功”的同学仅十余位同学,我是其中之一。如同马拉松长跑一样,未坚持下去的同学也是情有可原,我们坚持全程后享受经受“斋功”考验的欢欣。

1965年,上海市“城市四清”试点,回民中学正是重点单位。“城市四清工作队”进校后,把随着岁月消逝早已淡忘的尘封多年的往事——“封斋”活动重新抖落出来,无限上纲上线,视若洪水猛兽,把正常的宗教信仰活动当作“重大政治事件”,非但追究校方领导责任,“城门失火,殃及池鱼”,而且将“封斋”活动的发起学生的身体力行也定性为“政治问题”,蒋敬首当其冲,“工作队”并将整理材料寄发北京外语学院。这一份“黑材料”虽未将蒋敬置于死地,一顿“重棍”打压,却将应届毕业生蒋敬“打翻在地”,他志向远大、品学兼优,本可分配到外交部等重要单位工作,却平白无故作为“政治意识形态问题”被贬损,降格分配到河北省地方工作。诚然,身负“重伤”的蒋敬,不被命运坎坷、岁月蹉跎所压倒,不弯腰、不消沉,仍然拼搏一生,铸造人生的辉煌。

高中毕业六十年了,整整一个甲子,我们各自天涯,互相关注对方的人生踪迹。步入老年后,近十年双方电子邮件络绎不绝,鸿雁传书,见文如见人,一番推心置腹的心灵交流,令人感动不已。

交流书信中,我们曾经互称过“教亲”、“教弟”、“贤弟”和“ 亲爱的好兄弟”,天下回回是一家,断了骨头连着筋,同胞信仰之亲,其他任何关系无可比拟。然而最多的互称还是“蒋大哥”和“花老弟”,显得既亲切而无距离感。

其实,全部书信内容对于“教胞”而言毫无隐私,双方“让我们互道保重,感赞主恩,求真主恩赐大家安康。”他所言:“你的经验与我不同,修炼成正规的科学家,对天地的造化要比我们文史墨客要深刻得多,因为深入看到了造化的奥秘。我们回民中学老同学之中,像你我这样为穆斯林奔走呐喊的人几乎是稀有动物。你我都是出自自觉的努力,感赞真主引导,决心为我教胞说话,深信伊斯兰是人类思想光辉。”我所言:“你是领头羊,我仅是努力的跟随者。”他所言:“我每次看到你的来信,都很受鼓舞,希望你经常指点,使我受益。感赞真主,从你那里获得知音和精神温暖。”我所言:“获悉贵体欠安,求安拉恩赐于你早日康复,我们穆斯林太需要你这样的为正道奋斗的阿林。为我们华人穆斯林世界再作贡献!大哥健在,榜样和楷模的力量巨大无限的。”

书信中,我们还谈到一事:“雁过留声,人过留名”,任何历史时期各领域都有自己的精英和英雄,都有自己的代表人物。当代中国乃至华人世界对伊斯兰教作出重大贡献的杰出人物非你莫属。人们认可、尊崇自己的杰出人物,口口相传,有口皆碑。为了传世给后人,必须以书面方式立传。可能你会出于自谦,推掉谢绝。其实,颂扬你不是仅对于个人,而是向世人(含穆斯林和非穆斯林)宣扬伊斯兰文明。正如我们相知的那样,今世的日子不多了,赶快做些紧要之事。作为你的学友、知己,我决心与他们一起做好这件大事。《阿里·蒋敬传》该书由我主编,你的发小、学友、校友、友好和教胞们分别撰稿。他对此事提议表态:“仍旧坚持给我一段时间好好思考,过一段时间,我会给你肯定的答复。”事过境迁,此事只能遗憾地划上休止号。

众所周知,译著和编译本身就是高智力的创造性劳动。他的母语是汉语,英语是其科班出身的专业,阿拉伯语则是自学成才,中外贯通。融合一体,若按中国古代对文人最高评价称赞他“学富五车、才高八斗、著作等身”都不为过,不仅令我们“得益终生”的是其诸多译著、编译和著述,而且是他笔耕不辍,用亲身行动告诉世人,生命不息,创作不已,是我们永远的榜样和楷模。

人生命的长度是有限的,但生命的厚度各不相同,对社会贡献大小也不同。作为人生导师,他留给我们及后人巨大的精神财富,译著有《信仰的哲学》、《伊斯兰学》、《穆斯林妇女丛谈》、《认主学及其在思想和生活中的涵义》、《穆斯林团结的历史光辉》、《古兰经导读》、《斋月丛谈》和《先知穆圣生平事迹及现实意义》等几十部。他曾撰写并发表了大量有关穆斯林见闻的文章。其中还有著名优秀论文《云南回回走访录》、《父母应怎样培养穆斯林后代》、《美国的宗教趋势与伊斯兰研究》以其虔诚思想、独到的视角、流畅的文笔深受读者喜爱。近期新书大作《穆斯林故事会》,我已在《伊斯兰之光》网站中《故事会》栏目中下载珍藏,反复细读,爱不释手。

阿里·蒋敬,是真正的“大写的人”,是我们民族的骄傲!

六十年弹指一挥间,我多么想见到他这个“武林高手”的矫健身影,多么再想聆听他这位“阿林”以娴熟的阿语“安拉乎艾克拜勒”的朗朗念诵声……他的影像永远定格在我的脑海中。

如今,蒋大哥在微笑中“受主宠招”,复命归真。

我们都是属于安拉的,我们最终的归宿是安拉那里。愿安拉喜悦他,提升他在乐园里的品级,阿悯!

人的生命是脆弱的,稍纵即逝。兔死狐悲,风烛残年的老年人更是触景生情,尤其是我这个重症病人,日常起居半失能,闻讯后不胜悲痛,彻夜难眠,撑起精神,边吸氧气边撰悼文,为蒋大哥送行。拙作断断续续,不能一气呵成,谨表“老弟”的缅怀之情。

 而师玛乃·花铁森

 2020-10-22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1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