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镖:辞别的演讲

【转发按语】本来,穆斯林没有“打江山守江山”的习惯。穆斯林领袖和清真寺领导适时适当的更新,使穆斯林的事业才得以正常而健康的传承与发展。愿真主提升服务穆斯林事业之宗教领袖和行政领导的品级和福利!阿米乃。

亲爱的穆斯林同胞们:

我们的先知、领袖和模范穆圣(祈主福安)每次领拜前都会整顿班子,让大家排列整齐,左右挤紧不要留下空隙,以后的伊玛目们也仿效先知整顿班子。但先知当年还经常说这么一句话:“你们要像一个辞别的人一样礼拜。”意思是当我们礼拜的时候,要有这样的心境:这番拜功也许是我生命中的最后一番。假如我们达到这样的心境,那么我们会是怎样的虔诚呢?

任何人都不能保证他的生命能够延续到明天、下一个时辰,甚至下一口呼吸,所以,我们要将每一天当做生命中的最后一天来珍惜;当我们辞别一个朋友的时候,也要珍惜,因为,也许这就是与他的最后一面。

昨天听到一个令人痛心的消息:我在富强巷任伊玛目的时候,有一个学生名叫马俊,大家都叫他尕马俊,小伙子很优秀,很上进。曾在富强巷清真寺、南关清真寺(时任伊玛目为韩福良阿訇)和北关清真寺(时任伊玛目为马跃祥阿訇)之间举行的“瓦尔兹”演讲比赛中荣获第一名;后来他出国学习、工作,在由中国驻苏丹大使馆举行的演讲比赛(母语为阿拉伯语的人用汉语演讲,母语为汉语的人则用阿拉伯语演讲)中荣获一等奖。马俊很孝顺父母,前不久将自己的父母、妻子和儿子接到沙特麦加进行副朝,真主的定然,突遇车祸,母亲和不到两岁的儿子当场归真,父亲和妻子至今还在医院抢救。听到这个消息,我很震惊也很痛心,但一切都由真主掌握,只求真主赐予他忍耐之心。

“……任何人都不知道自己明日将做什么事,任何人都不知道自己将死在什么地方。真主确是全知的,确是彻知的。”(31:34)

今天是2013年8月15日,这是莱麦丹月之后我第一次讲“瓦尔兹”,或许也是我在南关清真寺的最后一次“瓦尔兹”。

真主的定然,穆民大众的信任和政府的支持,2009年4月2日,在南关清真寺历史上第一次伊玛目选举中,我很荣幸地高票当选。当月8日,就任伊玛目,承担了这份责任。到现在,已经过去了四年四个月零七天,这是短暂而漫长的一段时光。莱麦丹月已经过去,我们就此做一下总结。以史为鉴,历史是一面镜子,过去的事情都是历史,昨天就已经是历史。在过去的五个莱麦丹月中,今年的莱麦丹月是最有福分、最有吉庆的,各方面的恩典很大。截止到2013年8月14日,穆民大众共认捐南关清真寺“外格夫”1733份,回笼资金866.5万元,完成预订2400份的72.2% 。仅仅“盖德尔”当天,捐款和认捐“外格夫”共197万元,但事实上,据统计超过200万元。这是真主的恩典,同时也是大家对教门的热情。

过去的几年,重建南关清真寺是我们的重点工作,占据了大部分时间,但在我个人和教学班子心目当中,清真寺的中心工作永远是教育,这一点我一直在学董和民众中努力传播。尽管现在比较艰难,正处在过渡阶段,但知感真主,这几年我们送出了十位开学阿訇,大部分坚守在教门落后的边远地区,祈求真主坚定他们的信心,终身为主道奋斗。同时还送出了五位留学生,有的在埃及爱资哈尔大学学习,有的在约旦等其他国家继续深造。

我们每天昏礼后的业余学习班一直在进行,特别是讲经班,这几年天天坚持,现在已经讲完了《古兰》的三分之一。

学董们接受了我的建议,没有将原南关清真寺大殿拆掉,也没有卖掉,因为“外格夫”是不能出售的,而是将大殿无偿移交给化隆卡日岗的穆斯林同胞。

新建的南关清真寺现在只剩下收尾工作了,夸张一点说,就剩下打扫卫生和铺设拜毯的工作了。

这一切都是真主的襄助,绝不是某个人或某些人的本事,就算是某个人的本事,那也是真主的恩赐。与真主宏大的、无法想象的恩典相比,我们所做的这一点点事情根本不值一提。昨天埃及军方“清场”已造成数百人死亡,加之马俊家人的车祸,使我的心情很难平静。“……人是被造成儒弱的。”(4:28)任何人不要逞强,没有资格逞强,真正强大的只是真主!不论是我本人,还是南关清真寺管委会和建委会成员,都应该感谢真主,我们没有资格向真主表恩。

现世是赛拜布的宅院,能够取得如此的成绩,赛拜布也很重要。

首先是穆民大众的好乜尔提和好都阿,年过九旬的老爷爷马进昌一直坚守在寺里,值班操心,而他唯一的愿望是能够在新建的南关清真寺大殿礼上哪怕一番拜功。之所以南关清真寺修建如此顺利,最大的赛拜布是穆民大众虔诚的乜尔提和他们虔诚的都阿。

其次,寺管会功不可没。寺管会一直支持着大众的工作,当然也在支持着我作为伊玛目的教学班子的工作,我开了五个年头四年多的学,满拉们的饮食问题我从没有担心过。对我的工作非常支持,仅举一例,开斋节大家都很忙,三位学董冶进福主任、张顺祥哈吉、马少卿哈吉将家里的事情暂时放下,开斋节第二天毅然和我一起赴民和探望九十一岁高龄的张华堂阿訇。在此,我表示衷心的感谢,祈求真主回赐管委班子的所有成员。

以冶福财哈吉为首的建委班子更是功不可没,他们负责南关清真寺的重建重任。我只说一个方面,其他方面就不提了:为清真寺而外出购置材料等,按道理来说应该由清真寺全额报销,因为那是公差,但他们还是个人承担外出的一切费用。这一点值得肯定,祈求真主回赐建委班子。

想提醒的一点是,清真寺的最终目标是要搞教育,提高教学质量,要可持续发展。我想不论是管委班子还是建委班子都应该想到这一点了,不能仅仅把清真寺修建出来,而不顾后续工作,他们是有远见的,但我希望他们能够看得更远一点。

我要特别感谢的是四位老阿訇,尤其是前任教长韩海比阿訇,老阿訇认捐了南关清真寺第一号“外格夫”。我忘不了:本人出任南关清真寺教长的那一天,老人家亲自来家里接我,那个镜头,那个场景我永生难忘。

由马玉山、马鹏、马宏贵、马明财阿訇等组成的教学班子兢兢业业,对我的支持也很大,我对此表示感谢。特别是教务主任马玉山阿訇,寺里的工作安排的井井有条,根本不用我操心。负责做饭的老两口任劳任怨,我偶尔也在寺里吃,饭菜做得非常好。

南关清真寺寺志编写小组的工作非常细致且卓有成效,现在只差清真寺落成的一部分寺志就编写完成了,目前正在印制,然后让各位顾问进行修改。监委会马文良主任挖空心思出主意、出点子,南关清真寺“外格夫”捐献证就是由他设计的。祈求真主回赐他们。

收款台的同胞们工作非常辛苦,风吹日晒每天坚守在岗位,几百万的修建款来自这些收款台。

这一切都是赛拜布,万万不可忘了真主――最终的掌控者。

最后,我还想感谢南关者麻提的穆民大众,你们的信任和支持是我工作的重要动力,祈求真主回赐你们及你们的家人!

天下没有不散的筵席,五个莱麦丹过去了,原本打算去年辞职,可是当时清真寺正在修建中,知感真主,现在清真寺即将竣工。

现在我正式宣布:辞去南关清真寺教长一职。没有别的清真寺请我去开学,我只是希望安心地过一段时间。我打算写几本书,出一些东西,西北的阿訇们出的东西实在太少,这是一大遗憾。本人所著的《伊斯兰功修问答》一书已出版,应该还能出更多,所以我希望剩下的时间能够安心地学点东西、写点东西。正如穆圣(祈主福安)所说:“求学从摇篮到坟墓。”希望大家理解我的心情,能够给我口唤。

虽然辞去了伊玛目的职位,但我永远是南关者麻提的一员,我壮年的一段美好时光在这里度过。人不可能不出错,有时候会忘记。我有时说话不注意方式,如果我的话语曾经伤害了大家,希望给个口唤。

赛俩目!

演讲时间:2013年8月15日

演讲地点:南关清真寺临时礼拜处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1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