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斯兰恐惧症的根源

通俗来讲,伊斯兰恐惧症可以理解为针对伊斯兰信仰、伊斯兰文化以及穆斯林群体的无端偏见、恐惧与仇恨。

人们总是将伊斯兰恐惧症视为新生事物,认为它是上世纪60、70年代伊斯兰复兴运动带来的直接后果。彼时,正是穆斯林世界伊斯兰复兴运动的高峰期,西方随即开始不断渲染伊斯兰的严重威胁。 然而,纵观全球各地,伊斯兰恐惧症一直都是根深蒂固的存在,当代人只不过用一个全新的词汇描述了一个古老的既定事实,它的进化,可谓尖锐而多元。

就当代世界而言,自穆斯林群体开始谋求发展、希望保护自身利益的那一刻起,伊斯兰恐惧症就在全球各地埋下仇恨的种子,将矛头直指伊斯兰,妄图通过攻击伊斯兰及穆斯林来转移一切的社会矛盾。

在伊斯兰恐惧症思想的渲染、熏陶与洗脑之下,很多西方人都认为伊斯兰信仰注定将成为西方文明的最大敌人,穆斯林群体自然也被视为敌对势力。作为最后一位先知——穆罕默德(愿主福安之)的追随者,穆斯林接受了源自造物主的真理,可是,对于所谓的“精英群体”而言,穆斯林就是落后、封建、暴力、恐怖的代名词,备受所谓“精英”们的歧视与偏见。

众所周知,伊斯兰恐惧症始于西方,因此,它的起源与发展,就与西方基督徒有着深远的渊源。随着穆斯林帝国的不断壮大,伊斯兰文明也逐渐步入黄金时代,基督教群体虽然从一开始就敌视伊斯兰文明,但起初,基督徒对伊斯兰文明的迅猛发展也充满了仰慕与惊叹之情,而后来,这种情感最终演变为对伊斯兰及穆斯林的嫉妒与仇恨,穆斯林也被基督徒视为最大的威胁与仇敌。

美国哥伦比亚大学教授爱德华•赛义德(Edward Said)指出:“欧洲人对伊斯兰的态度,从一开始的尊敬,发展到后来的畏惧,一切都是有序进行。”

公元632年,伊斯兰的先知穆罕默德(愿主福安之)逝世,随后,伊斯兰内部衍生出不同的帝国,穆斯林世界领土也横跨波斯、中东、土耳其、北非以及欧洲部分区域(譬如西西里岛、西班牙、法国)

至公元十三、十四世纪,伊斯兰已经逐步传播到印度、印度尼西亚甚至中国部分地区,这让西方基督教群体感到危机、挑战甚至些许畏惧,它们自然难以容忍伊斯兰如此迅猛的发展,认为这是来自于穆斯林群体赤裸裸的挑战。彼时的西方虽然敬仰伊斯兰文明的辉煌,但对穆斯林却是嗤之以鼻,拒绝成为穆斯林在经济、文化、科技等方面作出的杰出贡献,于是,它们大肆渲染伊斯兰帝国大大小小的军事行动,全面宣扬伊斯兰威胁论,将穆斯林描述为恐怖、暴力、唯我独尊的野蛮人。简而言之,对彼时的欧洲而言,伊斯兰就是一场噩梦。

正是在这种担忧与嫉恨的驱使之下,欧洲基督教统治者悍然发动十字军东侵计划,妄图一举消灭伊斯兰帝国,至此,西方社会针对伊斯兰与穆斯林群体的仇恨、敌视与偏见逐渐发展成型,演化为最早的伊斯兰恐惧症雏型,如今的伊斯兰恐惧症,只不过是中世纪十字军仇恨伊斯兰的延续。

为了蛊惑人心、寻求民众支持,最终为十字军东侵筹集更多军费,基督教统治者联合统治者神职人员大肆在民间散播伊斯兰威胁论。伊斯兰恐惧症得以发展、进化的一大原因,就在于基督教统治者巧妙的将所有社会矛盾怪罪于伊斯兰信仰及穆斯林群体。中世纪的欧洲处于基督教神权统治之下,各国常年混战,民不聊生,被称为“黑暗时代”。对基督教统治者而言,走出 “黑暗”的唯一途径,就是一致对外,打击伊斯兰,神权统治者甚至声称伊斯兰是上帝的敌人,打击伊斯兰,是源自上帝的天启旨意。

对于中世纪基督教与伊斯兰之间的矛盾,很多人都喜欢用所谓辩证法去看待。然而,这种“辩证”的本质,就在于将矛头直指伊斯兰,将一切问题的根源,都归咎于伊斯兰。然而,事实并非如此,基督教社会的危机与问题由来已久,打击伊斯兰,并不会让基督教社会走向光明。西方学者以“辩证”的方法论述伊斯兰,其实就是利用一些颇具争议的话题吸引眼球,以充满仇恨与偏见的语言咄咄逼人的攻击伊斯兰,不允许任何异见与多元的存在,其终极目标,就是彻底摧毁伊斯兰文明,将穆斯林群体彻底推向对立面,世代为敌,争斗不息。

倘若西方学者对于伊斯兰及穆斯林的“辩证论述”能够建立在公平、公正、理性以及实质证据的基础之上,民众对于伊斯兰的误解与恐惧自然不会如当下这般泛滥。倘若“辩证论述”的目标并非披露真理,那么,我们看到的一切论据,皆为伪命题,一切不同的声音,都会被视为对西方文明的敌视。

基督教对于伊斯兰的敌视,本质在于将所有人都收服于基督麾下,正如基督教《哥林多后书》第十章所言:“因为我们虽然在血气中行事,却不凭着血气争战,我们争战的兵器本不是属血气的,乃是在神面前有能力,可以攻破坚固的营垒,将各样的计谋,各样拦阻人认识神的那些自高之事,一概攻破了,又将人所有的心意夺回,使他都顺服基督。”

对于基督徒而言,让所有人都顺服基督,是上帝对他们的基本要求,因此,在信仰与虔诚的大旗之下,基督教神权统治者利用一切可利用的手段去攻击、打压伊斯兰,他们的终极目标,并不仅仅是将伊斯兰推向基督教的对立面,更希望让整个世界都与伊斯兰为敌。

简而言之,自十字军东侵时代起,伊斯兰恐惧症就逐渐发展成型,但其本质与核心思想却从未改变,而伊斯兰恐惧症所涵盖的范围与伤害性也在逐步升华。当代伊斯兰恐惧症,只不过是中世纪伊斯兰威胁论的延续。

--------------

编辑:叶哈雅

出处:IslamiCIty

原文:The Origins of Islamophobia

链接:https://www.islamicity.org/72340/the-origins-of-islamophobia/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1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