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方危机VS伊斯兰危机

【作者:美国基督教学者吉恩•爱德华•韦斯教授(Gene Edward Veith)】

近日,着名记者布莱恩•斯图尔特(Brian Stewart)发表一篇文章,署名《神权攻击下的现代世俗主义》。斯图尔特一反常态,对长久以来志在掌控西方政坛的极左基督教势力绝口不提,而是将矛头对准伊斯兰,认为伊斯兰“极端主义”是对欧洲乃至西方社会的最大威胁。

斯图尔特的核心论点,聚焦在近期发生的法国辱圣教师斩首事件。早在2015年,《查理周刊》辱圣漫画就引发一场暴力袭击,导致15人死亡。上月中旬,法国一名历史教师故意在课堂展示《查理周刊》发布的侮辱伊斯兰先知相关漫画,招致一名穆斯林学生不满,最终被这名极端学生当街刺杀并斩首。斩首事件引发法国乃至整个欧洲新一轮反穆斯林浪潮,每个人都认为辱圣漫画代表作西方价值观和言论自由,然而,很少有人提及穆斯林缘何会对此类漫画做出如此过激反应。

通过对伊斯兰信仰的学习,我们发现,伊斯兰并不认同人物画像,同时明确禁止绘制伊斯兰先知穆罕默德的画像。然而,《查理周刊》却打着“言论自由”的旗号,大肆发表侮辱伊斯兰先知的极端恶俗漫画。在穆斯林国家,发布此类漫画可能被施以极刑,而在世俗国家,某些极端分子在暴怒之下,势必会做出极端反应。

作为一名记者,斯图尔特先生摒弃公正与独立思考,高度赞扬马克龙总统对《查理周刊》的支持,以及马克龙一系列种族主义言论,他认为,马克龙总统是在扞卫真正的世俗主义以及言论自由。

马克龙认为,“世俗主义”是团结法国民众的唯一纽带,法国政府必须保护“世俗主义免遭伊斯兰极端分子的侵袭”。马克龙还表示,伊斯兰极端分子的目标极其明显,那就是颠覆法国自由主义价值观,因此,他认为法国清真寺不应当允许境外穆斯林学者的存在,同时要求法国穆斯林签署世俗主义条约。

此外,马克龙总统声称,法国只允许“开明伊斯兰”的存在,且必须遵循“法国价值观”。换言之,只有“开明”“开化”的伊斯兰,才可以在法国求得一丝生机。这就要求法国穆斯林做出抉择:若想求得生存,就必须摒弃一切与“法国世俗主义价值观”不符的内容。

对此,就连不少左翼批评家都持反对态度。他们认为,法国政府此类极端政策,将进一步激化内部矛盾。然而,斯图尔特却表示,很多西方人已经不愿保护真正的世俗主义价值观,忽视了来自於“伊斯兰极端主义”的威胁。

斯图尔特说:“这是西方与伊斯兰的对决,双方都陷入巨大危机。於西方而言,最大的危机莫过於民众对民主价值观、爱国情怀以及国家职责的失望之情。这种情况在欧洲地区尤为明显,但美国却後来居上,左翼势力不断质疑甚至敌视爱国主义情怀,而右翼势力则对民主价值观失去信心。”

从某种角度而言,斯图尔特的观点并无不妥之处。美国左翼右翼都已经对爱国主义、民主制度以及共和主义价值观失去信心。

诚然,当民主与共和制无法满足民众需求、无法保护人民利益时,必然会遭到民众质疑。民主共和,并不意味着民众必须无条件服从当局,也不意味着民众无权质疑政府决策。

然而,强制伊斯兰做出改变,从而适应法国世俗主义,强制穆斯林“改良”伊斯兰信仰,发起“开化伊斯兰”运动,并不符合自由主义价值观。的确,《查理周刊》有权发表辱圣漫画,因为这是属於它的言论自由,但是,真正民主的社会,会对宗教信仰持包容态度,不去肆意侵犯信教群众合法权益与宗教情感;真正民主的政府,会从根本上保护宗教信仰自由,这才是真正的共和国价值观。

虽然美国反穆斯林情绪一直蠢蠢欲动,但是截至目前,美国社会从未公开发表侮辱伊斯兰先知的画像。这并不完全是因为反亵渎法案的威慑,更是源自社会压力。对於美国社会而言,侮辱他人宗教信仰,就是赤裸裸的种族歧视,是违反自由主义、共和主义价值观的卑劣行为。

诚然,每个人都有权制作侮辱他人宗教信仰或宗教人物的漫画,但是,基於反种族歧视的理念,正常社会都不会允许此类漫画出现在公众面前,更不要说在杂志报刊进行出版发行。

我本人曾经查阅《查理周刊》发表的侮辱伊斯兰先知相关漫画,我从未认为这就是言论自由的体现,我始终坚信,这是最为低级的种族歧视。漫画作者或者出版方明知此类作品会对穆斯林群体造成巨大伤害,会招致穆斯林群体狂怒,却依旧选择我行我素,这与真正的自由主义价值观完全相悖。须知,自由主义、共和主义价值观的核心,就在於满足民众的共同利益,包括穆斯林群体在内。

回顾伊斯兰历史,我们发现,早期伊斯兰并没有神职人员掌控政权的现象,这一点与基督教历史大相径庭。对於穆斯林而言,伊斯兰先知穆罕默德是最为伟大的向导,他是伊斯兰史上最为伟大的领导人,穆斯林自然也成为崇尚政教合一的统一体。然而,随着时间推移,由於西方民众对基督教神权统治的失望,民众逐渐对信仰失去信心,并开始不断排斥宗教信仰对社会生活的干涉与影响,甚至逐步衍生出对信仰的仇视与敌意。

倘若伊斯兰果真如马克龙总统所言,与自由主义价值观水火不相容,穆斯林为何还会选择移民至西方国家?西方国家为何又会接受穆斯林移民的存在?既然崇尚自由、民主的西方选择接受穆斯林,那麽,在自由、民主思想的框架之下,西方理应对不同宗教信仰持包容态度,包括伊斯兰在内。

我们所面临的,并非伊斯兰危机,也并非西方文明危机,而是世俗主义危机。在这场危机之下, 人们不再包容不同宗教信仰与族群,而是将其他信仰与族群置於对立面,视为大敌。

“世俗主义”其实并不必如此极端,它既可以崇尚民主政治,也可以接受宗教信仰,如此,我们就可以避免很多争端与冲突,而我们的社会,也会真正得到自由与民主。

-------------

编辑:叶哈雅

出处:Patheos

原文:The Crises in the West and in Islam

连结:https://www.patheos.com/blogs/geneveith/2020/11/the-crises-in-the-west-and-in-islam/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1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