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班牙著名女记者阿曼达的寻真之路

【译者按语:在艾资哈尔清真寺办的英文班鲁瓦格经堂中,译者曾经见到过戴着盖头的她,庄重典雅,当时简单的寒暄和认识后,知道她是来自西班牙的新穆斯林,并未知道她有着如此丰富的人生经历。听我的妻子说,她是班上问题最多的同学之一,每次谢赫讲完课后,她和另外一个美国新穆斯林,总是有许多新的问题。在我看来,这是她们在思考,在用心灵和理性去追索真正的信仰。知感主!让我们认识了她们,看到她们对伊斯兰正信和真知孜孜不倦的追求,看到她们以实际的行动来追求正信而结出的甘甜硕果。新穆斯林的这些思想与认识,无论是国内和国外的都总是那么令人感动,令人深思,故而特意翻译出来,让国内的新穆斯林兄弟姐妹们,也来看看这位西班牙新穆的信仰的历程吧!】

引子:一位西班牙的女记者,在首都巴塞罗那市的《世界报》工作近10年的她,却因为采编2004年马德里恐怖袭击事件而最终开启了她走近伊斯兰社会,并最终归信伊斯兰的信仰旅程。她就是世界报著名女记者阿曼达·维葛拉斯(拉丁语中“哈碧白”的意思),她在接受采访时,一见面便自然而大方地给了我们一个大大的拥抱。她在采访中给我们讲述了她是如何归信的心路历程和冥冥中的前定是如何引导她走到了现在。如今她在每周六都前往清真寺学习伊斯兰的基本知识。

以下是访谈记录:

问:首先,是什么让你想到了归信伊斯兰的,而你是一个土生土长的欧洲人。

答:2004年马德里恐怖袭击事件时,我当时正在为西班牙世界报工作,为采编关于西班牙伊斯兰社会的栏目,我第一次接触到了穆斯林。

我开始读那些有助于帮助我理解相关内容的资料,当时并不是件容易的事,花了我许多时间。当时我每周五都通宵达旦地去阅读介绍伊斯兰的基本资料。现在来看,我当时真的有些愚蠢,但是这些资料让我走近了伊斯兰,对此,我真的感谢真主,感谢他对我过去和将来的引导。

问:你什么时候归信伊斯兰的?

答:好多年前了,我记得我正式在清真寺中念诵了作证词。事实上,我并不关注这个时间,因为伊斯兰对我而言,过去是,以后也将是一个不断升华的过程。从一开始诵读到学习,我做出重新学习的决定晚了几年,因为,一开始我有些担心自己,担心我家庭和朋友们的反应,这让我在秘密地归信伊斯兰一段时间后,才公开了我的信仰。

问:你在归信之后,没有想到改名字吗?

答:事实上,只要原来的名字并没有伤害伊斯兰的含义,我不认为有必要去新改一个名字。我的名字的拉丁语的含义是哈碧白,所以我仍然沿用原来的名字。

问:伊斯兰规定要封莱麦丹月的斋戒,你在欧洲社会生活中,是如何处理这些新事物的?

答:我有一个斋月故事。多年前开始斋戒的。一开始,我封过一周的斋,当时我太忙了,斋戒对我来说真的很困难,而这让我在随后的多年内,在安排工作中,我总是调整好工作时间和斋戒的时间,让工作和斋戒两不耽误。

斋戒并不是件容易的事,在马德里常常的白天中,不吃不喝,面对高温天气,但是通过斋戒,我感到幸福,期盼着斋月的降临。

问:对于礼拜的主命功修,在你去试图履行的时候,没有遇到过困难吗?

答:我在两年前,因为一些个人的原因而离开了让我获得“职业幸福感”的《世界报》。因为,我想改变下我的生活轨道。在一开始,我作为一个女穆斯林,我有所警惕而担心,我把我的新信仰隐藏起来,许多人并不知道我礼拜的事,我很注重在周五主麻日前往清真寺,这让我有很强的动力。清真寺成为我同穆斯林相聚的唯一的一个点。

如今,我作为一个记者和翻译家,有了更多支配的时间,我的生活穿梭在开罗和马德里之间,我再不用去隐藏我的伊斯兰信仰了。只要时间一到,我就去礼拜,早已经不再是问题了。

问:在你归信伊斯兰之后,你在家庭内部遇到过麻烦吗?

答:我在归信后遇到的第一个麻烦是,如何告诉家人和朋友自己归信了伊斯兰。当我向我的家人打开这个话题是,我有些担心,这是正常的,绝大多数人对伊斯兰仅仅是了解一小点。他们对伊斯兰的了解大多是通过新闻传媒传递给他们的,其中有许多负面的认识,这让我有点担心。他们在知道我归信后,有这样的反应是正常的。

第一步,我对这个问题采取了很有策略的方式——我让他们知道我并没有改变,我还是我,正如以前一样。随后,我开是迈出第二步,这在我两年前迈出的。我开始戴上盖头,一开始,在他们习惯之前,这让许多认识我的人并不高兴。

问:你在世界报的同事们,在他们看到你迈出归信伊斯兰的第二步之后,他们是如何反应的?

答:他们都很理解,并尊重我的决定。有人曾经无聊地试图打听是什么原因促使我做出了这样的决定。这让我在找到一个合适的机会之后,向我的同事们解释了下。现在,我百分比的坚信,西班牙的新闻媒体一定会接受和接纳一个戴着盖头的我。

问题不仅仅是因为我是欧洲人,而是包括在摩洛哥。在许多领域,戴着盖头的穆斯林不被接受的。在摩洛哥和埃及,有些宾馆因为穿伊斯兰泳装,是不让你下游泳池的。我在开罗,曾经被一家饭店拒绝入内,因为我戴着盖头,而在欧洲,至少因为有法律和人权组织,反对有这样的歧视行径。

问:你想过去朝觐吗?

答:知感主!当我作为联合国下属的文明联盟机构的代表前往沙特时,我已经朝过一次副朝了。我期待着自己有机会去完成一次令人感动的正朝。

【图文转自微信公众号“爱资哈尔灯塔”】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1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