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冠肺炎与难民的斋月:饥饿的循环

斋月的黄昏,总是伴随着祈祷与吉庆。因为,这是真主接受祈祷的时刻,也是穆斯林一天斋戒之后享用开斋美食的时刻。然而,对于卡利姆•巴马戈(Karim Bamago)一家人而言,开斋时刻的到来,只不过是又一个饥饿夜晚的循环。

卡利姆今年30岁,来自布基纳法索,由于国内常年战乱,他和他的家人不幸沦为流离失所者,亦称流民。开斋时,他能摆在妻子和子女面前的,只是几杯水,以及一点咖啡。他告诉记者:“我还可以坚持,但我们的斋戒确实很困难,我们知道完成一天的斋戒之后,我们又要继续挨饿。”

国内流离失所者(IDP-Internally Displaced People),指由于国内战乱等等原因流离失所,无家可归,但仍然滞留在本国。而与之相对的一个概念是难民(Refugee),是指那些由于战乱、迫害等原因离开本国流离到他国避难的人。

据联合国估计,截止2006年年底,世界上约有来自52个国家2450万的流离失所者(IDP),有一半的人分布在非洲,联合国难民署(UNHCR)已经收容了1280万的流离失所者(IDP),这其中不包括另外的990万的难民(Refugee)。

布基纳法索,西非内陆小国,主要宗教为原始宗教、伊斯兰教、天主教等。2014年10月30日,布基纳法索民众因不满总统谋求延长任期,爆发大规模反政府示威,纵火焚烧议会大楼。当天晚些时候,武装部队总参谋长宣布解散国民议会和政府。31日,总统布辞职,此后下落不明。武装部队总参谋长随后宣布代行总统职权。

自此之后,布基纳法索袭击事件频发,安全形势严峻,大量平民流离失所,沦为流民。随着新冠肺炎的蔓延,布基纳法索也无法幸免,对本就艰难求生的流民而言,这场病毒危机无疑是雪上加霜,斋月的到来,更是将当地穆斯林群体推向绝望的深渊。

这个斋月,新冠肺炎病毒的肆虐导致人道主义援助物资的匮乏,卡利姆和布基纳法索穆斯林流民注定要在斋戒之外不断忍受饥饿的侵袭。绝大多数的斋月傍晚,他们只能享用几口水。卡利姆说:“疫情爆发以来,人道主义救援物资大幅下降,很多人根本分不到一点口粮。我们无计可施,我们亟需帮助,现在饮用水也日益短缺,卫生问题也逐步爆发,我们只能乞求真主的援助。”

卡利姆所在的难民营各类物资都严重短缺,进入斋月以来,水资源也陷入危机,人们无法确保足够的饮用水,无法用水洗小净或大净,更无法通过勤洗手的方式预防新冠肺炎病毒。

近年来,非洲萨赫勒地区的动荡与暴乱将布基纳法索、尼日尔、马里等推向深渊。仅在布基纳法索,就有逾80万人在国内论文流民,依靠国际人道主义救援勉强维持生计的人口更是高达200万。仅在2019年,布基纳法索约有2000人死于暴乱,新冠肺炎病毒的肆虐,又给这个满是创痕的国家雪上加霜。截至目前,布基纳法索共有652个确诊案例,死亡44人。由于相关医疗物资的短缺,还有无数人无法接受病毒检测。

布基纳法索北部的流民营地。

当记者问卡利姆,今年这个斋月是否会如往年一帮充满吉庆时,卡利姆说:“一切都是真主的前定,但我根本无力开心起来,我无法如往年那般以愉悦的心情过完这个斋月。但我们依旧会谨守斋戒,我们只乞求真主的援助,乞求真主让病毒远离我们,免遭它的侵害。”

就目前而言,卡利姆所在的营地相对安全,该地区已经很久没有发生武装冲突事件。去年,卡利姆临近的村庄遭武装分子袭击,导致15名平民死于非命。此后,更多流民涌入卡利姆所在营地,让当地民众的生活愈发艰难。

卡利姆所在地区的流民集中居住在蓝色帐篷区,或寄居于当地人家中,一间小屋子最多居住着20个流民。虽然这里暂时还没有发现新冠病毒确诊案例,但是,人们依旧很恐惧,因为人们根本没有任何防护物资,也无法做到安全隔离。

当地政府主管大卫•布尔曼(David Bulman)表示:“政府必须采取有效措施,尽快实施行动管制,以防病毒大规模传播。然而,行动管制的影响也无比巨大,因为这里的民众大都是劳工,管制期间,人们注定会失去任何经济来源。换言之,很多人会陷入饥荒之中。”

据报道,自今年三月初爆出该国首例新冠病毒感染病人后,布基纳法索国内粮食价格已经逐步上涨,粮食危机似乎已经在所难免。

布基纳法索61.5%的人口为穆斯林,每年斋月,都会有近1250万布基纳法索人谨守斋戒。今年,绝大多数布基纳法索穆斯林都选择将天课定向施舍给国内流离失所者,帮助他们安度斋月。然而,由于疫情影响,以及流民人数的不断上涨,很多流民都已经陷入困境。

流离失所者向邻近地区转移

卡雅(Kaya)也是一个大型流民聚居地,该地区有近8万名流离失所者寻求庇护。这些流民大都来自战乱地区,卡雅地区穆斯林纷纷打开大门,慷慨接纳了他们。

卡雅第六区主管麦迪格•笛安本德(Madiega Dianbende)在接受采访时指出:“我们是个小社区,但我们也接收了不少流民。我家每天都会准备一些果汁和粥,每天都会有很多人来我家封斋、开斋。”

笛安本德和他的邻居们都慷慨解囊,欢迎逃难至此的流离失所者在自己家中寻求庇护。当地居民献出空闲房间,没有空房者也会允许流民在自家庭院遮风挡雨,民众也会在自己家中与流民一起共享开斋饭,虽然他们无法确保每个人都吃饱肚子。

笛安本德指出,天课是每一个穆斯林的义务所在,正值斋月,流民逃难至此也是无奈之举,因此,当地民众选择敞开家门、为流离失所者提供庇护、住所及饮食,就是在完成天课的义务。笛安本德说:“莱麦丹的意义就在于分享,此时此刻,我们遭受新冠病毒危机与国内难民危机的双重夹击,我们更有义务加大施舍力度,力行善功,乞求真主的宽恕、援助与怜悯。”

笛安本德表示,虽然财力有限,但当地民众依旧会力所能及地帮助这些流民。他说:“我们能力有限,我们的付出根本不够确保这些流离失所者的基本生存。他们已经遭受无尽苦难,现如今,新冠病毒又让他们的悲惨生活雪上加霜,与此同时,当地居民的生活水平也不断下降,人们可以捐赠的食物也越来越少。”

--------------

编辑:叶哈雅

出处:半岛电视台

原文:'COVID-19 changed everything': Ramadan for IDPs in Burkina Faso

链接:https://www.aljazeera.com/indepth/features/changed-ramadan-idps-burkina-faso-200502070210775.html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1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