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勒斯坦:穆斯林是否已将你遗忘?


巴勒斯坦人抗议特朗普的“中东和平计划”

本周三,特朗普宣布一项“中东和平计划”,即最新版“世纪协议”。该计划将允许以色列完全控制定居点,并承认圣城耶路撒冷完全归属于以色列,计划还包括建立一个巴勒斯坦国。

对此,巴勒斯坦总理阿什提耶回应称,这项协议没有国际合法性和国际法为基础,它以巴勒斯坦人民的民族权利为代价,使以色列拥有它想要的一切,呼吁国际社会予以拒绝。巴勒斯坦总统府此前也发表声明说,巴勒斯坦从未与美国当局讨论被美方称为“世纪协议”的新中东和平计划。巴方的立场清晰而坚定,那就是拒绝特朗普有关耶路撒冷的大部分决定,以及“世纪协议”的全部内容。

近年来,美国政府在巴以问题上“一边倒”支持以方,漠视巴方核心诉求和重大关切,试图以“世纪协议”取代国际社会普遍支持的“两国方案”。

令人感到心颤的是,巴勒斯坦遭遇如此危机,而阿拉伯世界却似乎早已将巴勒斯坦忘却,对于巴勒斯坦,阿拉伯同胞似乎已不再如从前那般热忱。

虽然我们不相信阿拉伯世界已经彻底抛弃巴勒斯坦,虽然阿拉伯人依旧保留着对巴勒斯坦人民的同情与支持,但是,巴勒斯坦民族解放事业早已不是阿拉伯世界的重心所在。

特朗普总统甚至妄言,此次美以两国签订“世纪协议”,就是希望穆斯林世界意识到反对以色列的错误性。

我们必须承认,政治分裂与意见不合已导致整个中东地区陷入乱局。而巴勒斯坦内部也矛盾重重,人们无法就很多问题达成共识。在内忧外患的不断夹击之下,巴勒斯坦似乎无力解决内部冲突,更无力抗击以色列侵略者的猛烈攻击与侵蚀。

纵观中东,在内外因素的不断推动之下,几乎整个区域都陷于混战与冲突之中。叙利亚、利比亚、伊拉克、也门、苏丹……几乎处处都在争战,无数人死于非命、流离失所,人们看不到希望,也看不到苦难日子的尽头,每个人都在力求自保、疲于奔命,无暇顾及他人。

如此,巴勒斯坦人求救的声音最终只能陷入虚无的黑暗与沉默之中,巴勒斯坦人民只能依靠西方国家及若干阿拉伯国家的经济援助苟且偷生。

中东乱局的最大受益者,就是以色列,混论的时局让以色列有机会不断发展壮大,进而不断扩大对巴勒斯坦领土的侵蚀以及对巴勒斯坦人民的压迫。而巴勒斯坦人则孤零零地对抗着强大的以色列,用以卵击石的方式寻求一线生机,保留一丝尊严。

政治分析家沙哈比尔•加里布(Sharhabeel al-Ghareeb)指出:“近年来,在诸多因素的促使之下,巴勒斯坦民族解放事业停滞不前,陷入窘境。首先,巴勒斯坦内部依旧没有解决纷争与分歧问题;其次,在以色列的不断渲染下,世人已颠倒是非,从支持巴勒斯坦转为支持以色列霸权主义,这让巴勒斯坦人及阿拉伯社会倍感失望;再次,阿拉伯国家之间也纷争不断,导致很多阿拉伯人根本无暇顾及巴勒斯坦的悲惨遭遇,只求自保。”

加沙乌玛大学政治学教授胡萨姆•达伽尼(Husam al-Dajani)则表示,以色列成功离间了阿拉伯世界与巴勒斯坦,让二者反目成仇,极大削弱了巴勒斯坦人民的力量。达伽尼教授说:“以色列成功激起了整个中东地区的内部纷争,让整个中东地区陷入无尽的冲突之中,削弱了阿拉伯世界与穆斯林群体的凝聚力,让阿拉伯人无力互相扶持、互相帮助,也让巴勒斯坦人内部纷争不断,根本无法达成共识。”

长久以来,巴勒斯坦民族解放运动(法塔赫)与伊斯兰抵抗运动组织(哈马斯)之间始终存在着大量隔阂与意见分歧,二者始终无法就巴勒斯坦建国达成内部共识。

近年来,在若干国家的支持下,巴勒斯坦当局貌似掌控了巴勒斯坦局势。然而,自从特朗普担任美国总统之后,美国政府对巴以问题的态度发生剧变,几乎以 “一边倒”的方式,在经济、科技、军事、外交等各个层面竭尽全力支持以色列,彻底无视巴勒斯坦人的合理、合法诉求。

为最大程度的帮助内塔尼亚胡达成其政治目标,美国政府不惜违反国际法,认定圣城耶路撒冷为以色列首都,将美国驻以色列大使馆从特拉维夫搬迁至耶路撒冷,切断了对巴勒斯坦当局的经济援助,也终止了对联合国巴勒斯坦难民救济处的援助,承认以色列对戈兰高地的占领,关闭巴勒斯坦民族解放组织在华盛顿的办公室……而这一切,都只是为了促使以色列的利益最大化,不断削弱巴勒斯坦的国际声誉与内部凝聚力。

巴以冲突已经持续72年之久,在过去的70多年间,以色列政府一直都在用缓兵之计不断侵蚀巴勒斯坦领土,不断欺骗巴勒斯坦当局签订合约,不断单方面撕毁协议,其目标,就是迫使巴勒斯坦人民彻底屈服于以色列霸权的淫威之下,迫使巴勒斯坦接受以色列提出的任何要求,最终彻底沦为以色列的殖民地。

与此同时,为了遏制伊朗的发展,某些阿拉伯国家不惜选择讨好以色列政府,认贼作父,以敌为友,为一己私欲就罔顾伊斯兰信仰的训诫,不顾巴勒斯坦人民的死活,抛弃巴勒斯坦兄弟。

换言之,对某些阿拉伯国家而言,阿拉伯世界的头号大敌已经转变为伊朗,而非以色列。

简言之,穆斯林世界本身就处于四分五裂之中,各自为政,无暇顾及他人。纵观穆斯林世界,每个国家都在为自己的利益而争斗,穆斯林国家的施政方针、外交方针都是基于自身利益而制定,今日的盟友,明日就可能反目成仇。

巴勒斯坦也是一样。内部的纷争让巴勒斯坦耗尽力量,哈马斯与法塔赫始终视对方为敌,二者之间存在着不可调和的矛盾与纷争。而在阿拉伯世界逐渐抛弃巴勒斯坦的同时,巴勒斯坦人也开始寻求其他出路。有人提出与伊朗结盟,而有人则提议接受以色列的和谈协议。

如此发展下去,在不久的将来,我们必定会看到一个名存实亡的巴勒斯坦国,而以色列则会愈发强大,甚至成为整个中东地区的霸主,凌驾于整个阿拉伯世界之上。

我们必须承认,抛弃巴勒斯坦,是阿拉伯世界的最大错误。这不仅会让巴勒斯坦陷入绝境,也会让整个阿拉伯世界彻底沦陷。

对巴勒斯坦人民而言,巴勒斯坦民族解放事业的成功与否,并不仅仅取决于阿拉伯世界的支持,最重要的,依旧是巴勒斯坦人的内部团结。

---------------

编辑:叶哈雅

出处:阿拉伯周刊

原文:Does the Palestinian cause still matter to Arabs and Muslims?

链接:https://thearabweekly.com/does-palestinian-cause-still-matter-arabs-and-muslims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1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