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拉丁裔穆斯林人数持续上升

踌躇良久,路易斯•洛佩斯(Luis Lopez)父子二人终于鼓起勇气走进了他们面前这座清真寺。礼拜殿内人头涌动,他们微笑着见证了洛佩斯父子在这座古巴移民社区清真寺诵念了清真言。

所谓清真言,是作为穆斯林必须诵读的一段文字,中文含义为万物非主,唯有真主,穆罕默德是真主的使者。

洛佩斯现年41岁,是一名卡车司机,他曾是新泽西州一名职业拳击手,他说:“我印象最深的一句话,就是在我很不如意时一些穆斯林朋友对我说:‘来清真寺转转吧,清真寺欢迎你’。”

对洛佩斯而言,四个月前和儿子共同皈依伊斯兰,给他的生活带来了宁静与祥和,结束了他长达22年之久的帮派血拼生涯。

洛佩斯和今年刚满21岁的儿子一同皈依伊斯兰,在他们所处的拉丁裔社区并不罕见。近年来,越来越多的拉丁裔美国人选择脱离基督教,皈依伊斯兰。据皮尤研究中心2017年宗教信仰报告指出,全美穆斯林中约8%为拉丁裔,相比2011年,这一比例上升了近33%。

据调查,拉丁裔美国人之所以选择皈依伊斯兰,几乎都是源自他们对造物主浓厚的爱,他们此前的信仰并没有让自己感到归属感,没有让他们感到造物主的爱,也没有让他们感受到信仰该有的专注与虔敬。然而,拉丁裔美国人皈依伊斯兰通常都会遇到很多困难与挑战,因为,皈依伊斯兰,就意味着成为亲朋好友眼中的叛徒,就意味着会遭到他们的鄙视甚至是抛弃。

在当今美国社会,由于特朗普总统等政客的极端民族主义政策,导致美国社会反移民与反穆斯林情绪极度高涨,使得拉丁裔美国人与穆斯林群体一样深受排挤。也正因如此,拉丁裔美国人才感觉只有穆斯林才会与自己感同身受,只有伊斯兰信仰才会给自己带来安宁与平静。

年少时,洛佩斯跟随父母从波多黎各移民至美国,他从小就对拳击有着浓厚的兴趣,成为职业拳击手后,他遇到很多穆斯林拳手,其中很多都成了他的知心好友。

洛佩斯的人生有两个转折点,一个是1997年一场黑帮械斗,另一个,是一年之后儿子的出生。

儿子出生后,洛佩斯开始感到彷徨,他想脱离以前打打杀杀的日子。迷茫之际,一些穆斯林朋友劝说他去清真寺转转,他们告诉洛佩斯,清真寺永远欢迎你。终于有一天,百无聊赖之际,洛佩斯找到附近一座清真寺,开始慢慢了解伊斯兰信仰。然而,最终让他下定决心皈依伊斯兰的,则是他的儿子。

洛佩斯的儿子是一名大学生,他也叫路易斯。一出生,他就在一座天主教堂接受了洗礼。然而,和很多美国青年一样,路易斯的成长并没有太多信仰的痕迹,换言之,他们与祖辈的宗教信仰渐行渐远。虽然路易斯本人内心深处依旧保有对信仰的渴望,但他并不认为基督教或天主教会让他找到答案。大学期间,他对各种宗教做了研究,最终认定只有伊斯兰才属于真理,因为伊斯兰强调对造物主的崇拜与敬畏,而非任何个人。

2017年,美国种族、民族与宗教研究所做了一项调查,560名拉丁裔美国穆斯林接受了调研。数据显示,94%的拉丁裔美国穆斯林表示自己之所以选择伊斯兰,是因为伊斯兰信仰能让他们更直接、更简单的感受到造物主。

小洛佩斯直言:“在我皈依伊斯兰的那一刻,我能看到那些见证我和父亲皈依的穆斯林同胞眼中真挚的爱,我很开心,我能感到他们真心为我们开心,他们从心底关心着我们。”

现如今,伊斯兰恐惧症、排外主义、反移民主义都在全球范围内肆意泛滥,穆斯林成为最大的受害者,备受歧视与偏见。洛佩斯父子却表示,他们并不相信媒体对穆斯林与伊斯兰的负面描述,他们不相信穆斯林是恐怖分子,也不相信伊斯兰信仰是恐怖分子的温床。

小洛佩斯说:“极端分子总是可以为所欲为,但我们不必害怕,因为我们并没有做错任何事。”

纵然如此,对新穆斯林而言,皈依伊斯兰的确意味着巨变,甚至于他们的生活,可能也会出现裂缝。

海迪彻•努尔•袒朱(Khadijah Noor Tanju)9岁就跟随父母从哥伦比亚移民至美国。海迪彻原名卡罗尔,她出生在一个天主教家庭,曾是一名歌手,她在当地教堂及天主教社区小有名气。当家人得知她皈依伊斯兰后,所有人都开始孤立她,因为他们认为海迪彻背叛了自己的宗族和信仰。

皈依伊斯兰前,卡罗尔遇到一名土耳其籍美国穆斯林,二人相爱并最终结成连理。然而,海迪彻的天主教亲人们却开始恶意攻击这对新婚夫妇,甚至对海迪彻说她嫁给了一名恐怖分子。

海迪彻的丈夫很快听到了流言蜚语,也感受到了妻子内心的压抑,他安慰妻子不要害怕,说他会保护好她。而海迪彻结婚以后才发现,自己的穆斯林丈夫其实并不是很虔诚,他对伊斯兰信仰也只是一知半解,并没有非常投入,这让她很失望,因为海迪彻本身就对伊斯兰有着浓厚的兴趣,她原本以为能从丈夫那里好好学习伊斯兰信仰。后来,海迪彻自己从网上找资料,开始慢慢研习伊斯兰。

一天晚上,她在家听一个伊斯兰知识讲座,突然,她心潮澎湃,她产生了皈依伊斯兰的念头。终于,2015年,她诵念了清真言,成为了一名穆斯林,改名海迪彻。起初,虽然她的家人们很不开心,但谁也没有对此发表过多意见。然而,随着海迪彻对信仰认知的深入,她开始礼拜、佩戴头巾,她的家人们终于也爆发了。

海迪彻说:“家人们不清楚我为何要皈依,他们不知道皈依伊斯兰对我有何意义。我坚信,伊斯兰就是一种完美的生活方式,我竭尽全力让伊斯兰信仰融汇至我的日常生活中,然后问题就出现了,家人们很不理解,他们总是会用异样的眼光看我,对我说三道四。”

除了这些外部挑战,海迪彻自己也面临着很多内部危机。她决定佩戴头巾,因为她坚信这就是伊斯兰对她的教导。然而,她却无法接受旁人异样的眼光,无法接受人们对她指指点点,有时候她甚至怀疑自己戴头巾的样子是不是很丑,她甚至会听到恶魔对她的私语:“赶紧把头巾扔掉吧,你戴头巾的样子真难看,真丑,一点也不好看!”

海迪彻有一身的烦恼,却不知向谁诉说。后来,她开始参加当地一个伊斯兰文化中心组织的新穆斯林学习小组,随着交流与学习的深入,她变得越来越自信,越来越开心,她感觉自己追寻信仰的道路再也不孤单。

据统计,拉丁裔穆斯林群体大都聚居在纽约、迈阿密、芝加哥、洛杉矶、休斯敦等地。他们的背景及其多元,其中约56%从天主教改信伊斯兰,其余基本都是无神论者或新教徒。

虽然同为穆斯林,但他们的生活习惯也大不相同。外界普遍认为绝大多数拉丁裔美国人都信仰天主教,然而,皮尤研究中心约十年前的一项调查显示,只有57%左右的拉丁裔认为自己是天主教徒,而今,这一比例已经下降至47%。

虽然穆斯林人口只占拉丁裔美国人口1%,但是,由于天主教对伊斯兰信仰与生俱来的敌意,拉丁裔穆斯林的产生与存在,让其余宗教群体倍感烦恼。

然而,拉丁裔穆斯林却坚信自己有着长久的穆斯林血统。这种说法当然不是空穴来风,毕竟穆斯林王朝统治西班牙长达800年之久,因此,伊斯兰文化对西班牙语系文化也有着深远的影响。

摩根州立大学哲学与宗教系教授哈罗德•莫拉莱斯(Harold Morales)认为,拉丁裔穆斯林的产生与发展并不意味着他们抛弃了拉丁文化,他们的皈依更像是回归。

哈罗德教授指出,2016年美国总统大选期间,拉丁裔美国人及穆斯林群体成为最大的受害者,他们备受责难,遭受诸多无端指责与歧视,甚至遭到极端分子暴力攻击,在这种大环境之下,拉丁裔美国人却依旧源源不断的皈依伊斯兰,确实令人惊叹。

洛佩斯诵念清真寺的那座清真寺始建于1992年,该清真寺伊玛目表示,自建寺以来,在这里皈依的拉丁裔美国人已经数不胜数,并且在逐年增长。

伊玛目直言,他们的职责很简单,就是导人向善,他们的目标也很直白,就是传播伊斯兰真理,消除世人对伊斯兰的误解与偏见。

----------------------

编辑:叶哈雅

出处:USA Today

原文:'You're going to feel welcomed': Why more Latinos in the US are leaving the Catholic Church for Islam

链接:https://www.usatoday.com/story/news/nation/2019/12/02/latinos-us-leaving-catholic-church-islam-why/2592380001/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1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