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来主导巴勒斯坦人的未来?

长久以来,美国一直都在竭尽全力试图扮演巴以和平进程的推进者,然而,经过历史的沉淀,我们逐渐发现,美国所主导的巴以和平进程,只不过是给所有向往和平之人的虚妄希望。

自特朗普担任总统以来,美国愈发肆无忌惮地颁布一系列恶意损害巴勒斯坦利益的政策及法令,令人心寒。

虽然美国在巴以和平进程中扮演的角色已被世人看穿,但是,巴勒斯坦当局似乎依旧将所有的希望寄托于美国政府之上——或许,在被蒙骗近25年之后,巴勒斯坦已经失去了其他希望。

我们必须承认,巴勒斯坦当局固然也已认知到美国对自己的蒙骗以及对以色列的一味偏袒,但是,由于巴勒斯坦本身不具备单独解决巴以冲突的能力,因此,它也无力摆脱美国政府对巴以问题的把玩与操控,只能任由美国及以色列对巴勒斯坦问题的推诿与戏虐。

时至今日,巴勒斯坦当局依旧对美国25年前提出的“巴以和谈”抱有无限幻想。

此前,巴勒斯坦新任总理穆罕默德•施泰耶(Mohammed Shtayyeh)在接受CNN采访时直言,巴勒斯坦当局“自始至终严格遵循巴以和谈的规章手册”。

那么,施泰耶总理口中的“规章手册”到底是什么?是国际法律法规吗?显然不是。

国际社会早已对巴以问题做了法律上的限定与裁决,然而,出于不同的原因,不论是巴勒斯坦、以色列、美国还是国际社会,似乎都不愿遵循这些裁定。施泰耶总理所说的“规章手册”,是美国政府及其幕后犹太金主所制定的“巴以和平进程手册”。

有趣的是,这样一个完全偏向以色列政权的不公平方案,却被巴勒斯坦政府视若珍宝,成为巴勒斯坦当局建立独立国家的定心丸。

而这也正是巴勒斯坦内部政治矛盾的症结与根源所在。以穆罕默德•阿巴斯总统为首的巴勒斯坦当局一心希望通过美国的援助与斡旋完成建国大业,而其他政治团体则对此嗤之以鼻。数年来,美国政府坚持向巴勒斯坦当局提供援助——注意,美国政府的援助对象,是巴勒斯坦当局,即穆罕默德•阿巴斯的巴勒斯坦政府。在美国的金元政治轰炸之下,巴勒斯坦当局在联合国力荐美国政府成为“巴以和谈”的主导者与推进者。

此前,巴勒斯坦当局曾进行多方游说,试图恢复巴勒斯坦在联合国的合法席位。虽然阿巴斯总统此举只是在纠正一个由来已久的历史错误,但是,这依旧让很多关心巴勒斯坦民族解放事业的正义人士为之振奋。

问题在于, 施泰耶总理、阿巴斯总统及其领导的巴勒斯坦当局到底何时才会放弃对美国及以色列的虚妄幻想?到底何时才能倾听人民的声音?才能真正为巴勒斯坦民族解放事业以及人民的利益而奋斗?

我们必须承认,在巴勒斯坦当局一味讨好美国的同时,以色列犹太复国主义政权对巴勒斯坦国土的侵蚀、对巴勒斯坦人民的打压愈发严重,留给巴勒斯坦人民的生存空间越来越狭小……

上月初,特朗普总统的女婿兼特别顾问贾里德•库什纳(Jared Kushner)在巴林出席经济论坛时直言,巴勒斯坦现政权极不稳定且“情绪异常”,他认为美国不应信任巴勒斯坦当局;美国驻中东“和平大使”杰森•格林布拉特(Jason Greenblatt)则大言不惭地公开抨击国际社会对巴以问题的正义裁决——国际社会一致认定以色列对巴勒斯坦领土的占领属于非法行为,但是格林布拉特大使却在出席美以关系论坛时说:“我希望人们不要再蒙蔽双眼,不要假装认为犹太定居地是巴以不断冲突的根源,你们说那是非法定居地,我认为那只是属于犹太人的家园。”

需要指出的是,此次美以关系论坛的组织方,正是以色列右翼媒体“哈由姆”(Hayom),而哈由姆的幕后金主,则是美国第三大富豪、赌王谢尔登•阿德尔森(Sheldon Adelson)。阿德尔森一直以来都是以色列的坚定支持者,对于特朗普政府明显偏袒以色列的不公平策略,阿德尔森更是大力支持。

阿德尔森只是无数犹太复国主义支持者中的一员,纵观美国社会,不论是政界、商界还是金融界,阿德尔森之流比比皆是,他们一次次刷新美国外交政策的下限,将巴以问题拖入无边深渊。

美国驻联合国大使尼基•黑利(Nikki Haley)、美国驻以色列大使大卫•弗雷德曼(David Friedman)同样如此。

此前,黑利大使在接受接受以色列哈由姆报采访时明确表示,对于巴勒斯坦问题,以色列不应过多焦虑,美国不会因巴以问题而为难以色列,美国决定承认耶路撒冷为以色列首都并搬迁其大使馆至耶路撒冷,同时默许以色列对戈兰高地的进一步吞并,只是出于对以色列的支持,以色列不必对美国做任何补偿。

黑利说:“美国政府发布的全新中东计划,即伟大的‘世纪协议’,其终极目标就是保护以色列的权益,避免以色列受到任何损伤,我们深知,以色列渴望和平,我们要竭尽全力保护以色列的安危。”

黑利之流近乎无耻、颠倒黑白的狂言乱语,正是美国政府对巴以问题的基本态度所在,但是,作为旁观者的我们,切忌不要轻易上当,不要因强权而蒙蔽了双眼,要勇敢追求事实真相,坚定地站在正义的一方。

曾几何时,美国试图让全世界相信,它们倾尽全力促进巴以和平的到来,但久而久之,我们发现,美国一步步丢弃了遮羞的皮囊。现如今,在特朗普总统的领导之下,美国政府已经全盘接受并支持犹太复国主义运动,再也不愿虚情假意地充当巴以和谈中公平、公正的仲裁者。

或许,最能代表美国虚伪及强权政治本质的,就是美国驻以色列大使弗里德曼。今年六月8日,弗里德曼大使在接受《纽约时报》采访时明确表示,不论以色列政府未来开展何种行动,不论以色列政府是否继续吞并约旦河西岸地区领土,美国政府都将坚定地站在以色列背后,赋予以色列最为强大的支持。

接受采访后不久,弗里德曼大使便应邀前往耶路撒冷地区为一项地道工程剪彩。该地道横跨耶路撒冷地区巴勒斯坦村庄,近80多户巴勒斯坦民居受到严重损害,然而,以色列及美国似乎毫无忌惮,它们对此毫不在意。

既然如此,巴勒斯坦当局对巴以和谈的希望到底何在?我们已经看清美国政府的本质,美国不断从经济、军事、政治等各个层面加大对以色列的支持,同时不断促进巴勒斯坦在国际社会的边缘化,强迫巴勒斯坦当局接受一个毫无正义与公平可言的流氓协议。

遗憾的是,巴勒斯坦当局似乎已经做好了接受这一“世纪协议”的准备。

问题在于,在美国及犹太金主及其旗下主流媒体的不断渲染之下,世人似乎也笃信这是一份有利于巴勒斯坦人民的和平协议,任何对此表示异议之人,都会被抨击为巴以和平进程的绊脚石。

1993年奥斯陆协议的签订,让所有关心巴勒斯坦民族解放事业的人们看到了希望。然而,我们很快发现,所谓的奥斯陆和谈,只不过是美国进一步为以色列争取“合法权益”的幌子,美国政府根本不愿督促以色列犹太复国主义政权放弃对巴勒斯坦领土的非法占领,更不愿阻止以色列进一步加大对巴勒斯坦领土的侵蚀——不论是以色列还是美国,都拒绝对国际法律法规展示出应有的尊敬。

美国口口声声表示要全力推进巴以和平的实现,却依旧为以色列提供决经济及军事援助,源源不断地向以色列运送最为尖端的武器装备,美其名曰“保护以色列的安危”。

对巴勒斯坦人民而言,他们的未来到底在何处?显然,美国主导的巴以和谈似乎并不是最终的出路,巴勒斯坦当局的领导似乎也陷入困境。

巴勒斯坦人的未来,理应交由巴勒斯坦人民书写。巴勒斯坦人民需要的不是施舍,而是合法权益。巴勒斯坦人民不需要永无止境的谈判,不需要美国的假意同情,他们需要的,是团结一心,一致对外,励精图治,为巴勒斯坦早日实现解放而努力奋斗。

-------------       

编辑:叶哈雅

出处:阿拉伯新闻网

原文:Palestinians must be the authors of their own liberation

链接:http://www.arabnews.com/node/1522451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1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