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穆斯林溯源

据统计,绝大多数美国人表示自己对穆斯林一无所知,对伊斯兰信仰的了解也基本源自主流媒体。

如此,我们也能理解为何人们会对穆斯林及伊斯兰产生无限误解与偏见。有人将穆斯林视为外来者或异族,有人则认为穆斯林将威胁到他们固有的生活方式及价值观。

就美国社会而言,特朗普总统不断渲染伊斯兰恐惧症,不断发表仇穆、仇伊言论,甚至颁布针对穆斯林的旅行禁令,可谓将伊斯兰恐惧症渲染到了极致。

虽然伊斯兰恐惧症在美国有愈演愈烈甚至泛滥之势,虽然很多美国人视穆斯林为移民、难民、外来者,但他们并不知道,早在美国建国前,穆斯林就已经在这片土地上繁衍生息。

更加让他们难以置信的是,最早踏上这片土地的,就包括穆斯林群体。约400年前,随着非洲黑奴贸易的兴起,无数非洲穆斯林被贩卖到这里,沦为奴隶。

今年,正是让无数非洲人民陷入无尽苦难的奴隶贸易第400个年头。

研究指出,早期非洲黑奴中有30%为穆斯林群体,他们大都来自赞比亚、喀麦隆等国。如所有被迫贩卖至美洲大陆的黑奴一样,穆斯林黑奴群体也历尽苦难,然而,最大的挑战,源自对他们信仰的摧残。

对研究西方穆斯林历史及现状的学者们而言,他们深知非洲黑奴在身心、精神方面都遭受巨大折磨。奴隶主强迫穆斯林黑奴抛弃伊斯兰信仰,强迫他们无法在日常生活中践行伊斯兰,强迫他们改信基督教,意图从信仰及文化方面强制改造他们,让他们“融入”基督教社会

历史学家西尔维亚娜•迪乌夫(Sylviane Diouf)在其著作中提到了早期穆斯林黑奴为保护、保留自己内心信仰而作出的巨大努力与牺牲。迪乌夫指出,虔诚的穆斯林黑奴在野外干活时放声高歌,以独特的方式保住了信仰的核心及真谛。

迪乌夫认为,美国社会盛行的布鲁斯音乐其实正是源自早期穆斯林黑奴的影响。迪乌夫指出,蓝调名曲《Levee Call Holler》旋律及风格都与穆斯林的唤礼词极为相似。

布鲁斯音乐对对美国音乐类型有着深远的影响,不论是乡村音乐、摇滚还是爵士,都有蓝调布鲁斯的影子。著名爵士乐音乐家约翰•柯川(John Coltrane)就曾坦言穆斯林抑扬顿挫的祈祷词对他启发极大。

哈希姆•艾迪(Hisham Aidi)也指出,早期穆斯林黑奴的蓝调布鲁斯音乐中暗藏着“真主至大”等念辞。

纵观当今美国穆斯林,我们看到的是巨大的多元。如今的美国穆斯林群体不仅仅局限于黑人,也包括来自全球各地的移民群体。1965年,美国政府通过了一项全新的移民法案,大量穆斯林移民随即来到美国生活,其中绝大多数来自南亚及东南亚国家。

如今,穆斯林黑奴的的后裔约占美国穆斯林人口的20%,其人口在60万至85万之间。

美国穆斯林群体的多元体现在语言、风俗习惯以及信仰的细枝末节,不仅如此,美国穆斯林也有着截然不同的种族及文化背景。

美国穆斯林溯源.jpg

多元与异同的存在,必定会让不同族群之间产生些许隔阂,如此,虽然他们皆信仰伊斯兰,但是,美国穆斯林群体内部还是会出现诸多分歧。

但庆幸的是,经历了无数考验与洗礼的美国穆斯林以史为鉴,逐渐学会因伊斯兰信仰而相互包容,更做到了与整个社会的和谐共处。

早期穆斯林黑奴与美洲社会的交流与沟通都属于被迫,现如今,美国穆斯林群体与美国社会的融合与发展已经达到新的高度。

 

编辑:叶哈雅

出处:The Conversation

原文:Muslims arrived in America 400 years ago as part of the slave trade and today are vastly diverse

链接:http://suo.im/4Ax2RR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1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