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台-系统设置-扩展变量-手机广告位-通用顶部广告位

新西兰:穆斯林妇女志在消除头巾误解

新西兰基督城清真寺恐怖袭击案的爆发,让伊斯兰恐惧症再次成为全世界谈论的焦点。

穆斯林妇女一直都是伊斯兰恐惧症首当其冲的受害者,近日,新西兰穆斯林妇女集体发声,讲述自己佩戴头巾的初衷,希望维护自己的合法权益,意图消除外界对穆斯林妇女以及头巾的诸多误解与偏见。

基督城恐袭案发生后,新西兰总理阿德恩女士佩戴头巾出现在公众面前,引来一致好评。阿德恩总理直言,自己决定佩戴头巾,是希望表达对穆斯林群体的支持。

新西兰:穆斯林妇女志在消除头巾误解.jpg 

阿德恩总理佩戴头巾走访基督城穆斯林社区

阿德恩女士的举动引来整个新西兰女性的效仿,无数女性佩戴头巾走上街头,去拜访当地清真寺及穆斯林群体,参加集会活动,共同表达对基督城清真寺死难者的哀悼,以及对新西兰穆斯林群体的支持与同情。

然而,如此简单一个善举,却也引来不少非议。有人认为,新西兰总理带来新西兰女性佩戴头巾,只不过是表面文章,没有任何实际意义。

为了解答关于头巾的疑惑,新西兰第一电视台邀请了三位穆斯林女性,请她们说出她们内心深处的声音。

首先,是就读于奥克兰大学的宰纳卜•巴巴(Zainab Baba)。 宰纳卜直言,头巾是她自己的选择,是她对自己信仰的践行。她说:“媒体总是以负面形象展示伊斯兰信仰和穆斯林群体,可悲的是,民众似乎笃信媒体及政客所言皆为真理。他们认为,穆斯林妇女佩戴头巾是出于家庭或社会的胁迫,她们将头巾视为对穆斯林妇女的压迫。可是对我和我的同伴们而言,头巾确实是自主选择。”

宰纳卜说:“正是基于这种笃信的偏见,不少国家对穆斯林的头巾下达了禁令。然而,他们凭借这种偏见而强制穆斯林妇女去掉头巾这种行为,难道不比他们口中被迫佩戴头巾的行为更恶劣吗?这就是偏见与自大,他们认为去掉头巾才是对穆斯林妇女的自由,殊不知,头巾是我们生活及信仰的一部分,我信仰伊斯兰,我自然要遵循伊斯兰的教导。”

宰纳卜直言:“我坚信,这一切都源自偏见与误解。头巾不仅仅是包裹我们头发的一块布,它代表着我们的尊严,是我们的生活方式。”

奥克兰理工大学高级讲师阿米拉•胡赛娜(Amira Hassouna)也表示,关于头巾,她坚决反对强制或强迫,戴与不戴,都是个人选择,是一个人与造物主之间的事,作为人,我们只能劝诫,无权强迫。反之,强制穆斯林妇女去掉头巾,也完全不可理喻,这并非民主,也非自由,而是强权与自大。

她说:“我戴头巾是我自己的决定,我认为这是我信仰的一部分。我们的古兰经指示我们,穆斯林妇女应带用头巾遮盖羞体,头巾代表着贞洁与端庄,仅此而已。”

拉蒂法•达伍德(Latifa Daud)则表示,佩戴头巾应当是一个自由选择,它是一项合法权利,而禁止佩戴头巾,则涉嫌违法。她说:“我们佩戴头巾,只是对信仰的遵循,于我而言,我感觉头巾让我非常舒服。”

记者问到她们对新西兰女性佩戴头巾表达对穆斯林妇女的支持时,她们给出了不同的答复。

阿米拉说:“我很感激她们这种做法,真的很漂亮,她们的内心也是那么美。”

宰纳卜表示:“我也非常感谢这一举动,她们给世人传递了一个信号,展示了新西兰人民的团结与爱。对我们穆斯林而言,这更是一个非常人性化的举动。不论是穆斯林抑或非穆斯林,我们首先都是人,我们之间不应有任何隔阂,我们所选择的服饰与打扮也不应成为被攻击的对象。”

拉蒂法则表示:“诚然,这一举动极其友好、伟大。但是,我们更需要深层次的对话,让世人理解头巾的意义何在,我们要确保每个人的权利与自由,不应强迫某人佩戴头巾,也不应强迫某人去掉头。我一直都以我的信仰而自豪,我的头巾,更让我极其自信。如今,我感觉我佩戴头巾时更为舒坦,因为我坚信,整个社会会逐渐消除对我们的误解,消除对头巾的偏见。”

 

编辑:叶哈雅

出处:新西兰电视台

原文:Muslim women in New Zealand move to clear up 'huge misunderstanding' about the hijab

链接:http://suo.im/5qGRSY

您可以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 谎言与真相
  • 斯里兰卡:警方推翻地方议会穆斯林禁令
  • 前哥伦布时代的美洲与非洲文明的融合
  • 预计大多数国家将于6月5日迎来开斋节第一天
  • 华盛顿:餐厅延长斋月营业时间
  •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