卧底记者:枪支权利背后的秘密

调查团队三年卧底,揭秘美国步枪协会如何在发生枪击案件后操控舆论,化弊为利,通过暴力、恐怖袭击事件中为自己牟利。

美国全国步枪协会,即NRA(National Rifle Association of America),总部设于美国弗吉尼亚州的Fairfax,是美国最大的枪械拥有者组织和强大的利益集团。它自称“美国历史最悠久、规模最大的民权维护组织”。

虽然NRA是非党派性、非营利性的组织,但是它积极参加美国政治活动,在美国政治中具有巨大的影响力。它的角色渐渐从枪支的安全使用扩展到了政治游说,其一方面筹集资金,一方面帮助支持协会立场的候选人进入国会。

纵观全球,枪击事件不断发生,基于种族主义的极端恐怖主义暴行也随之增加。上月中旬发生在新西兰基督城清真寺的恐怖主义袭击,就是枪支泛滥的最新恶果。

倘若你是一名枪支权利倡导者,你会如何看待各类枪击案件?对于民众有关枪支及其管理条例的看法与意见,你又会作何反应?

首先,如果你是枪支权利倡导者或支持者,你要竭尽全力避开这一话题,一言不发。倘若媒体或他人在枪击案件后对你们穷追不舍,希望你们对此发表意见,你们就说拥有枪支是公民的合法权益与权利,拥有枪支,才有可能做到正当防卫,你们要坚称枪支只是防身武器,毫无攻击性。与此同时,你们还要全力抹黑那些提倡枪支管制的政客或群体,咒骂他们,声称他们为了自己的政治利益而牺牲人民的合法权益。

以上,是美国最大枪支权利倡导团体给澳大利亚极右政党“单一民族党”(One Nation party)的建言,半岛电视台调查记者在卧底期间得到了这一内部信息。澳大利亚政府实施极为严格的枪支管制,“单一民族党”向美国步枪协会求助,希望协会能帮助他们阻止澳洲政府颁布严厉的枪支禁令,同时放宽枪支管制。

据半岛电视台卧底调查组介绍,美国步枪协会内部流通着一部枪击事件应对手册。该调查组成员澳大利亚记者罗杰•穆勒(Rodger Muller)卧底三年,成功打入美国、澳大利亚两国枪支权利游说团体,用迷你隐藏摄像机录制了美国步枪协会官员与澳大利亚“单一民族党”数次会谈。

这些秘密影片极为珍贵,美国步枪协会的真实理念首次遭到公开披露。

每当有枪击事件发生,步枪协会总会在第一时间竭尽全力操控媒体与民间舆论,消除枪支泛滥的危害性与负面影响,并加大枪支权利游说团体的影响力。

单一民族党创始人宝琳•汉森(Pauline Hanson)如今已成为澳大利亚国会议员,长久以来,汉森及其领导的单一民族党都在竭尽全力促使政府放宽枪支管制。

1996年,澳大利亚阿瑟港(Port Arthur)发生大规模枪击事件,一名枪手携带半自动步枪残忍杀害35名无辜民众。该事件发生后,澳大利亚政府全面禁止自动枪械武器的流通与使用,时至今日,澳大利亚再也没有发生过类似枪击事件。

纵然如此,财力雄厚、举意巨大政治影响力的美国步枪协会却一再指责澳大利亚政府,声称后者限制了人民的合法权益,表示澳大利亚政府枪支管制法令“毫无常理可言”。

穆勒代表半岛电视台潜入枪支游说团体内部近三年之久,他通过各种关系,将自己打造为一名澳大利亚当地枪支权利拥护者,取得美国步枪协会及其游说团体的信任。随后,穆勒取得单一民族党高层信任,代表该党与美国步枪协会进行联系,促成了单一民族党幕僚长詹姆斯•阿什比(James Ashby)及该党昆士兰州党魁史蒂夫•狄克森(Steve Dickson)与美国步枪协会高层官员在华盛顿的数次密谈。作为美国及澳大利亚方面高度信任的中间人,穆勒参与了每一次会谈。

单一民族党派遣幕僚长等高级官员与美国步枪协会面谈的一大目标,就是希望从后者手中获取近2000万美元的政治献金,从而更为稳妥的延缓澳大利亚枪支禁令。

阿什比、狄克森等人与美国步枪协会高层在该协会弗吉尼亚州总部完成数次会谈。会谈期间,步枪协会官员为阿什比等人献计献策,希望后者有效利用媒体及民间舆论的影响力,促使澳大利亚政府妥协。步枪协会也谈到了备受诟病的枪支暴力问题,告诫单一民族党要看准时机准确出击,力求避免枪击事件影响枪支权利运动的发展。

美国步枪协会媒体联络官凯瑟琳•莫滕森(Catherine Mortensen)告诉单一民族党官员,当有枪击事件发生时,媒体及舆论总会向枪支权利拥护者发难,在这种情况下,最好的对策就是避免与媒体的接触,不要发表任何意见。倘若无法逃避此类问题,就应当以攻为守,主动出击,宣传枪支权利的伟大与明智。

莫滕森指出,除此之外,我们还必须竭尽全力攻击提倡枪支管制的政客及公众人物,抹黑他们,让他们失去公信力。

美国步枪协会公共关系处官员拉斯•戴尔赛德(Lars Dalseide)补充道:“重中之重,就是羞辱他们,让他们颜面扫地。你们要质问他们,他们明知道自己的枪支法案不够完善,为何还要继续推行?此类法案难道能够避免无辜民众的死亡吗?没有武器,民众如何保护自己?你们怎么敢站在那些死难者的坟墓上提出这种纯粹出于政治利益考虑的法案?”

对此“高见”,狄克森深表赞同。

戴尔赛德还向单一民族党官员演示了操控媒体及舆论的最有效方法。戴尔赛德说:“你们要睁大眼睛,看清哪些记者和媒体愿意报导你们的意见,对于那些反对枪支权利的媒体,你们一定要避而远之,千万不要理会他们,不要落入他们的圈套,他们会假扮普通记者接近你,然后套取你关于枪支管制的真实想法。你们要加强与那些支持或同情你们的媒体及媒体工作者的合作与联系,你们要明确告诉他们,他们要多多报导任何有关民间暴力的案件,譬如抢劫、偷盗、私闯民宅等事件,要宣传受害人的弱小与无助,更要暗示受害人如果配备武器,就必然不会受到伤害。一般而言,这种报导都会让人心潮澎湃,所以,你们的媒体工作者一定要加大对类似暴力事件的搜索,一定要大力渲染,一定要定期发表类似文章,才有可能取得积极效果。”

美国步枪协会给予澳大利亚枪支权利拥护者的另外一个建议,就是雇佣“枪手”撰写文章力挺政界枪支权利拥护者,为他们打造群众基础,尤其要在当地报纸等媒体发表专栏文章,不断冲击当地民众眼球,让民众熟悉枪支法案,最终认定枪支管制确实违反人权及民权。

莫滕森说:“在美国,我们会有选择性的在不同地区资助某些专栏记者及作家,指示他们撰写拥护枪支权利的文章。但我们并不会以作者的真实身份或姓名发表这些文章,他们只是枪手,我们会选择支持我们的法律界人士及司法界人士,以法律之名,从‘专业’的角度讨论枪支管制的危害。需要指出的是,这一工作极其艰巨,因为诸如律师、军官、警官、治安官等在内的法律、司法界人士每天都公务繁忙,我们要为他们起草文章,还要与他们一同完成校对,最终以他们的名义发表这些专业性极强的文章,但我们一定要在幕后操盘,一定要做好掌控。”

在谈到社交网络对枪支权益起到的积极作用时,美国步枪协会官员表示他们一般会制作一些短视频,强调枪支的益处及安全性。莫滕森说:“这些小视频非常受欢迎,因为它们首先短小精悍且言简意赅,很容易在段时间内渗入读者的内心。我们的小视频多种多样,举例而言,我们曾拍摄了一家小便利店遭遇抢劫的视频,由于店主及时掏出柜台下的武器,才避免了抢劫及后续伤害的发生。这种视频的一大好处,就是能够激起人们对罪犯的憎恶与愤怒,从而愈发增强购买武器进行自卫的想法。”

会谈期间,狄克森声称澳大利亚有不少非洲群体组成的匪帮,他们“无恶不作”,用棒球棒等器械作为武器,实施抢劫、强奸等罪行。戴尔赛德随即表示狄克森应当大肆渲染此类事件,以“匪帮作乱,民众却无力自卫”等词眼作为主题,强调武器的重要性,同时引起民愤,一同向政府施压。

该卧底调查报告公开后,美国步枪协会以及澳大利亚单一民族党都拒绝进行回应。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1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