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富汗战争:令人乍舌的毒品经济

 

图:美国2001年入侵阿富汗主要目的是为了恢复被塔利班当年压制下来的海洛英产业。

虽然特朗普总统宣布从阿富汗撤军,但是,阿富汗境内的鸦片经济依旧繁荣发展。在美国及北约盟军长久以来的暗中扶持下,阿富汗鸦片市场已发展为一个成熟的经济链,其背后,是一张巨大无比的经济及政治利益网。

据粗略统计,仅在2004年,阿富汗海洛因交易额高达900亿美元。该年阿富汗鸦片产量约为3,400吨,加工提纯海洛因约34吨。

 

圖:美國和阿富汗士兵在阿富汗南部坎大哈省的紮里區巡邏。 (照片:路透社)

根据美国缉毒局公布的海洛因市场平均价格估算,当今全球海洛因交易额已高达5000亿美元。毒品经济的突飞猛进、毒品犯罪的日益恶化,与鸦片种植的扩大与海洛因价格的上涨有着直接关系。

联合国毒品和犯罪问题办公室(UNODC,又称联合国禁毒办)2017年最新数据显示,阿富汗鸦片年产量为9,000吨,最终海洛因毒品产出量为90吨。

2001年,全球范围内爆发大规模海洛因热潮,毒品需求量大幅上升,海洛因价格也随即上涨。据美国缉毒局(DEA)2016年12月报告显示,仅在美国市场,一克海洛因价格已上涨至902美元,一公斤就是90.2万美元。

 

2000年,经过长期准备,在联合国支持下,塔利班政府大力开展禁毒工作,销毁大量鸦片种植园,导致阿富汗鸦片产量骤减94%。

联合国禁毒办2001年数据显示,该年阿富汗鸦片产量从2000年的3,300吨骤降至185吨。下图为联合国禁毒办执行理事在联合国大会讲稿原文。

 

译文:

尊敬的大会主席及各位大使:

无疑,我们所有人都无比关注阿富汗毒品问题,因为它牵扯到全球禁毒工作的开展以及暴力犯罪的预防。

塔利班政府的禁毒力度极大且井然有序,2000年7月,塔利班政府赶在十月种植高峰期前发布鸦片禁令,如今已颇有成效。今年阿富汗鸦片产量约为180吨,相比之前一年3,300吨,这是个令人难以置信的数字。1999年是阿富汗鸦片种植的黄金时期,该年鸦片产量约为4,700吨,相比这一数字,今年阿富汗鸦片产量已骤降97%。

==============

美国及北约盟军领导的阿富汗战争,彻底打乱了塔利班政府的禁毒大业。塔利班政府禁毒期间,阿富汗鸦片产量骤降90%。2001年10月7日,美国领导盟军强攻阿富汗,导致阿富汗鸦片经济死灰复燃,美国本土海洛因交易额也随之暴涨。

换言之,阿富汗鸦片产量及美国海洛因交易额的暴涨,都与美军及北约联军入侵阿富汗同步发生。

联合国禁毒办指出,自2001年阿富汗战争爆发起,阿富汗鸦片产量暴增50倍,创下历史新高。

 

( 美国全国广播公司还援引阿富汗重建特别监察长约翰 索普科(John Sopko)的话说,阿富汗有大约500,000英亩(~20万公頃),约780平方英里,用于种植罂粟。这相当于超过400,000个美国足球场 - 包括终点区。)

巧合的是,自2001年起,美国海洛因吸食人口增长了20倍之多。很多人对此表示不解,但是,倘若我们联系当年全球鸦片产量的变化,我们应该不会对此变化表示惊奇。有供必有求,有求必有供,这是永恒的市场规律。

2001年,美国及北约联军入侵阿富汗之前,美国缉毒局记录在案的海洛因依赖者为18.9万人。至2012年,哥伦比亚大学梅尔曼公共卫生学院一项调查显示,美国境内瘾君子数量已高达380万之多。

 

图:美国海洛因依赖者人数变化示意图。

毒品引发的社会治安问题一直都是各个社会需要解决的难题。然而,因滥用毒品而死亡的事件,也需要得到我们关注。 2001年,1,779名美国人因滥用海洛因而死亡。至2016年,死亡人数已高达15,446。

 

 

对此,美国总统特朗普曾表示:“我们一定会不遗余力地打击毒品犯罪,严控毒品疾病及死亡事件的发生。”

倘若美国及北约联军没有入侵阿富汗,阿富汗的鸦片经济就不会蓬勃发展,无辜的平民也不会因毒品而死。换言之,倘若没有美国及北约的默许,阿富汗毒品经济绝不会如此繁荣。因为,美国联军占领阿富汗之后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打击阿富汗时任政府的禁毒工作,重构阿富汗鸦片种植圈。

塔利班政权禁毒期间,阿富汗境内鸦片种植园降至8,000公顷,总产量约为185吨。据联合国禁毒办,全球93%的高纯度海洛因皆产自阿富汗。

 

 

图:来自俄亥俄州的23岁士兵马克•希科克(Mark Hickok)在阿富汗鸦片种植园巡逻。

联合国禁毒办2017年阿富汗鸦片种植调查报告显示,该年度阿富汗鸦片种植园总面积约为32.8万公顷,鸦片总产量高达9,000吨。

的确,战争是经济的巨大促进因素。就阿富汗战争而言,撇开所有自然资源的掠夺,仅鸦片经济就给相关利益方带去巨大利润。

需要指出的是,联合国禁毒办曾表示,阿富汗鸦片产量中数量可观的一部分并没有加工为海洛因或吗啡制品。这让人感到很疑惑,证据显示,20%的阿富汗鸦片并没有通过毒贩途径流入海洛因市场。

然而,联合国办公室并未提到一个隐秘的事实——鸦片经济的绝大部分利润都流入西方毒贩及销售商手中,期间还夹杂着大规模的洗钱工程。

就海洛因零售价而言,各国市场都不尽相同。当然,价格很大程度上取决于海洛因本身的纯度。街头零售的海洛因纯度一般而言都不是很高,高纯度、高价海洛因一般都流入高端市场。

鸦片产量是海洛因经济的基础,一吨鸦片能提取约100克普通纯度海洛因。据联合国办公室指出,一克普通纯度海洛因能卖出近172美元的价格,而高纯度海洛因的价格则高达902美元一克。

 

图:英国军队在阿富汗南部巡逻赫尔曼德省。 (照片:盖蒂 Getty)

在英国,海洛因的价格也起伏不定。英国是阿富汗毒品打入欧盟市场的第一站,据英国《卫报》2015年数据显示,英国海洛因价格与美国几乎不相上下。《卫报》指出:“一公斤纯度25%的海洛因能够分割为1.6万份小包装,每份零售价为10英镑,一克即为160英镑(约为210美元)。”

据联合国禁毒办文件显示,阿富汗鸦片年产量约为9,000至9,300吨,其中7,600至7,900吨皆出口海外,近4,000吨在阿富汗境内加工成海洛因的毒制品。

我们已经了解到一公斤高纯度海洛因零售价约为90.2万美元,而较低纯度的海洛因每公斤售价则为79万美元。因此,根据美国缉毒局于2017年提供的这一数据,我们可以大体估算出阿富汗毒品经济的年效益,即:7,125.8亿美元(约为4.8046万亿人民币)!这一天文数字甚至与美国国防预算不分伯仲。

需要指出的是,这一“天文数字”只是基于较低产量的价格估算而来,即7,900吨鸦片。倘若我们根据较高鸦片产量(9,000吨)来估算,阿富汗毒品市场经济份额将高达8000亿美元(约为5.3941万亿人民币)。

2018年8月,美国总统特朗普签署了2019年美国国防预算法案,宣布美国今年国防预算为7,170亿美元。这一数字竟然还不及鸦片产量高峰时阿富汗毒品经济的年份额。

毋须赘言,美国五角大楼及中情局都对阿富汗毒品经济了如指掌。毕竟,是五角大楼及中情局于上世纪70年代末期暗中主导操作阿富汗的毒品种植、加工及交易等细节。早期阿富汗毒品经济的收益,基本被美国用来扶持阿富汗圣战分子,希冀以此抗击苏联对阿富汗的染指。

然而,阿富汗毒品经济并没有随着美国撤军而下滑,反之,在美国等西方势力的暗箱操作下,阿富汗毒品经济依旧蒸蒸日上。

------------------------ 

作者: 米歇尔•乔苏多夫斯基教授(Michel Chossudovsky),加拿大渥太华大学经济学教授,加拿大全球化研究中心创始人、主管。

编辑:叶哈雅

出处:Global Research

原文:War is Good for Business and Organized Crime

链接:http://suo.im/4EHrMN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1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