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方对伊斯兰的误解

【前言:纵观整个西方社会,经济停滞不前,民粹主义、民族主义成为西方社会转移社会矛盾的终极手段,伊斯兰恐惧症愈演愈烈,伊斯兰、穆斯林成了无辜的替罪羊。】

 

比利时首都布鲁塞尔,一名穆斯林妇女手持“停止种族歧视”标语静默示威。

就目前情况而言,伊斯兰恐惧症只会愈演愈烈,不会消散。

这句话或许很悲观,可它确实是不争的事实。

更加可悲的是,仅就伊斯兰信仰及中东地区等主题而言,主流媒体中几乎没有任何正面、积极的报导与渲染。

至于生活在西方社会的穆斯林,媒体同样鲜有正面报导。主流媒体总是选用一些小报新闻甚至街边传言,选择性的诋毁穆斯林及伊斯兰,以极具煽动性、极其蔑视的口吻,激起普通民众对穆斯林及伊斯兰的无端仇恨与敌意。

除了穆斯林,没有任何一个信仰群体遭受这种特殊待遇。

主流媒体、极端民粹分子、民族分子及极右政客惯用的伎俩,就是误导民众认为伊斯兰和西方推崇的民主与自由誓不两立,声称伊斯兰是一颗毒瘤,是对全人类的威胁。

在美国等西方社会,越来越多的伊斯兰恐惧症分子以无神论为武器,猛烈抨击伊斯兰信仰的各个方面。

对某些极端无神论者而言,他们似乎根本不在乎他人是否应当享有信仰自由,对伊斯兰信仰,他们尤为痛恨。这些人坚定地认为,伊斯兰不同于其他宗教,他们认为伊斯兰是违反人类伦理的宗教,是对整个世界以及其他信仰都具有巨大威胁的宗教,因为他们坚信伊斯兰从本质上就抵触民主与自由的理念。

极端无神论者极度推崇当代伊斯兰恐惧症之父伯纳德•刘易斯(Bernard Lewis),后者明确指出,伊斯兰信仰只会给全球文明不断带来麻烦。

美国著名节目主持人比尔•马赫(Bill Maher)也是极端无神论者们崇拜的偶像。马赫指出,穆斯林世界与极端恐怖组织“伊斯兰国”并无异处,声称伊斯兰是人类史上唯一具有黑帮性质的宗教,因为伊斯兰不允许任何人说它的不是。

于是,极端分子就将一个拥有16亿信众的宗教,描述为一个全球化的恐怖巨网。

而这背后,正是当权者的默许与纵容。

主流法国学者艾里克•赛穆尔(Eric Zemmour)近年来声名鹊起,其主要功绩,就是四处搜罗有关伊斯兰及穆斯林的负面信息,不加确认便公之于众。赛穆尔甚至声称,倘若一个人姓名中有阿拉伯语元素,此人就是在拒绝融入法国社会。

三年前,特朗普在竞选总统时曾表示叙利亚就是“伊斯兰国”的大本营,同时表示“伊斯兰恨我们”。

诚然,特朗普发表此论反伊斯兰言论只是出于政治利益考虑,他只想讨好自己的选民,但是,他的这些极端谬论,却给整个穆斯林群体带来了巨大伤害,也让美国社会伊斯兰恐惧症更加严重。

而民粹主义与民族主义的兴起,只会愈发助长伊斯兰恐惧症的蔓延与扩大。这种蔓延与扩大的背后,是仇恨与暴力。仅就英国而言,英国官方数据显示,2017年英国境内针对穆斯林的仇恨性刑事案件比上年增长了56%,其中60%的受害者为女性,80%施暴者为反穆斯林男性。

英国雷尼梅德信托公司(Runnymede Trust)发布的一项最新报告指出,针对穆斯林的仇恨可能会愈演愈烈,也可能会变得愈发丑陋。该报告还指出,伊斯兰恐惧症之所以大受欢迎,是因为当权者希望以此转移社会经济与政治矛盾。

据民调显示,37%的英国民众表示,倘若有政党出台政策限制英国穆斯林的数量,他们就会支持这个政党。该调查还指出,英国穆斯林近一半的人口都生活在贫困地区,这本身也是伊斯兰恐惧症的具体表现。在法国、美国等西方国家,穆斯林的生活状况也不容乐观。

2011年,英国时任英国外交与国务大臣兼保守党主席萨义达·•瓦尔西(Baroness Sayeeda Warsi)就曾指出,英国各界对穆斯林群体的偏见已经变得司空见惯,政界似乎默许这种情况的发生。

2016年,英国下议院议员、保守党政治家撒迦利亚•歌斯密(Zac Goldsmith)在竞选伦敦市长期间,大肆污蔑竞争对手萨迪克•汗(Sadiq Khan),声称后者与“伊斯兰恐怖分子”保持着密切关联。

美国共和党元老纽特•金里奇(Newt Gingrich)担任众议院议长期间曾表示:“那些鬼鬼祟祟的圣战分子喜欢用政治、经济、文化、宗教等手段达成圣战目标,而暴力圣战分子也喜欢这些手段,不同的是,后者更喜欢以暴恐的方式去达成既定目标。”

金里奇总是在公开场合赤裸裸地表达对阿拉伯人及穆斯林群体的敌意与蔑视,法国前首相曼纽尔•瓦尔斯(Manuel Valls)就是金里奇的忠实粉丝。瓦尔斯坚信,穆斯林要在西方社会强制推行伊斯兰沙里亚教法(Sharia)。

然而,西方社会所宣扬的所谓“沙里亚教法”,其实并不存在。伊斯兰信仰确实有它的教法规定,但伊斯兰信仰体系中并没有一本关于“沙里亚”的教法典籍,所有的教法规定都源自古兰经及圣训,其宗旨,只是引导穆斯林以伊斯兰的方式去生活,它只针对信仰伊斯兰的穆斯林群体,别无其他。

然而,在某些极端原教旨主义者以及仇视伊斯兰的反穆斯林极端分子眼中,伊斯兰教法相关规定似乎也针对反穆斯林,伊斯兰信仰似乎要强迫所有非穆斯林接受它。

总之,流言蜚语一直都是媒体的最爱,至于伊斯兰相关的负面虚假新闻,它们更是视若珍宝。

西方敌视伊斯兰的另外一个因素,就是绝大多数西方人对伊斯兰信仰、穆斯林历史、阿拉伯社会历史及中东历史的无知。对于伊斯兰的先知穆罕默德(愿主福安之),西方人更是知之甚少。可是,他们却选择盲从媒体及政客的诸多谬论,以负面眼光看待伊斯兰信仰、穆斯林群体、先知穆罕默德(愿主福安之)。

然而,当尊重史实、尊重事实的非穆斯林专家学者们公平公正地发表有关伊斯兰及穆斯林群体的学术性著作时,却极少有人问津。美国密歇根大学历史学教授胡安•科尔(Juan Cole)的最新著作《穆罕默德:乱世中的和平使者》,就是对伊斯兰历史的正面探索。然而,科尔教授的声音却淹没在仇穆分子的伊斯兰恐惧症言论之中。

倘若我们能够理智地看待这场伊斯兰恐惧症闹剧,倘若我们能够理性地聆听良心知识分子的金玉良言,我们心中对穆斯林及伊斯兰的无端仇恨必定会逐步消散。

我们坚信,消灭伊斯兰恐惧症的最关键因素,就在于我们是否能够终结中东地区混乱局面。然而,中东地区作为整个西方社会都窥觎的资源宝地,注定不会得到安宁。

------------------ 

作者:弗朗西斯•吉莱斯(Francis Ghiles),西班牙巴塞罗那国际事务中心研究员。

编辑:叶哈雅

出处:Arab Weekly

原文:Misinterpreting Islam in the West

链接:http://u6.gg/pzupk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1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