叙利亚与阿富汗——相同的遭遇,不同的结局

两场同样无耻的战争,同样惨绝人寰的毁灭式打击,却有着截然不同的结局。

此时的叙利亚已是深秋,可叙利亚局势的发展却进入了春天,万物复苏,百废待兴。

两千多英里以东的阿富汗,却是天壤之别。阿富汗乱局已长达几十年,时至今日,它依旧深陷泥潭之中,苟延残喘。

随着西方势力逐步撤出,叙利亚局势即刻面临好转,大马士革即将迎来往日辉煌。宵禁逐步取消,人们已不再畏惧黑夜,夜晚的大马士革又重新找到了热闹与欢笑,人们的脸上也慢慢出现了笑容。许多哨岗与检查站都已撤销,人们不必再一次次接受安检,可以自由出入图书馆、博物馆、餐厅等。

大马士革的居民很乐观,他们甚至有些狂喜。战争给他们带来了巨大伤痛,他们付出了巨大努力与牺牲,但是,他们终究获得了胜利。反对派节节败退,西方势力也被迫撤出叙利亚,叙利亚人民理应感到骄傲与自豪。

长久以来,阿拉伯人备受屈辱,饱受西方列强的欺压,这一次,叙利亚人民以实际行动告诉这个世界,他们有能力击败侵略者,有能力击退列强扶持下的极端暴力分子,不论侵略者与反动派有多么强大,不论他们有多么残暴。

阿勒颇就好似中东的斯大林格勒,我坚信它终将成为整个中东局势的转折点。斯大林格勒战役的胜利,标志着法西斯主义与帝国主义的失败,而阿勒颇的胜利,有着异曲同工之妙。叙利亚人民以惊人的毅力、耐力与勇气,再次成为世人关注的焦点,让整个中东地区所有热爱和平的人们再次看到了希望与曙光。

叙利亚人民的胜利离不开一众盟友的支持,其中最主要的当属中国、俄罗斯、伊朗、古巴、委内瑞拉,而俄罗斯给予叙利亚的支持尤为巨大。

俄罗斯与叙利亚的友好关系由来已久,纵然在叙利亚局势最为严峻的时刻,纵然在境内外势力夹击叙利亚政府的危难之际,俄罗斯依旧坚定地支持叙利亚政府。俄罗斯不仅为叙利亚政府提供资金支持,同时委派军方深入战区,为叙利亚政府军提供实际扶持,不少俄罗斯士兵也在叙利亚牺牲。

俄罗斯虽然与叙利亚保持着紧密联系,但它并未直接干预叙利亚内政。俄罗斯在叙利亚其实属于幕后工作者,它对叙利亚的扶持包括军事、战略、经济、及粮食等日用品各个方面。纵然如此,俄罗斯从未在叙利亚耀武扬威,从未吹嘘自己的功绩,也从未主动挑起矛盾,从未主动抨击过参与到叙利亚内战之中的西方及周边列强。

叙利亚人民深知谁是真正的敌人,谁是真正的朋友。俄罗斯与叙利亚的友谊源远流长,但双方根本没有因为这种特殊友谊与同盟的存在而大做文章。俄叙两国携手前行,共同抗击妄图颠覆叙利亚政权、夺取叙利亚自然资源的强盗与列强,共同获得了这场持久战的胜利。

俄罗斯军车在叙利亚境内穿行时不必接受安检,不必担心叙利亚军方或反对派的偷袭——政府军是盟友,而反对派也不敢轻易招惹“无情”的俄罗斯。俄罗斯军人会惬意地去叙利亚街边享用当地美食,自由地与当地人交谈,毫无畏惧,毫无距离。叙利亚人并没有将俄罗斯人视为境外雇佣军,他们似乎已经成为叙利亚的一部分。

简言之,叙利亚内战已经步入尾声,叙利亚人民的胜利曙光,已在眼前。

在阿富汗的喀布尔,我见到最多的就是高墙。到处都是水泥墙与铁丝网,有的甚至高达四五层楼高。这些高墙顶上都会配备哨塔、防弹玻璃,随时随地准备向街头射击。

街上的行人面无表情,好似行尸走肉一般。他们似乎已经习惯这种暗无天日的生活,他们已经习惯高耸的围墙,已经习惯黑洞洞的枪口指着他们的头颅与胸膛。

9•11的爆发,让阿富汗再次陷入火坑之中。阿富汗人经历了无尽痛苦,每个阿富汗人都满腔怒火。可是,长久的压迫与打击已让阿富汗人失去一切希望,他们甚至失去了继续抵抗的勇气与力量。北约入侵并盘踞阿富汗已久,西方势力及其扶持的傀儡政府残酷打压阿富汗人民,冷酷无情,他们侵入别人的国家,一心只考虑自身的利益,根本不顾阿富汗人民的死活。

以英美为首的阿富汗联军虽然貌似不可战胜,却也处于提心吊胆的状态。他们甚至命令士兵,只要发现或遇到可疑人员,就可以开枪射击。阿富汗人遭受了手术刀式的清洗,每次悲剧发生之后,西方列强只是表示遗憾,声称这又是一场意外。

西方不会轻易派遣地面部队进入所谓战区,西方自诩尊重生命,但他们的尊重,只针对西方人而言。英美及北约在阿富汗的军事行动一直都没有停止,但是,绝大多数轰炸行动几乎都是由无人机完成,地面行动也是在重型装甲的护卫下进行,因为这样会避免他们的士兵伤亡。阿富汗人的死活,似乎与这些人权卫士无关。

西方声称,他们出兵阿富汗,只为打击恐怖主义,只为解放阿富汗人民免于极端分子的奴役。然而,对于阿富汗人而言,一切都只是侵略,阿富汗以及阿富汗人民,都只不过是无辜的牺牲品。西方占领阿富汗期间,无数阿富汗人死于非命。不少西方人带着对“和平”的向往,前往阿富汗进行传教及志愿活动,当他们不幸落入极端分子之手,他们的祖国就会派遣强大的军队营救他们,丝毫不考虑营救行动是否会对当地阿富汗人带去附带伤害。

毕竟,对他们而言,西方人的生命远比阿富汗人重要。

在阿富汗执行任务的西方士兵绝大多数都是雇佣兵,因此,他们并非是在保卫自己的祖国,也并非是在解救水深火热之中的阿富汗人民。他们只是为了钱,战争就是他们的生意场,他们的目标,就是完成背后金主赋予他们的任务,不惜代价,仅此而已。

归根结底,所谓的“安全第一”,只针对西方人。

西方于2001年入侵阿富汗之后至今,已有约17万阿富汗平民死于非命,还有数百万人被迫流离失所,沦为难民。联合国开发计划署发布的人类发展指数(Human Development Index)中,阿富汗位居亚洲倒数第二,阿富汗人的平均寿命,也属亚洲最低。

我曾以记者的身份长期在叙利亚及阿富汗等地进行实地调查,我认为我们非常有必要认识到叙利亚战争与阿富汗战争之间相似的进程与不同的结局。

这两场战争都是因西方而起,叙利亚人奋起反击,获得胜利,而阿富汗人则从一开始就遭受毁灭性打击,最终一败涂地,沦为西方的新殖民地。我造访过全球160多个国家,也曾目睹过无数大大小小的战争与暴力冲突,其中绝大多数都是西方为了抢夺资源而发起的冲突。有趣的是,那些与俄罗斯及中国保持良好关系的国家,都最终获得了胜利,取得了政治上的自治,求得了经济的发展。

最近一次造访叙利亚时,我采访了大马士革、霍姆斯(Homs)等大城市。我看到最多的,是叙利亚人喜悦的泪水。这是一场迟到的胜利,是属于人民的胜利,虽然胜利背后的代价是惨痛的,都一切都是值得的。

经过长期走访,我能够确认,叙利亚人民普遍对反对派及其背后的境外势力持敌视态度(译者注:可参考本站《叙利亚战争的前世今生》一文)。在这里,我想将大马士革与喀布尔这两座古城做简单比较,希望以此加深各位对叙利亚与阿富汗两国不同局势与结局的理解。

在大马士革期间,我感觉自己好似一个吟游诗人,自由抒发对希望与未来的渴望;而在喀布尔,我就像落寞的过客,记录着一篇绝望的史诗。

大马士革与喀布尔是我挚爱的两座古城,但是,我对它们的爱,有着本质上的不同。

坦白讲,西方侵占喀布尔已有18年之久,喀布尔早已彻底沦为一个支离破碎的军事殖民地。这是事实,民众很清楚,政府也有深刻领悟。

 

大马士革日常生活已趋向正常

 

喀布尔的传统集市

喀布尔已经彻底放弃抵抗,漫步古城,满眼都是无家可归的流民。马路边,桥底下,河边,树林子,到处都是衣不遮体的瘾君子。被绝望包围的喀布尔人将希望寄托于虚幻的毒品,阿富汗成为廉价毒品的集散地,而这些廉价毒品的原材料,正源自西方侵略者。我曾亲眼目睹并拍摄到一个美军基地种植的大型罂粟园,我录制了当地民众证言,证实军方与当地匪帮协商罂粟交易的分红。

阿富汗战争的结局,就是西方势力的彻底介入以及阿富汗人民的彻底沦陷。西方势力已经从政治、经济甚至精神上麻痹、控制阿富汗民众。自占领阿富汗起,西方开始有意识地发展当地亲西方人士,他们给青年一代颁发奖学金,带他们去西方国家留学,最终回到阿富汗进入政坛,进入社会各个层面,为西方主子服务,充当他们的傀儡。

而这些留学归来的“先进分子”,倾尽全力让侵略变得合法化。

然而,老一辈阿富汗人依旧怀念苏联时代的阿富汗。虽然苏联同属侵略者,但彼时,阿富汗人依旧以人的身份活在自己的祖国,他们依旧享有属于自己的自由,阿富汗依旧在稳步向前发展。时至今日,苏联时代修建的面包厂、饮用水管道、石油管道、电网、发电站、学校等基础公共设施依旧在正常使用,服务阿富汗民众。

彼时的阿富汗虽然处于苏联占领之下,但社会矛盾的核心集中于男女平等、世俗主义、反封建等,而现如今,西方侵略者已不允许民众讨论此类话题,他们想要的,只是愚民,只是奴隶。

从苏联入侵阿富汗的那一刻起,阿富汗人就告诉世人,他们是无比坚韧且执着的民族,他们凭借坚定的毅力,最终将苏联侵略者赶出阿富汗。而现如今,阿富汗人似乎已经失去以往的辉煌、自豪与勇气,绝望弥漫在阿富汗的各个角落。西方侵略者不愿给阿富汗人带去一丝和平与宁静,不愿赋予阿富汗人自由与民主,不愿看到阿富汗繁荣与发展。因为只有这样,列强才能稳固自己在阿富汗的统治,只有这样,他们才能源源不断地搜刮这里丰富的自然资源,才能继续威胁并骚扰周边国家。

现如今,喀布尔青年人的终极梦想,就是为侵略者服务,得到侵略者的赏识,在他们的资助下前往西方国家深造并报效他们,帮助他们奴役自己的国民。

而在大马士革,人们如今只有一个话题,那就是重建家园、重建祖国。在我采访期间,我听到最多的问题,是何时、如何完成家园重建,生活何时回归正常……

叙利亚人已经迫不及待,美国总统特朗普下令美军撤出叙利亚之前,我就亲眼目睹欣喜若狂的民众齐心协力共同修复庭院的围墙,修复千疮百孔的街道。

在大马士革,我看到了真正意义上的乐观主义革命。叙利亚政府与人民取得了革命性的胜利,他们没有绝望,没有向西方列强屈服,没有让叙利亚如阿富汗那般,沦为西方列强的新型殖民地。

大马士革不需要高墙与哨塔,叙利亚不需要枪炮与战火,不需要秘密警察与军警,不需要坦克与装甲车。叙利亚人民需要的,只是往日的平静、和谐与安逸。

然而,叙利亚人民排斥的一切,都是阿富汗侵略者最为需要的。他们需要军事高压,巩固自己的侵略统治。虽然阿富汗人民在枪炮的淫威之下选择屈服,但是,侵略者永远得不到真正的和平。在阿富汗期间,我去上厕所都要接受安检。在这种社会中苟活的阿富汗民众,终将再次爆发。

大马士革的公共设施已经逐步回归正常,大大小小的餐厅、咖啡厅、博物馆、动物园等都人满为患,虽然生活依旧很艰苦,但人们高谈阔论、欢声笑语,抒发着对未来的憧憬。

而在喀布尔,生活已经没有宁静,生活似乎已经结束。唯一能让人看到一丝丝生机与活力的,就是街上来往的民用汽车,以及传统的集市,就连阿富汗国家博物馆也被列强征用为堡垒,禁止平民出入。

对于阿富汗人的悲惨境遇,叙利亚人并没有过多了解,毕竟,阿富汗人经历磨难的同时,叙利亚人也被推入火坑。然而,叙利亚人深知伊拉克、利比亚与巴勒斯坦的苦难与悲痛,叙利亚人宁死不屈,只为避免沦为如他们一般的奴隶。

两场战争,两种命运。

大马士革的城门已经大开,流亡周边国家的难民如潮水般从四面八方返回家乡。对叙利亚人而言,他们期待已久的时刻终于到来。

叙利亚人民击败了帝国主义、霸权主义、极端主义的侵略,为了胜利,人们不惜一切代价,前赴后继地牺牲。

而喀布尔依旧传来枪炮声、爆炸声、军车与战机轰鸣声,恐惧依旧写在阿富汗人民的脸上。到处都是衣衫褴褛的流民与瘾君子,到处都是荷枪实弹的军警,经过改良的新国旗,高高悬挂在喀布尔城。

或许,喀布尔终有一日也将得到解放,阿富汗人民终究也会取得胜利,但阿富汗人民的胜利似乎依旧遥遥无期,如今的他们,甚至不敢谈论“反抗”相关的话题。

我热爱这两座古城,这两座古城都经历了巨大伤痛,大马士革的伤口已经开始愈合,我们希望,喀布尔的人民也能早日脱离苦海。

 

编辑:叶哈雅

出处:NEO

原文:Syria and Afghanistan: Two Different Realities

链接:https://journal-neo.org/2019/01/03/syria-and-afghanistan/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1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