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构穆斯林社会的完美秩序

穆圣(愿主福安之)为圣,彻底改变了彼时阿拉伯人的生活,同时也改变了之后全球各地人口的生活。

真主下降启示之时,拜占庭帝国及波斯帝国正在阿拉伯地区抢夺地盘,穆圣(愿主福安之)的到来,打乱了两大帝国的掠夺计划,唤醒沉睡的人们,开始反抗长久压迫他们的奴隶制,摒弃狭隘的部族主义,打破存在已久的社会不公与种族歧视,以及人类社会中一切的不公。

然而,穆圣(愿主福安之)深知,解决这些表面问题并非伊斯兰的终极目标,在真主的启示之下,穆圣(愿主福安之)努力打造了一个互敬互重、和谐、全新的社会体系。

随着时间的推移,穆斯林似乎与真主的禁令渐行渐远,似乎与穆圣(愿主福安之)的教诲渐行渐远。其结果,就是穆斯林的一步步羸弱,以及穆斯林社会的逐步腐化。

我们看到,穆圣(愿主福安之)亲手推翻的种种社会负面因素,又开始以各种形式在穆斯林内部显露。我们必须承认,当今穆斯林世界,各类狭隘部族主义又开始大展身手,甚至有穆斯林学者断言,当今世间已无穆斯林社会统一体,不论是世俗还是饱受,不论是民主还是独裁,穆斯林群体早已四分五裂、各自为政,穆圣(愿主福安之)所摒弃的一系列陋习,似乎又卷土重来。

诚然,这种说法过于悲观。纵观穆斯林世界,真正的正义与公平似乎已经与我们渐行渐远,所谓“穆斯林兄弟姐妹”等词眼也似乎已沦为一种客套的虚言,“天下穆斯林皆兄弟”这般教诲似乎已不复存在。整个伊斯兰世界几乎很难找到完全遵循伊斯兰教导的领导者,我们看到的,是任人唯亲、私相授受、腐败不堪。

穆圣(愿主福安之)尊重妇女,也尊重真主赋予妇女的特殊才能,而今的我们,却好似返回蒙昧时期一般,肆意打压甚至剥夺伊斯兰赋予女性的合法权益,所谓“荣誉谋杀”(指凶手谋杀家庭成员以达到挽回家族荣誉的目的)甚至依旧在某些穆斯林聚居区盛行……这种倒行逆施的做法不仅违反了伊斯兰的教诲,更抹黑了伊斯兰对外的形象,让外界产生对伊斯兰的诸多偏见。

纵观全球,穆斯林群体似乎总是在不同层面强调或探讨当今穆斯林的困境,但是,却很少有人真正触及这些问题的关键。须知,当今穆斯林的困境遍布我们生活的各个方面,而最主要的问题,集中于社会、经济以及政治方面,因此,关于这些问题的争论也成为必然。同一族群或不同族群间总会为了这些问题而争吵、互相指责,甚至大动干戈。

然而,我们的穆斯林群体似乎并不愿或无意挖掘问题的关键,不愿讨论一切社会不公与困境的根源。

问题是,我们是否应该考虑使用所谓“古老的制度与系统”,进而引导穆斯林摒弃与伊斯兰无关的价值观?我们似乎总是为自己所谓的民族主义、部族主义、教派主义、种族主义等“价值观”感到自豪,难道,我们确定要做名义上的穆斯林吗?难道,为了那份自欺欺人的“和谐”,我们就要继续无视我们遭遇的问题、幻想所有问题都在某天清晨自动消失不见?我们是否还要继续堕落、继续对穆圣(愿主福安之)打造的完美社会秩序置之不理?

遗憾的是,绝大多数穆斯林似乎并不愿谈论或质疑现今穆斯林社会所盛行的种种社会、经济及政治不公,这不禁令人唏嘘。一旦有人发出担忧,既得利益者们就会立马进行还击,抨击一切合法表达异见的人士,声称他们是在破坏“宗教和顺” “社会和谐”。令人费解的是,虽然我们尚无力开展公开、公平的信仰内部交流与对话,但是,很多人似乎更加倾向于开展跨宗教交流,似乎跨宗教交流才是潮流所在。殊不知,内部因素才是推动事物发展的主要力量,只有解决了内部问题,我们才有可能解决外部纷争。

倘若我们无法保证不义者为自己的恶行负责,我们探讨诸多不公与不义的根源又有何意义?作为穆斯林,我们每个人都要对自己负责,对真主、对他人、对世界负责。只有当我们自己觉醒,我们才有可能去唤醒他人;只有当我们自己承担起应负的责任,我们才能督促他人也多一份担当。

我们切不可对不义的横行视若无睹,这是伊斯兰信仰对我们的基本要求。若我们已经意识到不公、不义的存在,可是,为了所谓“和谐”,我们对一切恶行熟视无睹、置若罔闻,那我们只会得到适得其反的结局。

诚然,不论在宗教体系还是世俗社会中,“和谐”都是重中之重,然而,若我们单纯为“求和”而摒弃礼仪、道德或规章制度,那么,我们就会得不偿失。不仅如此,这种只谈“和为贵”却不考虑其他因素的做法,其实正是某些人逃避责任的重要方式。

换言之,这种避重就轻的做法,让本应为穆斯林大众事物负责的学者及领袖脱离了干系,将一切负担与责难转至普通民众身上,进而继续推进符合既得利益者需求的不义与不公。现今,这似乎已经成为一种恶性循环,试想,倘若既得利益者发现自己的不公不义并不会受到问责,他们难道不会变本加厉地进一步为自己谋利吗?

我们必须承认,虽然我们的穆斯林学者以及宗教领袖们总是在强调各人要为各人的行为负责,虽然他们总是教导民众我们终将接受真主的审判,但他们自己似乎并不愿过多谈起自己应当肩负的责任。长此以往,普通穆斯林大众必然会产生不满情绪。民众也会产生诸多疑惑:为何学者们对普通民众日常生活中遭受的种种不公与不义置之不理,却一再强调普通民众应当担负的诸多责任与义务。

的确,警醒民众是学者们的义务所在,然而,在警醒的同时,我们是否可以做到以身作则?是否可以为信仰而仗义执言、而非为今世利益而说违心之言?是否可以加深对信仰的理解、加大对古兰及圣训的学习,摒弃派别主义、部族主义,从而努力重构穆圣(愿主福安之)时代那种近乎完美的公平与正义?

很多人认为,穆斯林内部本就存在很严重的分裂与争端,此类信仰内部交流与自省很可能会加剧这种困境。鉴于穆斯林世界的现状,我们必须承认,这种情况的确有可能发生,而它发生的前提,则源自我们长久以来对所谓“分歧”与“争端”的诸多误解。

须知,“分歧”与“争端”的根源,在于不公与不义,穆斯林之所以分裂,是因为不同的穆斯林群体都只看重自身的利益,大家似乎不愿如伊斯兰教导那般去考虑他人的福祉。纵然是在某个特定穆斯林社会内部,也会衍生中诸多早已被伊斯兰所废弃的阶级区分,进而衍生出诸多针对弱者的不公与不义。

我们要明白,发现问题、指出问题并不会给我们带来分裂,刻意回避、掩盖这些问题才是分裂的根源。我们之所以要不断自省、不断警醒他人,之所以要各负其责,是因为这才是解决问题的关键。

更有甚者指出,探究不公与不义、试图让穆斯林学者及领袖为自己的过失负责,其实是在挑战权威,他们认为这种做法只会给穆斯林社会带来不必要的麻烦与混乱。真主是至仁至慈的主,真主喜爱仁慈,喜爱人类之间互相怜爱,我们为人处世时,务必要带着源自真主的怜爱,以公平、公义的心理对待他人。若我们开诚布公地看待这种不公正,思考我们是否沦为这种不公的同谋时,或许,我们的心灵就不会坚如磐石,或许,我们就不会对身边的不公不义与恶行熟视无睹,更不会为这些恶行以及对恶行的默许进行辩护。

作为穆斯林,我们每个人都应当主动且尽己所能地追求公平与正义,抵制经济、性别、种族等方面的诸多不公。曾几何时,穆斯林稳麦既祥和又强盛,而今的穆斯林却淹没在内忧外患之中,疲于奔命,这种窘境,理应让我们每个人都感到心痛。

真主告诫我们,人与人之间无贵贱之分,一切都在于我们的功修,因此,任何人都不应认为自己拥有特权或高人一等,任何人也不可默许他人安享特权。换言之,抵制穆斯林内部的不公与不义,是我们每一位穆斯林义不容辞的职责所在。倘若我们能够效仿穆圣(愿主福安之),如穆圣(愿主福安之)般努力奋斗,若主意欲,我们必将获得今后两世的成功与荣耀。

面对问题,我们不可逃避,而是应当直面挑战,切不可无视不公与不义,切不可助长邪恶的滋生。真主将他的启示赐予我们,并派遣穆圣(愿主福安之)引导我们,我们不可为一时安宁或蝇头小利而屈服于不公与不义。让我们重构穆斯林内部的完美秩序,遵循穆圣(愿主福安之)的教导,共建美好家园。

 

编辑:叶哈雅

原文:Reclaim Societal Structure Founded by Prophet Muhammad (PBUH)

链接:http://suo.im/51LYSa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1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