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穆斯林参加斋月头巾挑战

 

英国基督徒埃莉•劳埃德和她女儿格雷斯。她们正在参加为期三十天的斋月头巾挑战活动。

格雷斯•劳埃德(Grace Lloyd)是一名来自英国的基督徒,由于父母在卡塔尔工作,她也搬到了那里生活。斋月第一天,她戴着头巾走进了学校,老师和同学们对她报以热烈的掌声和欢呼,11岁的格雷斯害羞地回应了同学们的热烈反应。

这个斋月期间,劳埃德参与了一项头巾体验活动,旨在向因佩戴头巾而遭受歧视的穆斯林妇女表示支持。劳埃德是此次斋月头巾体验活动中年龄最小的参与者,该活动旨在邀请更多人关注穆斯林妇女遭受歧视的问题,劳埃德在接受采访时说:“我从一开始就对这一活动充满了期待,因为我坚信我们每个人都可以自由选择自己的穿着。我发现我们班的穆斯林女同学都戴黑色头巾,于是我也选了一条黑色头巾,过阵子我会换个颜色。”

在伊斯兰信仰看来,头巾是穆斯林妇女的一大标志,也是伊斯兰信仰对穆斯林妇女的基本要求。

组织方表示,此次活动的宗旨,在于消除偏见与歧视,构建对话与桥梁。组织者纳斯玛•汗(Nazma Khan)告诉记者:“我们之前组织过‘世界头巾日’,这个斋月,我们想要邀请非穆斯林尝试在整个斋月期间都佩戴头巾,从而感知穆斯林妇女平日里因头巾而遭受的种种不公待遇。”

 

“世界头巾日”的发起者纳斯玛

纳斯玛本人就是“世界头巾日”的发起者,这是一项一年一度的非营利性活动,定于每年2月1日,旨在培养对穆斯林妇女佩戴头巾的更好的理解,并消除关于头巾的争论与偏见。

虽然格雷斯•劳埃德来自一个基督教家庭,她的基督徒母亲埃莉•劳埃德却是“世界头巾日”组织的执行董事,同时也担任卡塔尔非营利性组织官方大使。埃莉说:“简而言之,头巾其实就是一块布,但是,对于穆斯林妇女而言,头巾有着非比寻常的精神意义。”

此前,也有人建议邀请非穆斯林在斋月期间体验穆斯林的斋戒,毕竟斋戒是伊斯兰信仰中的五大功修之一。然而,纳斯玛认为,相比隐形的斋戒,体验头巾的活动更为直观,它能更加直白地表达对穆斯林妇女的支持,也会带来更为巨大且明显的社会影响。

美国与伊斯兰关系委员会纽约分部主管阿费夫•纳希尔(Afaf Nasher)对此表示赞同,她说:“的确,斋戒是属于穆斯林的功修,外人很难直接看出我们是否在斋戒,但是,倘若有人佩戴头巾,每个人都会注意到。”

然而,也有非穆斯林女子表示自己不仅要参加斋月头巾体验,也要尝试穆斯林的斋戒,摩门基督教徒凯拉•哈吉(Kayla Hajji)正是其中一位。凯拉来自美国加利福尼亚州,现年35岁,她说:“对于信教者而言,能够聚到一起参与斋戒,这真是一件无比美妙的事,要想感受到它的美妙,我认为我只能亲身体验它。”

凯拉表示,自己之所以参与为期三十天的斋月头巾体验活动,是想知道穆斯林姐妹们平日到底在遭受何种经历,更好地感知穆斯林妇女的考验与困难。

 

来自加利福尼亚州的摩门基督教徒凯拉•哈吉

埃莉•劳埃德声称自己也将在这个斋月期间尝试斋戒,她还表示,为了参加此次头巾体验活动,她和女儿格雷斯每次出门都要小心谨慎地选择衣物,因为她们不想戴着头巾穿着较为暴露的衣服,她说:“我认为头巾并没有那么简单,既然我们选择佩戴头巾,我们的穿着打扮也要符合头巾的庄严,我不能再穿超紧身裤子或者露脐装 、露胸装招摇过市,我认为这是个统一体。所以我选择尊重头巾,我想,头巾并非只是遮盖我头发的一块布。”

虽然头巾并非属于穆斯林妇女的专利,不少信仰其他宗教的女子也会佩戴头巾,但是,穆斯林妇女却总是因为头巾而备受歧视,甚至面临身心方面的威胁。

今年4月3日,英国极端种族主义歧视者甚至发起了一项名为“惩罚穆斯林日”,号召种族主义者们前往街头向穆斯林群体发起攻击。

不少英国穆斯林也收到这些极端分子发来的邮件与传单,公然鼓动人们发起反穆斯林袭击,并表示袭击者可获得该组织奖励,甚至明确指出了具体袭击细节——譬如撕扯妇女头巾、言语侮辱穆斯林、攻击穆斯林、向穆斯林脸上泼硫酸等极端手段。

美国与伊斯兰关系委员会发布的调查报告显示,自美国总统特朗普发布“穆斯林禁令”以来,美国境内反穆斯林仇恨案件比2016年增长了17个百分点。该报告指出,13%的反穆斯林仇恨案件都与穆斯林妇女的头巾有关。

 

帕梅拉•扎弗雷德,来自巴西,天主教徒。  

帕梅拉•扎弗雷德是一名来自巴西的大学生,她也参与了此次斋月头巾体验活动。帕梅拉表示,此次活动让她大开眼界。

帕梅拉今年19岁,从小就是一个天主教徒,但她声称自己并没有完全遵循天主教。接受采访时,帕梅拉指出,斋月的第一天,最让她感到艰难。她说:“我戴着头巾去了体育馆,我听到人们不断在背后耻笑我、侮辱我。上课时我们要分组完成作业,可是,同学们看到我戴头巾就不选我了,最后,是老师给我分了组。我不敢想象这种情景每天都发生在穆斯林女性的身上,不敢想象头巾竟然给她们带来如此大的麻烦,别人对我头巾的反应,让我瞬间感觉失去了归属感。”

虽然此次斋月头巾挑战活动产生了诸多积极影响,但还是有不少人对此恶语相加,声称这种活动是在宣扬伊斯兰对妇女的压迫。

虽然伊斯兰信仰要求成年穆斯林女子必须佩戴头巾,但还是有穆斯林女子出于各种原因不能履行这一要求。

来自孟加拉国的劳扎图里•扎娜特(Rawzatul Zannat)去年曾经坚持戴了九个月头巾,最终,出于她自身及外部种种因素,她放弃了头巾。她说:“佩戴头巾的日子里,我的同学们总是会说我戴头巾是因为我懒得洗头发。莱麦丹斋月对于每个穆斯林而言都是大好契机,我们每个人都会在这个月期间尝试做到最好,因此我决定在这个斋月再次戴上头巾,若主意欲,我再也不会放弃我的头巾。”

 

比尔基斯•塞里夫(Bilkis Salifu)

现年33岁的比尔基斯•塞里夫也跟扎娜特有着相同的遭遇。塞里夫是一名加纳穆斯林,她说:“我之前也会戴头巾,但没有坚持,也没有延续性。虽然我是穆斯林,但我很想参加这次斋月头巾挑战活动,我想通过这个斋月培养自己戴头巾的习惯,我想让头巾成为我生活的一部分。”

组织方表示,它们希望此次活动不仅能够消除非穆斯林对穆斯林妇女的诸多偏见,也能鼓励更多的穆斯林妇女坚持佩戴头巾,鼓起勇气抛弃一切顾虑与恐惧,为了求得真主的喜悦而戴上头巾。

 ------------------

叶哈雅译自《半岛新闻》

http://suo.im/4snfPS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1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