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以色列国防军官的自白

译者注:本文作者为以色列著名作家、人权活动家尤里•亚弗纳瑞(Uri Avnery),曾任以色列国防军指挥官、以色列国会议员。退役后,作者献身巴勒斯坦人权事业,成为以色列政坛一大另类,他坚信,只有正义与公平才能带来长久的和平。1982年7月2日,以色列入侵黎巴嫩之后,作者潜入战区,密会巴勒斯坦民族解放事业领导人阿拉法特,成为首位会见、采访了巴勒斯坦领导人的以色列人。

作者与阿拉法特

我在这里写下这些文字——

我叫尤里•亚弗纳瑞,生于1923年9月10日,我曾是一名以色列国防军士兵、指挥官,编号44410。

在这里,我宣布,从此刻起,我与那些在加沙地带滥杀无辜民众的残暴军队毫无关联。我们不属于同一支部队,或许,我们也不属于同一个国家——我们不一样。

我的政府是否真的犯了“战争罪”?

我不知道,我不是法官,我无话可说。

然而,国际刑事法庭好像已经认定,我的战友们在奉命开展军事行动时,确实犯了战争罪。他们还要求我国允许国际组织进入巴勒斯坦地带进行独立调查。

为了阻止国际组织的介入,我军司令官提议,以色列军方应当进行这一调查。

很好笑,不是吗?这样一支残暴的军队,竟然扬言要去调查自己的种种恶行。

为了“震慑”巴勒斯坦民众,阻止巴勒斯坦人发起任何性质的示威游行活动,以色列国防军在隔离墙或边境铁丝网处安排狙击手,射杀任何可能对以色列造成“威胁”的巴勒斯坦人,毋须请命。此前,巴勒斯坦领导人已经宣布,巴勒斯坦人民将不断进行示威游行活动,抗议以军及以色列政府的种种暴行。

这就意味着,这样的活靶射击,依旧会延续。

仅在示威活动开始的前两周内,以色列狙击手已经射杀29名手无寸铁的平民,另有近千人被射伤。

以色列国防军的诞生之初,我就参军入伍。可是,以色列军队的种种作为却让我作呕,一切,都充满了罪恶。

此前,一则短视频曾瞬间刷爆网络。视频出自一名以色列士兵之手,视频中,我们能清楚地看到远处有几个巴勒斯坦人在来回走动,他兴奋地怂恿身旁的狙击手选一名巴勒斯坦人射杀,骂骂咧咧中,他终于扣动扳机,一名巴勒斯坦人应身倒地。随后,我们听到一阵阵欢呼,还有人高喊:“杀死那个婊子养的!”

几乎所有以色列人都看到了这段视频,因为,这种视频首次在以色列电视台得到了播映。

这件事并没有发生在遥远蛮荒之地,它就发生在我们眼前,距离我家45分钟车程的地方。凶手也不是唯利是图、不分青红皂白的雇佣兵,他和他身旁振臂高呼的战友,都是我们以色列国防军的士兵,极其普通。

如果你去质问他们为何这么做,他们肯定会告诉你,自己只不过是奉命行事。毕竟,作为士兵,服从命令就是他的天职。

两周前,我还对我们的参谋总长加迪•艾齐科特(Gadi Eizenkot)满怀敬意。曾几何时,与一群军人共事的他,似乎也非常看重军队的尊严。可如今,我对他的敬意早已远去。那些狙击手肆意屠杀巴勒斯坦民众的命令,就来自他。

我只想问问他,到底为什么要这么做?

如殖民印度的英国人一般,我们的政府似乎不知道如何应对和平示威游行活动。

巧合的是,上周,我刚看了一部关于圣雄甘地的电影。英国人为了迫使甘地就范,用尽了各种伎俩,他们殴打他,残忍杀害无数民众。可是,圣雄甘地及其追随者们却以巨大的坚忍与毅力忍受着一切磨难,最终,英国人不知所措,只能认输,离开了印度。

马丁路德金也采取了这种非暴力不抵抗的策略,一位巴勒斯坦人受到了启发,随即回到巴勒斯坦,试图说服国人也采取这种措施反对以色列侵略。然而,以色列军队集结兵力大肆开火,巴勒斯坦人随即奋起反击,非暴力不抵抗策略随即宣告失败。

然而,几经挫败之后,巴勒斯坦人似乎终于意识到自己根本无法与强大的以色列军队抗衡。于是,哈马斯开始大力宣传非暴力不抵抗政策,越来越多的巴勒斯坦人走上街头,不带任何武器,不带一块石头,昂首直面残暴的国防军。虽然该策略貌似还看不到成功的希望,更像是飞蛾扑火,可是,这的确给以色列军方及政坛带来极大的麻烦,他们甚至开始公开下令狙击手肆意射杀手无寸铁的平民,只为制造恐慌。

当我公开表示我对此感到羞愧时,有人直言我很虚伪。的确,我在此前的著作中讲述属1948年“独立战争”时,确实提到了我所亲眼目睹的种种暴行。实施暴行的,是我们的士兵,彼时的军方领导人其实也谴责了士兵们种种违反作战原则的暴行。这些来自不同族群、不同社会阶层,可是,绝大多数士兵都很中正,他们确实在奉命行事。

可如今,一切都不复如初。我们不仅看到士兵肆意射杀手无寸铁的平民,问题在于,我们似乎不愿发出、也容不下任何谴责的声音。我们的政客们及军方领导人空前的团结,我们自诩发达国家,自称民主社会,可是,我们的民众却对此类屠杀熟视无睹。

那么,以色列媒体有何反应呢?很显然,媒体未作任何反应,媒体根本不愿报导真相,不愿让民众“发现”自己的政府与军队施展暴行。

这些施暴者很“幸运”,他们的暴行并没有引起过多关注,因为很显然,叙利亚总统巴沙尔•阿萨德向自己的人民“投放了化学武器”,我们的媒体铺天盖地的报导这一事件,只为渲染阿拉伯人的“残暴”。

此外,媒体还要去报导3.6万余名生活在以色列境内的“非法”非洲劳工,政府想要赶走所有非洲人,而我们高贵的以色列人则想阻止政府这么做,毕竟,非洲劳工都在从事正经工作。

简言之,我们根本没时间去管加沙地带的烂摊子。

令人感到心痛的是,我们的媒体早已背离了初衷,如今的它们,早已沦为政府的工具,至少,绝大多数媒体都做到了与政府精诚合作。

谁也不愿也不敢去讨论屠杀巴勒斯坦平民的事件,所有人都是如此地麻木不仁,只有我这种“虚伪”的卖国贼在喃喃自语。

我们是无数屠杀的见证者,我们每个人都沾染了巴勒斯坦人的鲜血。

请与我一同写下这三个字:我有罪。

 --------------------

叶哈雅译

https://www.counterpunch.org/2018/04/16/eyeless-in-gaza-4/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1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