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国式伊斯兰”改造规划:烫手的山芋

根据最新统计,法国大约有600多万穆斯林,占全国人口的比例8%。  早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之后,就有众多的北非穆斯林进入法国,因为那里是法国的传统殖民地,这些移民来到法国,送来了急需的廉价劳动力,受到热烈欢迎,二十世纪70年代和80年代,移民高潮层层迭起。 大多数穆斯林移民都选择了定居,在法国成家立业繁衍后代,但是他们至今仍是受到歧视的人群,社会地位低下,生活在贫困之中。 种族矛盾尖锐,纠纷不断,其中一个重要的因素是信仰。 大多数穆斯林坚守伊斯兰信仰,而法国是欧洲一个典型的世俗社会,信仰淡薄倾向无神论,对宗教排斥。 法国的世俗主义在欧洲享有盛誉,历史悠久,例如“政教分离”原则见诸于1905年的法律文件,明确声明政府对任何宗教保持中立立场,不操纵,不干涉,但当代对伊斯兰企图改造的设想,恰恰违背了政府不干预宗教自由的原则。

现任总统马克隆,自从2015年就任以来,连续发生过多起“恐怖袭击”事件,招致民怨沸腾。 上个月,马克隆总统在一次记者招待会上宣布,他将决心“彻底整顿法国的伊斯兰,并且保持固定模式”。 在他以前的几任总统,都曾有过类似的想法和行动,虽然都不见成效,但如此高调发表宣言还是首例。 观察家们表示质疑,他对成功的把握有几分?

自从80年代以来,连续几届政府都曾扬言决心改造一个适应法兰西社会的新型伊斯兰,宣称的目标是引导穆斯林移民进一步融入社会,再则是排斥伊斯兰极端思想。 他们所理想的伊斯兰,既能符合法国的世俗主义基本国策和价值观,也能自动抵制宗教极端思想影响,凭此双重目的,以期达到600万民众信奉的宗教改造成具有特色的“法国式伊斯兰”。  记得前任总统奥朗德曾经在2015年同摩洛哥王室政府签订过一份协议,旨在摩洛哥首都拉巴特建立一所伊斯兰学院,按照法国指定的课程内容对法国的伊斯兰教长进行轮流培训。 这个协议,虎头蛇尾,不了了之,因为他们首先遇到的问题是不切合实际。 法国的穆斯林社会和伊斯兰文化存在多种流派,认识难以统一,例如来自摩洛哥、阿尔及利亚和土耳其的穆斯林,各自遵循不同习俗或教派,各自形成独特的社会群体。

因此,这些年来任何改造伊斯兰的设想都是举步维艰,阻力重重,从根本上说,缺乏两大因素:一是代表性,无法获得大多数穆斯林的支持;二是合法性,各种设想缺少坚强的法律依据。 迄今为止,还没有一个穆斯林的组织,不论是亲政府的附庸者,或者独立自主机构,都缺乏广泛的代表性,获得共同承认的领袖地位。  显而易见,没有统一,就没有效益,任何“融入社会”的声明都是口头禅式的口号,不具备可行性。 根据马克隆政府官方的观点,给“思想意识的危险”留下太多的活动余地。 与此同时,普通穆斯林老百姓另有一种看法,认为从上到下的改革没有民众基础,怀疑改革的暗中目标是对穆斯林进行驯化约束,也是对他们明白无误的羞辱。 因为人们从历史上看够了傲慢无礼的法兰西殖民主义劣根性,积习难改,他们的阴谋诡计就是彻底同化伊斯兰,促使伊斯兰文明在法国逐渐烟消雾散。

观察家们注意到,法国政府对伊斯兰再次试图改造的计划,希望渺茫,过去有过许多沉痛的教训。 例如,2003年法国政府曾尝试组建一个官办的“法国穆斯林理事会”,但好景不长,很快就寿终正寝。 因为没有真心话,政策声明语焉不详,政令不通畅。 虽然政府不厌其烦地表白说,目标很明确,就是对抗极端思想,但是都是一些陈词滥调空话连篇,没有实际内容。  譬如佛罗伦萨欧洲大学的一位伊斯兰专家奥利维耶·罗伊教授说:“政府说,法国的伊斯兰属于温和派,反对恐怖主义,但是谁也说不清一种宗教的温和派是什么样子。”  二战以来的半个多世纪漫长岁月里,法国面对国内伴随穆斯林伊斯兰文明的存在苦不堪言,十分伤害唯我独尊的法兰西自尊心,但束手无策,如同一块烫手的山芋。

(阿立节选并编译自:islamicity.org/2018-04-09)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1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