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色列:暴力与恐怖的源泉

以色列的隔离墙

以色列政客的日常,就是抨击巴勒斯坦人民。几乎每一天,不论是否有冲突事件发生,以色列政客都会无理而又无情地批判巴勒斯坦。

就在不久前,以色列农业部长乌里•阿里埃勒(Uri Ariel)就发出呼吁,希望以色列军队能够加大对加沙地区巴勒斯坦人的打击力度,他希望见到更多的伤亡事件。

阿里埃勒说:“橡皮弹、烟雾弹、催泪弹有什么意义呢?他们不会因此而受伤,我们是时候看到一些伤亡事件了。”

就在阿里埃勒发表此番言论之前,整个以色列政界都在恶毒抨击一个名叫阿希德•塔密密(Ahed Tamimi)的女孩。塔密密被捕时年仅16岁,在一次以色列突袭行动中,她掌掴了一名以色列士兵,此前一天,以色列士兵开枪射中了塔密密表弟的头部。

一贯以极端言论著称的以色列教育部长纳夫特利•贝内特(Naftali Bennett)就曾公开表示,包括塔密密在内的所有巴勒斯坦女孩都应该被判终身监禁。

以色列著名记者本•卡斯皮特(Ben Caspit)提出,塔密密之流应当受到更为严厉的处罚,他甚至表示这些巴勒斯坦女孩应当在监狱里接受强奸。他说:“对于巴勒斯坦女孩,我们应当让她们明白反抗以色列的代价,我们要让她们在暗无天日的黑牢里终老病死。”

然而,比这些言论更加令人惊奇地是,此类言论一直以来都层出不穷。换言之,在以色列政府长久的暴力镇压历史中,这种言论只不过是一种古老思想体系的延伸与延续。

毋庸置疑,阿里埃勒、贝内特、卡斯皮特等人的类似言论并非属于特殊时期或冲突时期的暴怒,而是过去70多年间以色列政界对巴勒斯坦人态度的缩影。的确,自以色列建国伊始,针对巴勒斯坦人的杀戮与监禁就成了常态。

时至今日,暴力依旧是以色列对待巴勒斯坦人的首要手段。以色列历史学家伊兰•帕佩(Ilan Pappe)认为,以色列的所作所为甚至已经超越了种族灭绝罪。

纵观以色列的历史,以色列政府灭亡巴勒斯坦的野心从未改变,至于那些表面上的变化,也只不过是换汤不换药的渲染。早在以色列建国之前,犹太复国主义军事武装就对巴勒斯坦人民发起了数次屠杀行动,1948年,随着以色列国的成立,这些极端武装随即成为以色列正规军,原本属于恐怖分子的军事领导人也摇身一变,成为以色列国的领导人。

自始至终,以色列都充斥着血腥与暴力,以色列国的成立前后,更是极端暴力的顶峰。此前,犹太复国主义者很多极端思想仅仅停留在理论层面,而以色列的建国,将这些理论化为了实践,其结果自然是令人惊骇的。

巴勒斯坦历史学家哈吉(Haaj)是研究巴勒斯坦“灾难日”的专家,对于以色列的前世今生,他如此说道:“以色列政府的策略,就是孤立巴勒斯坦族群,采取各个击破的措施,以村庄为单位逐个打击巴勒斯坦人,通过这种恐怖且持续性的屠杀,犹太复国主义者将无数巴勒斯坦人驱逐出境,进而占领他们的土地。”

现年85岁的哈吉先生是以色列侵略史的见证人,70多年前,年仅15岁的他目睹了犹太复国主义极端武装哈加纳(Haganah)在巴勒斯坦村庄Beit Daras的大屠杀。这场大屠杀不仅让Beit Daras地区的巴勒斯坦人受尽苦难,周边很多地区的巴勒斯坦人也闻风丧胆,被迫选择逃离。

哈吉指出:“臭名昭著的Deir Yasin屠杀事件开创了以色列暴力侵略巴勒斯坦领土的先河,很快,犹太复国主义者在其他巴勒斯坦地区都复制了这种暴行。”

彼时,针对巴勒斯坦人的种族清洗基本源自若干犹太复国主义极端武装组织,其中最主要的就是哈加纳组织,该组织也是犹太事务局的主要军事力量。

在以色列建国以前,犹太事务局在英国当局的支持下,扮演着犹太政府的角色,而哈加纳则属于该局正规军。

然而,哈加纳并非唯一的犹太复国主义极端武装。另外两个主要武装力量是伊尔贡(Irgun)与莱希(Lehi)。伊尔贡是以色列史上最为臭名昭著的恐怖武装之一,该武装曾对英国当局发动一系列炸弹恐怖袭击,暗杀英国官员、谋杀英国军警及公务员,大肆杀戮阿拉伯平民,而莱希则是伊尔贡的延伸。

在恐怖头目梅纳赫姆•贝京(Menachem Begin)的领导下,仅伊尔贡就残忍杀害了逾3000名巴勒斯坦平民,以及包括英国驻中东公使在内的100多名英国人。

贝京在其备忘录中写道:“告诉士兵们,你们的攻击与胜利创造了以色列的历史,请你们继续战斗,直到最终的胜利。我们将不断向他们发起冲击,造物主啊,你选择了我们,请让我们获得胜利。”

可怕的是,贝京甚至将此类大屠杀称为“辉煌的胜利”。

近三十年以后,曾经的恐怖头目却成了以色列的总理。贝京在任期间,以色列政府加大了对巴勒斯坦领土的侵占与窃取,占领了约旦河西岸及东耶路撒冷地区,对黎巴嫩发动侵略战争,并于1982年发起了Sabra和Shatilla大屠杀。

除贝京外,还有很多恐怖组织头目逐渐转变为以色列政客,他们全都在以色列政府身居要职,其中包括贝京的继任者,伊扎克•沙米尔(Yitzhak Shamir)。

1941年,沙米尔曾因恐怖主义罪行遭英国当局囚禁,1987年,当选以色列总理之后,沙米尔曾下令对一次和平游行发起军事清洗。

因此,当我们看到阿里埃勒部长、贝内特部长之流大肆发表此类极端言论时,一切都是如此的熟悉,他们只不过扛起了前辈极端分子们的恐怖大旗,继承了他们的遗产。

我们必须明白,从根本上支配以色列政府的,依旧是暴力与恐怖思想。

---------------- 

叶哈雅译:

http://www.islamicity.org/14032/in-words-and-deeds-the-genesis-of-israeli-violence/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1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