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律面前,并非人人平等

1933年,民族社会主义德国工人党,亦称纳粹党,掌握了德国政权,纳粹随即发起一项清洗行动,旨在剥夺犹太民族一切合法权益。

这一行动的宗旨,就是为了“净化”德国血统,将德国打造为纯雅利安人国度。为了达到这一目标,纳粹政府颁布了一系列法律法规,通过法律“合法”地迫使犹太人逃离德国。针对犹太人的纳粹法规多达400多条,这些法规不仅针对德国境内的犹太人,也针对所有德国占领区犹太藉国民。1939年,纳粹德国出兵占领波兰,纳粹反犹太政策也悄然发生了变化。纳粹德国进一步扩大了“净化”运动,大力迫害包括犹太人在内的所有非雅利安族群,无数无辜民众被押往集中营,惨遭屠杀。

而现如今的以色列国,却全盘复制了上世纪纳粹德国打压犹太人的种种策略。如今的以色列法律中,有65条专门针对非犹太族裔的种族主义政策,以色列政府这65条特殊政策,针对所有居住在以色列境内及以色列占领区(包括耶路撒冷及约旦河西岸地区)的非犹太族裔,限制他们的一切合法权益,将针对非犹太族裔的打压与掠夺都有法可依,同时为以色列进一步侵占巴勒斯坦领土提供诸多便利。

以色列的终极目标,就是更为清晰地区分出犹太人与非犹太族裔,以此为犹太族裔提供特权,同时对非犹太族裔实施压迫。

简而言之,限制甚至剥夺非犹太族裔基本人权,就是为了迫使他们离开以色列。在这种极端种族主义政策之下,无数巴勒斯坦人已经逃往世界各地,去寻求更为公平且自由的生活。

西方主流媒体不愿也不会去报导这些极端政策,可是,世间毕竟还是有公义,一家致力于巴勒斯坦人权事业的以色列组织详尽记录了以色列政府一系列极端政策。该组织成立于1996年,其前身是两家设立在以色列境内的巴勒斯坦人权组织。据该组织记录,截至目前,以色列各种法律法规中针对非犹太族裔的歧视性政策多达65条。

可怕的是,每一年,这个数字都在不断上涨,因为,以色列国一直以来都在竭尽全力、不择手段地将整个巴勒斯坦地区都“犹太化”。

自2000年以来,以色列政府颁布的一半法律法规都直接针对非犹太族裔,以色列政府认为,巴以和谈以及巴勒斯坦内部和解都将极大威胁到以色列对巴勒斯坦领土的占领,也将威胁到以色列对巴勒斯坦人民的殖民统治。

讽刺的是,英国殖民统治时期,犹太人曾经强烈谴责英国诸多政策,声称那些政策损害了犹太人的若干权益,而现如今,以色列政府却采取了类似甚至升级版的歧视性政策。

以色列政府于1939年颁布了一项名为“敌对贸易”的法案,该法案貌似有法可依、有理有据,可事实上,这一法案只不过是假借法律之名,给所有非犹太族裔强加“暴乱”“煽动”等罪名。该法案禁止巴勒斯坦人参与任何政治、文化及公共活动,也禁止发行或流通任何可能对以色列种族主义策略产生影响的阿拉伯语书籍。

1950年,以色列政府颁发了一条财产法案,该法案将1947年11月29日之后逃离巴勒斯坦地区的阿拉伯人统称为“缺席者”,认定这些“缺席者”不应当拥有任何权利。以色列政府利用该法案将大量巴勒斯坦人土地、财产、银行账户等没收充公,然而将所有“充公财产”分配给犹太人口。

同样在1950年,以色列政府颁布了“回归法案”。根据这一法案,全球所有犹太人都可以自动成为以色列公民,至于非犹太族裔,却几无可能成为以色列公民。所有犹太人都可以得到以色列政府的经济资助,也可以享有一切以色列公民福利,而这些福利,皆掠夺自巴勒斯坦人。

1953年,以色列政府颁发了“国家教育法案”,规定所有以色列学校强制性提供“纯犹太”教育。2000年巴以和谈期间,以色列政府修订了国家教育法案,修订版法案认可非犹太族裔的语言权利,规定教育机构可以增设阿拉伯语等外语,然而,绝大多数以色列学校对这一法案的实施都只是停留在认可层面,换言之,该法案并未得到实际实施。

该教育法案的基础,就是以色列政府内部盛传的谬论。以色列政府认为,所有巴勒斯坦学校都在向巴勒斯坦儿童灌输仇恨思想。可事实上,巴勒斯坦学校的历史课程只不过实事求是的记载了以色列对巴勒斯坦的占领与殖民统治。除此之外,该法案还在很多以色列地区实施去除阿拉伯语政策,在这一法案的支撑之下,绝大多数地区都规定只能使用希伯来语。

1960年,以色列政府颁发了“以色列土地基本法”,该法案规定,整个巴勒斯坦地区所有土地都归以色列掌控。该法案禁止非犹太族裔进行土地转让或买卖交易,只允许犹太人佃租、转让或买卖土地。换言之,纵然你拥有以色列国籍,倘若你不是犹太人,你也无权享有这些权利。

……

很难想象,这样的法案竟有65条之多。这些法案都有不同的名目,但究其本质,它们都是为了限制、剥夺以色列地区所有巴勒斯坦人的基本人权。这些歧视性法案不仅针对巴勒斯坦穆斯林,也针对当地基督徒。以色列政府对非犹太族裔的压迫已经具体至生活的方方面面,从吃喝言行到婚嫁病葬,都有着不同程度的限制与压迫。非犹太族裔无法获得政府资助,倘若非犹太族裔触犯这些歧视性法律,以色列政府甚至会施行连坐法,而犹太人伤害或侵犯非犹太族裔时,以色列政府却会采取缓刑甚至免责政策。

2005年之前,以色列政府一直都利用公民身份证来区分犹太族裔及非犹太族裔。以色列身份证会明确标注出公民是否属于犹太人,从而针对性地实施不同法律。

2005年之后,迫于各方压力,以色列政府去除了国民身份证的民族成分,却使用星标标注的方式进行区分。此外,犹太族裔身份证上出生日期会使用希伯来历,而非犹太族裔则用公历。在此基础上,一旦有公民触犯相关法律,执法机构会率先查看当事人身份证件,然后才相应地采取措施。每当有非犹太族裔被捕,执法机构会进行秘密刑讯,不留任何审问记录,从而杜绝人权机构掌握任何实质性证据指控以色列政府暴行。

我们坚信,任何根据种族、信仰不同而区别对待不同人权的歧视性律法都是不可接受的。

-------------

叶哈雅译自《阿拉伯新闻》

 http://www.arabnews.com/node/1227956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1条评论